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一平:不對稱相互依存與中美關係困局

2020-12-21
張一平
中國自由撰稿人
 
AAA

3444.jpg

中美關係陷入困局,這是毋須多言的事實。對中國而言,這不僅是困局,還是格外的難局。這種難局根源於中美相互依存的不對稱性,中國此前的成功與當前的困境,皆源於此。

改革開放30年來,中美之間已經在經濟層面形成了高度的相互依存局面。但是長期以來人們看到的,更多的是這種相互依存的好處,所謂「中美關係壓艙石」,卻忽視了這個相互依存的不平衡性,以及這種不平衡性給中美關係所可能造成的潛在危險。

相互依存被視為現代國際體系的基本特徵,是全球化的必然結果;另一方面,相互依賴並不必然導致合作,促進和平,因為現實中的相互依存往往呈現為不平衡狀態。這種不平衡會導致某種權力關係,其中對依存更敏感和脆弱的一方,往往會處於不利境地。

其實,總體上對於中美相互依存的不平衡格局,部分頭腦清醒的學者還是有所意識。不過,這種不平衡性究竟到什麼程度,專家也未必清楚。加之前幾年一些不切實際的宣傳,更是使人們對此不以為然。這次中美貿易戰則把這個問題,以極其嚴酷的方式呈現出來。甚至可以這樣說,中國對這場中美衝突的反應和決策,最終就是取決於對這種相互依存不平衡性的認知。

這種不平衡性不是通過嚴密的統計數據,而是通過一系列事件,更準確說就是「中興事件」和此後的「華為事件」為人們所認知。中美貿易戰之初,中國一度信心十足,甚至出現「打一場史詩級的貿易戰」的說法。然而,中興事件猶如當頭棒喝,美國一紙禁令,竟然就能讓一家世界排名前幾的通信企業瞬間停擺。

中國頭腦冷靜下來,開始面對中美相互依存不不平衡的嚴峻現實,清華大學某學者的「中國超越美國論」被拎出來充當了替罪羊。官媒再也不提「打贏」一類的說法,而是堅稱「貿易戰沒有贏家」,以此表明反對貿易戰的態度。

此後美國又對華為出手,不料華為的表現完全不同於中興,可圈可點。華為的優異表現加之貿易戰的後果,似乎也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重,中國的信心一度又開始高漲。

可是隨着美國打壓力度的加碼,華為最終也沒有逃出美國的芯片魔咒。這時中國才徹底清醒認識到,中美相互依存不平衡的局面,短期內是無法扭轉的。基於這種認知,中國明確提出,堅決反對中美脫鉤、反對「去全球化」的逆流,反對把世界推向「新冷戰」的企圖。

也許有人會問:「難道離了美國中國就活不下去?」當然不是。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核國家、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離了誰都活得下去。關鍵在於,當前中國面臨的問題根本就不是什麼「活不活得下去」,而是能否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宏偉目標。

如果以「宏偉目標」為前提,當前的嚴酷現實就是:離了美國不離歐洲和日本也許還能將就,離開整個西方世界,也就是離開全部發達國家,還真可能不行。

中美關係不僅僅涉及中美兩國,背後更是牽扯中國與整個西方世界的關係問題。如果中國在與美國的對立中,能夠拉住歐洲和日本,也不失為一項中策。所謂「拉住」不求聯合,只要他們保持中立就是大成功。神奇的是,推動「拉歐」戰略的主要不是中國的主動舉措,而是特朗普的一系列神操作。他不分青紅皂白對幾乎所有盟友拳打腳踢,阻礙了西方陣營的聯合,客觀上有助於減緩中國的壓力,「川建國」之說雖屬戲謔,也有幾分道理。

然而,結局格外嚴酷,特朗普的拳打腳踢也沒能「搞垮」西方聯盟。隨着特朗普的敗選,美歐聯合對華的局面已經呈現,而且歐洲顯得更加「迫不及待」。至於日本,雖然曾被特朗普搞得暈頭轉向,最終也很快「歸位」。

中國如果離開國際分工和世界市場,或者說與西方世界在經濟上分道揚鑣,僅靠自己以及其他發展中國家,是無法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宏偉目標的。

所以說美國最厲害的招數,並不在於對中國的政治軍事威脅,而在於把中國踢出國際分工和世界市場的企圖,即所謂「去中國的全球化」。中國如果像俄羅斯那樣「光榮孤立」,主動或被迫脫離國際分工與世界市場,美國的戰略目標也就達到了,等於不戰而勝。

不同於歷史上欺辱中國的日本、沙俄,當今美國既是中國前進道路上的攔路虎,又是中國前進必不可少的階梯。這就是為什麼中國一方面與美國極力抗衡,另一方面又堅決反對「中美脫鉤」。處理中美關係的高難度就在於,一方面要跟它斗,另一方面又不能跟它全面敵對。理解了這一點,才能理解中國為什麼面對美國的打壓,只是有選擇性地予以回擊,並沒有全面出擊。

現在的局面是中美關係必須加以管控,如果中美陷入全面敵對,中國面對的就不僅僅是美國,而是整個西方世界。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事關「兩個一百年」的國家終極目標。

也許有人會說樹欲靜而風不止,你想管控對方卻不想,結果對方得寸進尺。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但是如果一開始就把這種可能性當做必然性,那還要外交幹什麼?在美國新領導人上台之際,某種嘗試還是值得一做的。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孟晚舟所簽署的事實陳述,其實並不足以證明華為「誤導」匯豐,只是美國司法部這篇事實陳述,並非披露了所有事實真相及真相之全部,然後再由一些本身有着既定立場的媒體,將孟晚舟簽署美方提供的事實陳述,故意說成是對方「承認曾就華為在伊朗的業務誤導銀行」。

    陳凱文  202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