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整治螞蟻背後的「收水」危機

2020-12-30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1834050679.jpg

2020年尾,中國互聯網巨頭阿里巴巴被整治,據說有可能要分拆業務或者成立金融控股公司,接受類似銀行的監管。

猶記得多年前,我在內地從事新聞工作,當時我已經在評論節目中提出過質疑:支付寶,尤其是2013年推出餘額寶之後,其實已經是一家吸收存款的「銀行」,為何不需要監管呢?這對銀行是非常不公平的。當然,我也理解,內地做事的習慣,是對新生事物保持較大的寬容度,容許新生事物進場「攪局」,從而刺激舊事物的改革。也正是因為支付寶的「攪局」,內地銀行才全面推行手機銀行免費跨行跨地轉賬,原來轉賬都是要收費的。反觀香港對新事物就缺乏包容,因此一直到近年推出「轉數快」,才實現跨行免費轉賬,遠遠比內地落後。因此,任何事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今天,政府要加強對支付寶監管,自然一沉百踩,個個都說存在監管漏洞。但其實這個監管漏洞是一早寫在牆上,人人心知肚明,不是什麼新發現,政府只是用這隻「老虎」來刺激老銀行改變而已。今天中國人享用的便捷的銀行服務,支付寶功不可沒,這一點是要客觀認識的。

但近日有一個消息,我認為市場可能忽視了其重要性。那就是年輕網友的花唄額度遭大幅調低,螞蟻金服給的解釋是:倡導更理性消費習慣。這個改變對內地大批年輕消費群體有強大的「收水」作用,香港人對此可能認識不深,但我在內地生活多年,深知其影響之大。

我幾乎是支付寶最早的用戶之一,但自問不是高消費群體,花唄額度有44600人民幣,借唄額度更加有十多萬人民幣。這是完全無抵押的即時信用貸款,花唄相當於信用卡、借唄相當於私人貸款,隨時可以用手機點幾下就可以套現。筆者所有在內地的消費基本上都用花唄,因為猶如信用卡一樣,只要按時還款是不會有費用產生的,而且還有「搖一搖」回贈,何樂而不為?至於借唄,雖然實際年利率不低,粗略計算大於10%,但好處是可以隨借隨還,作為短期周轉是很方便的。

年長的人可能不知道,內地的年輕族群,其實極度依賴花唄、借唄一類互聯網信貸產品,用來消費、套現,一些年輕人給我看過他們的手機,花唄、借唄的額度幾乎都是處於「借滿」的狀態,有的人甚至會借用家人身份證來開通多個花唄、借唄。早前內地公佈一組統計數據,說全國有1.75億90後,其中只有13.4%的年輕人沒有負債,而86.6%的90後都接觸過信貸產品。00後的情況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現在花唄、借唄的額度遭大幅調低,對這些人相當於「收水」,如果你原來的借唄額度是10萬,現在「收水」到5萬,那麼你去哪裡找5萬現金來還債呢?這對薪水不高的年輕人是一個難題。而且還要考慮連鎖反應,因為螞蟻金服要「收水」是監管要求,可以預見,其他如微信、百度、京東、去哪兒等互聯網平台的網貸產品,相信都會一起「收水」,可能會造成個別年輕族群資金鏈斷裂。

時值歲晚,新年、春節、情人節接踵而至,正是年輕人花錢的高峰期。可以預期,這個年,內地的不少年輕人恐怕不好過。考慮到年輕人是消費活躍群體,今次整治肯定會對內地個別行業構成打擊,連鎖反應可能會在未來幾個月浮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