一如:疫情能否「清零」考驗港府如何執政為民

2020-12-04
 
AAA

 4.jpg

2020年特首林鄭月娥第四次《施政報告》有一大亮點,就是被「逼」道出了新冠疫情「清零」的目標。
目標不是結果。一週時間已經過去,本地新增確診個案反而居高不下,市民焦慮地等待着指向「清零」目標的舉措。
這事很難,理由若干。
然而,「事不避難」,難道不是這屆特區政府一直對自己的要求、對市民的鑿鑿之言嗎?
經歷反修例風波後,香港社會秩序走向正常。不期而至的新冠疫情,對香港經濟社會秩序又提出了新的挑戰和考驗。
說句不中聽的話,對本屆政府,香港市民表現出更多的不信任;內地媒體雖然不乏撐林鄭言論,但很多人期許的雙向通關,在本港確診不能「清零」、甚至不能保持低確診案例數的情況下,也遙遙無期;而國際社會對香港的種種失望,也在於這個佔盡「一國兩制」「溝通中西」優勢的城市,並未能如澳門那樣表現出應有的優越性。
排除政治因素,香港疫情能否「清零」,港府能否為了「清零」目標做出有效的舉措,已經是林鄭必須正面答寫的考卷。
任何政府,執政為民是不容置疑的擔當和職責。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執政為民,站在政府立場,就是為了香港市民的切身利益,調集一切資源、發揮一切作用,排除一切阻礙,去做那些最緊迫、最應該、最有效的工作。

shutterstock_1700607952.jpg
近一年來,香港已經經歷了三波疫情的侵襲。港府做了很多工作,有褒有貶,總體上,和國際上其他大型城市相比,香港並非被疫情凌虐最嚴酷的城市。但以「清零」為目標來考察,至少兩方面工作還差得很遠。其一是堵住輸入源頭方面,防控舉措幾乎可說千瘡百孔。其二是控制本地傳播方面,隱形傳播者查不清、傳播鏈條斬不斷。總之,始終處於但盡人事,各安天命的狀態。
社會是需要管理的,因為每個個體都有不同的利益訴求,個別個體會侵害他人的利益。作為一個執政為民的政府,在履行職責的時候,不可能滿足每個個體的具體利益。但這絕不是政府不做該做事情的理由和藉口。

shutterstock_1695296050.jpg
全民檢測,特別是在香港這麼一個以「自由港」為主要核心價值立身的城市,要強制完成全民檢測,有着極大的難度。但既然認可了「清零」的目標,尤其是這個目標已經成為港人當前最大多數人利益所在的時刻,我們可以套用一句老生常談,「能否做到是能力問題,是否去做是態度問題。」
立此存照,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 我經常說一句話,香港能夠有多大改變,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央的決心和毅力。如果還是穩字當頭,那麼港人白經歷過去兩年的動蕩了。

    吳桐山  2021-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