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豪:從戴耀廷等人被捕看特區憲制新秩序

2021-01-07
陳志豪
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副主席、青研香港召集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07 at 12.18.18.jpeg

香港回歸祖國之後,國家憲法與香港基本法便共同構成了香港的憲制基礎,香港亦已進入「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區憲制新秩序。在「一國兩制」下的憲制新秩序,一個最核心的特徵,就是兩制之上有一國,香港之上有中央。 

可惜的是,回歸以來,反對派一直對香港的新憲制秩序視若無睹,漠視中央的主場地位,肆意妄為,否決「23條」,否定人大常委會「8.31」決定,發起「佔中」、「反修例暴動」,提倡攬炒、國際線、中港分隔,甚至鼓吹港獨和呼籲國際社會制裁中央官員。一次又一次踐踏「一國兩制」的底線、紅線,在特區政府弱勢,無力駕馭複雜形勢的情況下,中央作為香港的主權方,有可能無動於衷、置身事外嗎?而反對派,即使有能力擾亂香港,甚至有能力一時佔領議會,佔領中環,但又能夠佔領北京嗎?

說實話,雖然中央對香港事務擁有最全面、最高和最終的創制權、決定權及管治權,但中央在回歸後一直保持著最大的克制、最大的被動,否則也不用待2020年才實施《港區國安法》。試問一下,如非戴耀廷於2013年無端發起所謂的「佔中」,要在香港製造「政治核彈」,中央有必要作出「8.31」決定嗎?如沒有2019年的「黑暴」,中央有必要實施《港區國安法》嗎?

《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黎智英已被檢控,戴耀廷等多名反對派人士亦已被警方國安處拘捕。無庸諱言,如此重大的檢控決定和拘捕行動背後,必然是經過通盤考量的,中央已下大決心重整香港的政治秩序,對衝擊國家憲法與香港基本法,否定「一國兩制」憲制秩序的人不再容忍了。 

接下來,筆者想分析一下中央對反對派的態度。據筆者所了解,中央並非要對反對派趕盡殺絕,事實上,當年中央容讓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就是意識到香港的特殊歷史因素及意識形態,所以,從政治現實及良好意願出發,香港的反對派是長遠有生存空間,不可能被徹底肅清的。這也解釋了中央為何一直沒有對反對派作出全面打壓。

然而,包容不代表縱容,更不等於軟弱,容忍是有底線的。中央尊重反對派的存在,容許對政府施政提出反對意見,不等於容許反對派踐踏紅線、底線。當反對派不再尊重憲制秩序,不斷在遊戲規則上鑽空子,甚至推動一些違背「一國兩制」基本原則,危害國家安全的舉措,例如搞港獨、促請境外勢力介入香港事務、顛覆政權、發起黑暴運動等行為,中央必定是會堅決回應,並且剝奪其政治上的發展及生存空間的。依法檢控黎智英及拘捕戴耀廷等人,就是最好的例子,反對派人士不要再錯判中央的態度。 

戴耀廷等多名鼓吹攬炒的反對派人士被捕,象徵香港政治過去「不設防」的階段已正式結束,彰顯了中央及特區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意志與決心。短期內,相關的行動或會引起一些爭議,但長遠而言,當香港的政治秩序得到重整,特區政府可以更集中精力刺激經濟,改善民生,繁榮穩定將得到更大保障。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黎智英保釋案在香港社會引起極大爭議,也再度衝擊到港人對法治的信任。港人高度關注該案最終判決結果及其對香港司法體系的意義和影響,尤為關切國安法在本地的執行力度與效果。

    2021-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