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特朗普退前加緊對華打壓為哪般

2020-12-21
張介嶺
香港商報董事總經理
 
AAA

WhatsApp Image 2020-12-21 at 15.18.48.jpeg

12月14日,美國總統選舉人團再次確認了拜登的當選資格。在許多共和黨人的支持下,特朗普仍舊堅持質疑11月的選舉結果。按慣例,明年1月6日,副總統彭斯將主持國會聯席會議,清點各州的總票數並宣佈結果。

儘管任期結束指日可待,特朗普政府對華打壓不僅沒有停止,反而有變本加厲之勢。12月18日,美國將數十家中國企業列入貿易黑名單,其中包括中國最大的晶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和中國無人機製造商深圳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

美國商務部表示,針對中芯國際的行動「源於中國的軍民融合(MCF)項目,以及中芯國際與中國軍事工業集團相關實體之間活動的證據。」商務部長羅斯在聲明中表示,「不會允許先進的美國技術幫助一個日益好戰的對手建設軍隊」。

國務卿蓬佩奧在另一份新聞稿中補充說:「美國將利用一切可用的對策,包括採取行動阻止(中國)公司和機構將美國的商品和技術用於惡意目的。」

美方的這些舉動被視為特朗普為鞏固其對華強硬政策遺產所做的最新努力,也與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戰略一脈相承。

本月初,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在《華爾街日報》刊文稱:中國的經濟間諜手段是「搶劫、複製和替代美國製造業」,「竊取美國公司的智慧財產權」,「在經濟、軍事和技術上主導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 

拉特克利夫的論調可謂老調重彈。早在2017年,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發佈的年度全球威脅評估報告即將中國列為美國的頭號安全威脅,超過了 ISIS、俄羅斯、伊朗和和其他伊斯蘭恐怖組織。

時至2020年歲末,這位情報總監仍不惜筆墨,在《華爾街日報》上刊文渲染中美商業戰和意識形態戰,不遺餘力地向美國民眾灌輸,當今的中國對美國及世界民主和自由構成了二戰以來最大的威脅。

為了迫使新總統蕭規曹隨,拉特克利夫警告拜登政府不要「將情報政治化」,應「誠實地看待中國,承認中國是我們面臨的唯一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他還稱,美國面臨來自各個方面的威脅,從軍事、經濟、供應鏈問題、外國投資到科技、5G等等,「中國是所有這些領域的唯一國家,也是唯一威脅到美國霸權的國家。」

顯而易見,特朗普政府明知下台在即,仍不惜血本地對華連出重拳,其用意是將任內奉行的對華外交遺產夯實,有朝一日,即使拜登政府有心調整對華政策,也會很費周折,甚至無力回天。

眾所周知,特朗普政府上台後,無端抹黑中國,美國民眾對華惡感上升了20%,確實起到了混淆視聽的效果。尤其是今年以來,為了轉移國內矛盾,特朗普政府在新冠疫情上大做文章,嫁禍於人。為了圍堵中國,中美科技競爭日趨白熱化,香港問題又雪上加霜,所有這些加速了中美關係的急轉直下。

皮尤研究中心十月份民調顯示,美國對中國有負面看法的人創15年來最高,達73%。年輕人對華負評比率首次過半,18到29歲年齡組群體中,56%稱對華印象不佳。

該中心高級研究員斯佛爾稱,資料顯示,美國認為目前中美經濟關係不佳者,更可能對中國產生負面看法。這意味着貿易戰可能增加美國人對華持負面看法的比例。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過渡團隊拒絕對拉特克利夫的警告發表評論。按常理判斷,下屆美國政府對特朗普的外交遺產會有一個揚棄的過程。無論作何取捨,美方應該意識到,美國僅佔全球總人口的4.25%、全球GDP的15.2%,還沒有大到能對全世界頤指氣使的程度。

也正基於此,拜登政府設定的對華政策目標應該現實可行接地氣。近期一連串的外貿數據顯示,一廂情願地想重挫中國經濟增長簡直是異想天開。拜登政府舉手投足,都必須讓北京看到美方的誠意,試圖在有悖中國核心利益的領域尋求突破恐得不償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3日進行的一場勾畫拜登政府外交政策優先的重大政策演講中,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將與中國打交道列為八大優先之一,並稱美中關係是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美國要以「實力地位」來對華競爭、合作和對立。

    2021-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