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觀察/重修祖墳記

2021-01-28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
 
AAA

thumbnail_IMG_0094.jpg

thumbnail_IMG_0096.jpg

thumbnail_IMG_0098.jpg

作者重修祖墳,披荊斬棘,拓寬山路,以利後人。

庚子年歲末,我重修了祖墳。

說來慚愧,所謂春秋二祭,我們一年只上山掃墓一次,而有的親戚幾年都不會上山,當然,移居海外的不算在內。實在說,有誰喜歡到滿山遍野都是墳墓的地方?那些山路小徑遍是墳墓,腳下所經過的、眼前所看到的,都是一座座新墳與舊墳,大部分都是同村認得的,這邊躺的是村子裏的大娘,那邊躺的是村子裏的二叔。

山上的樹真多、蟲真多、螞蟻夠肥大、野豬多(有200多斤)、蛇多、菓子狸多,彼此遇上了,不知道是牠怕我,還是我怕牠,說不定還會被攻擊。所以大部分的子孫,都是匆匆而拜山,匆匆而下山。回憶18年前,我第一次重修祖墳的時候,曾經有一位妯娌善意的勸說:「不要常去『那裏』!會有髒東西,我都不去!」

但對我來說,眼見祖墳破損不堪,長滿青苔,由於樹木太多,遮住陽光,甚至通往祖墳的一條石徑,也變成了墨綠色濕濕滑滑,不宜行走,由於經年不見太陽,導致祖墳周圍寸草不生,此景使我心有戚戚,只有子孫凋零的古墳,才落得此等景況呀!

屈指一算,對上一次的祖墳重修是在18年前;換句話說,如果是18年前出生的嬰兒,今天已經18歲了,如果是當年的少年,今天已經是成家立業的青年,他們忙碌予生活,無暇顧及祖墳的破舊;但我也聽說,有孝子賢孫不僅每年拜山(掃墓),每隔兩年就重修。

我們的子孫,有的在英國生活,有在香港的,但因為忙!這個18年前和18年後的重修工作,不知怎的就落在我的身上。責無旁貸嗎?義不容辭嗎?這都不是,是一顆中國倫理的孝道心,當然還有另一個深層原因是,祖墳是根之所在,是樹有根,水有源之所在。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

我喜歡看祖譜、祠堂、祖墳,在這裡我找到人生的寧靜,找到不再流浪,不再飄……的感覺。

從去夏至歲末,我親自到那滿山遍野的墳頭監工,其中有幾次從早上太陽剛昇起站著看工人修造,直到太陽落山,回家後發現山上的蚊蟲實在太兇了,咬得我全身都起包,之後我懂了,上山要帶蚊怕水、無比膏、萬金油,要穿長袖長褲;山上的蚊蟲真聰明,懂得在我的褲管與袖口,那一圈露出的皮膚拼命的咬,所以也只有那一圈紅腫起來,也好!集中部位容易塗止癢膏。我請了幾位懂風水的朋友親自到山上視察,聽了各方意見,一一做筆記,統合起來再思考。很多的夜晚,我洗完澡,塗了止癢膏,坐在燈下畫圖換算術理。

從庚子年盛暑經深秋到初冬,終於完成了修造祖墳的大工程!甚至我將那一條長長的崎嶇山路拓寬,修剪兩旁參天樹木,以利後來。將近完工的那兩天,我看見蝴蝶蜜蜂在祖墳四週翩翩起舞,聽見鳥兒唱歌,聞到陣陣花香,一片祥和之氣。

金錢有價,孝心無價。那一筆修造費用,有親戚計較,不願分擔(既不出錢也不出力),還有一些是非噪音,我無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們從奧運健將勇奪奬牌為國家爭光,了解他們的成功背後,付出非一般的血汗;然而時下也有很多的年輕人,默默地在他們的崗位上,勇敢衝刺,力爭上游,克勤克儉!

    廖書蘭  2021-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