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攬炒派倒骨牌奪權遊戲是如何破產的

2020-12-23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54545.jpg

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正於北京召開,有媒體引述消息,稱今次人大常委會的議程,將包括計劃取消特首選委會中有117席的區議會界別,令反對派難以左右特首選舉,並稱建議若獲常委會認可,明年3月的兩會將詳細審議。

不過,有份出席會議的人大常委譚耀宗透露,暫未見到有議程與香港相關,惟補充「如果當局認為議題敏感,可以選擇留待會議結束才對外宣布」,說法耐人尋味。亦有資深港區人大代表表示,區議會在香港的政治架構只屬諮詢組織,並非政權架構,人大常委會不會專門就區議員問題作決定。但根據港區國安法,區議員作為公職人員都須宣誓,至於違誓的處理問題,相信可以透過本地立法處理。

攬炒派原來的倒骨牌奪權遊戲是:第一塊骨牌區議會選舉已經倒下;第二塊骨牌欲使立法會選舉重蹈區議會選舉覆轍;第三塊骨牌是2021年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選舉,區選結果使117席選委送到攬炒派手中,假設下屆攬炒派在其他界別得到的選委席位數目與上一屆相若(325席),加上全取區議會界別的117席,選委數目可上望440多席,佔全體選委接近四成。加上長期壟斷土地資源的地產商的選票游移不定,反對派得到500席是有可能的。這使2022年行政長官選舉可能成為攬炒派奪權遊戲的最後一塊骨牌。

2020年7月31日,特首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避免人群聚集為由,宣佈把原定今年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推遲一年。林鄭月娥宣布推遲選舉時同時表示,需要尋求北京指示。8月11日,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第六屆立法會繼續履行職責的決定》。從政治深層原因看,推遲立法會選舉不少於一年,有利於以時間換空間,回擊反對派的倒骨牌奪權遊戲。

根據人大8.11決定,2020年9月30日後,香港特區第六屆立法會將繼續履行職責不少於一年,直至第七屆立法會任期開始為止。人大常委會解決了特區政府的難題,卻給反對派帶來「留或不留」的大難題,令他們進退兩難。不論他們最後是進還是退,未來一年的立法會,已與他們過往任意胡來的立法會有所不同,如他們繼續不盡議員應盡之職,被舉「紅牌」出場將是其宿命。

接下來2020年11月1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資格問題作出決定的議案》,訂明宣揚或者支持「港獨」主張、尋求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區事務等行為,一經依法認定,即時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特區政府隨即宣佈4名攬炒派議員即時喪失資格,另外15名攬炒派議員集體捆綁「鬧辭」,自毀政治前途,明年立法會選舉是否有參選資格也成為疑問。

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表明,人大11.11決定已為法律規範,就是「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立法會亂象得以整頓之後,「愛國愛港者治港」的規範勢必擴展至區議員。

攬炒派去年區選大勝後,選委117席全成攬炒派囊中物,而上次特首選舉林鄭月娥僅得777票,若減去117人,則會有很大風險,因此中央或會出手處理。有傳媒引述消息,全國人大常委會「出招」大面積DQ攬炒派區議員,如要求區議員宣誓,攬炒派區議員或被指違誓而失議席。

國安法第6條列明,香港居民在參與或就任公職時,應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第35條指明區議員也是公職人員。作為公職人員,區議員效忠國家和特區是天經地義,盡快完成本地立法完善區議員宣誓安排,糾正區議會亂象,將違反誓言的攬炒派區議員驅逐出管治架構,已是大勢所趨。

其實,大幅壓縮區議會在選委會的議席數目,把騰出的席位撥給同屬政界的代表,例如政協委員等,令政界選委數目維持300人,這招毋須改動《基本法》,僅經本地立法處理,修訂《行政長官選舉條例》便可。

事態的發展,北京反擊攬炒派倒骨牌奪權遊戲,從推遲立法會選舉一年,以時間換空間;到人大常委會雷霆一擊,定出DQ立法會議員框架,特區政府隨即將4人摒出局,15名攬炒派議員總辭以示抗議,到了這田地,攬炒派倒骨牌奪權遊戲中的第二塊骨牌失敗;再到「愛國愛港者治港」的規範擴展至區議員,特區政府就《基本法》第104條、涉及宣誓問題修例時,將區議員包括在內,並加入罰則,包括取消區議員資格;或如傳媒報道人大常委會正研究「改組」負責選出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計劃取消由區議員互選產生的117席選委,至此,反對派倒骨牌奪權遊戲中的第一、第三塊骨牌亦告失敗,加上第二塊骨牌失敗,反對派倒骨牌奪權遊戲已徹底破產。

攬炒派原來的倒骨牌奪權遊戲失敗結果其實早就註定,只因為他們一直誤判形勢,不斷走錯路,只顧盲目豪賭,只顧博取瞬間戲劇效果,卻自墮更深絕境,終把手中籌碼輸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