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香港要去美國化不能去中國化

2021-01-12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1-12 at 09.52.56.jpeg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投資者投資多間所謂與中國軍方有關的企業,包括中國移動、中海油等藍籌港股。盈富基金公布,受行政命令的影響,自1月11日或對受制裁實體而言屬生效的較後日期起不再對受制裁實體進行任何新的投資。

盈富基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基金的管理者道富環球屬美資,不可能不遵從美國的行政命令。但盈富基金的成立其實源於港府在1998年金融風暴之後入市打大鱷,用公帑買入大量藍籌股之後,成立基金管理,由於其成交量大,也因此成為最有代表性的追蹤恆生指數的基金。但自此之後,盈富基金將不是真正的恆指基金,投資者可能轉移至其他掛鈎恆指的基金產品。

有一種說法是,恆生指數下一步會不會也跟隨美國的禁令,剔除這些受制裁的中國企業呢?我認為應該不會,因為這犯了方向上的巨大錯誤。隨著美國喪心病狂地遏制中國發展,中美關係已經進入歷史轉折期,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必然要站在中國一邊。

商務部在周六(9日)發布《阻斷外國法律與措施不當域外適用辦法》,焦點是《辦法》的第七條:「工作機制經評估,確認有關外國法律與措施存在不當域外適用情形的,可以決定由國務院商務主管部門發布不得承認、不得執行、不得遵守有關外國法律與措施的禁令」。這說明中國已經準備好不隨美國起舞,而是被迫選擇有理有節地分庭抗禮。香港在這些大是大非上必然要與國家統一步調,怎麼可能國家說不承認美國的這些禁令,而香港就對美國馬首是瞻呢?

盈富基金在上世紀末發行,當時香港的金融市場還是美資、歐資的天下,選擇道富環球可以理解。但恆指基金並非道富環球的專利,中資、港資的管理者同樣可以發行這些基金。美國越是霸道,只會越是失道寡助,將來還有誰敢幫襯他們的銀行或企業?

從香港的前途而言,中國進、美國退是全球大趨勢,無論在核心技術還是國際金融市場話語權,未來幾年,大家都會看到中美之間此消彼長的發展。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美國仍然是冥頑不靈,要人們在中美之間二選一,香港作為中國一部分,毫無選擇只能選擇去美國化,而不可能選擇去中國化。更為重要的,是香港應該積極在人民幣國際化、外循環等方面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協助國家走向世界。如果像一些港英遺民所言,繼續聽美國那支笛,香港只能跟隨沒落的美國一起沒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