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中歐投資協定:為對美博弈增添籌碼

2021-01-04
王向偉
《南華早報》前總編輯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04 at 09.47.35.jpeg

在歷經近七年馬拉松談判後,中國和歐盟終於在12月30日完成了里程碑式投資協定的談判。這場曠日持久的談判,令人印象深刻。

事實上,前六年的大部分時間裡,北京一直關注於迎合和滿足華盛頓的要求上,在與歐盟談判上拖拖拉拉。這令歐盟非常不滿和沮喪。

去年年初以來,形勢開始變化。中國與歐盟終於展開認真的實質性談判,並於7月開始加快了談判步伐。據報道,在過去五個月裡,中國談判代表的角色也發生了轉變,開始主動與歐洲談判代表談判,積極尋求突破,以期雙方在年底前完成談判。這也是雙方早在2019年就一致認可的最後期限。

在拖延多年之後,北京能在短短10個月裡做出足夠讓步並完成談判,這一事實很能說明問題,揭示「後新冠疫情時代」中國重新構想的外交優先項。

習近平主席30日指出,在新的一年裡,中歐作為全球兩大力量、兩大市場和兩大文明,應該積極作為,做世界和平進步的建設者。在做這番講話時,他腦海里無疑仍在思考着華盛頓。在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和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舉行視頻會晤中,中歐領導人共同確認投資協定談判如期完成。

雙方似乎都急於在美國當選總統拜登本月晚些時候就職前達成協議。這一事實也反映了雙方對未來對美關係的戰略考量。

能在此時完成談判,對中國而言顯然是一個外交勝利。由於新冠肺炎疫情之初的應對失當、「戰狼」外交以及涉及香港和新疆政策等因素,中國在西方國家的聲望和地位遭受重創。更重要的是,北京與歐盟建立更密切關係,將有助於防止華盛頓與歐洲國家及其他夥伴結成聯合陣線,聯手挑戰中國的貿易行為和做法。事實上,在北京在市場准入、公平競爭和可持續發展等方面做出重大讓步後,國內分析人士也是這樣評價這一協定的。

上月末,當中歐即將達成投資協定的報道見諸報端時,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人選沙利文即暗示了美國新政府對協定的不滿,並希望歐盟再等等。沙利文發佈推文稱,拜登政府「將歡迎與歐洲夥伴對中國經濟做法的共同擔憂儘早舉行磋商」。

然而,他的干預顯然不夠,也太晚了。還有人認為,他的所言所行起了反作用,促使中國和歐盟如期達成協定。

此外,歐盟對華盛頓顧慮的無視,也釋放了一個有趣的信號,即經歷特朗普總統長達四年的不確定性和反覆無常之後,歐盟現在更願意以自己的方式與中國打交道,維護自身利益。

中國早已決定在年底最後期限前完成這一協定的談判。在習近平主席去年親自接管這一項目後,更是如此。中國官員尤其看重默克爾的重要作用,認為德國擔任歐洲理事會輪值主席國的半年裡,在默克爾的引領下,才能成功完成協定談判。而對默克爾總理來說,協定是她的首要任務之一。在今年晚些時候退休後,協定也將被視為她的重要政治遺產的一部分。

但對北京和布魯塞爾來說,讓國內接受這一協定都面臨一些阻力,尤其是歐盟。考慮到政治上的反對聲音,讓歐洲議會批准協定定會遭到更大困難。

但正如歐洲官員所言,協定是歐盟所能得到的最好結果,也是中國與第三方所達成的「最具雄心的協定」。根據協定條款,中國將允許歐洲企業進入電動汽車、通信、航空運輸服務和私人醫療等一些新領域。在歐盟對華投資中,一半以上都集中於製造業,因此中國已同意取消對成立合資企業的限制,同時禁止強迫外國企業向中方轉移技術。

中國還首次同意取消對國有企業的優惠待遇,並同意提高涉及補貼和監管的透明度。這也是外國投資者抱怨的焦點之一。此前,美國等曾要求中國減少或取消對國企的隱性和顯性補貼,都遭到了拒絕。協議還包括中國對「連續和可持續」改善強迫勞動和勞動權利的承諾。

對北京來說,讓國內接受這項協定可以說易如反掌。當局可以把所做的讓步,描繪成謀劃已久的深化改革開放的措施。當然,這也是事實。

為應對敵對的國際環境,中國新的戰略考量是對外商更加開放,為他們創造一個更為公平的環境,便於在華設立生產設施,在中國國內市場中佔有更大份額。中國國內市場繁榮,擁有多達4億的中產消費者。如果外國投資者失去中國市場,將是一種不可承受之重。同時,這也有助於中國與其他經濟體達成自由貿易協議,鞏固與主要夥伴的經貿關係。

在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完成前,中國11月剛剛與亞太地區其他14個國家簽署了「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從而將誕生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區,當然,美國不在其中。

習近平主席還表示,中國「將積極考慮加入」重新談判達成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其前身是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其目的是要把中國排除在外。

然而,美國總統特朗普2017年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因此,其他11國又重新談判,並在一年後達成並簽署了「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

此外,北京還將繼續努力,爭取與日本和韓國達成三方自由貿易協定。日本和韓國都是中國在亞洲的主要貿易夥伴。

考慮到這種勢頭,中國很可能會達成這些協議,並進一步鞏固其地區經濟大國的主導地位。這意味着在與即將上任的拜登政府拼影響力時,北京將有更大籌碼。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完成中歐投資協議凸顯美國霸權主義的衰落,再次驗證了多極化的國際政治現實和多邊主義符合多數國家的利益。

    吳幼珉  2021-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