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當代神聖同盟的虛虛實實

2021-02-22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2-22 at 09.57.15 (1).jpeg

拿破侖帝國瓦解後的1815年,俄羅斯沙皇、奧地利皇帝和普魯士國王在巴黎簽署了《神聖同盟宣言》。英國支持卻沒有加入該同盟;而除奧斯曼帝國蘇丹和教皇外,歐洲各國君主都先後加盟,該同盟逐反對各地革命和壓制歐洲民主運動。

當共產主義幽靈在歐洲徘徊的1847年,馬克思和恩格斯稱「舊歐洲的一切勢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國的激進派和德國警察,都聯合起來」,對那個幽靈進行「神聖的圍剿」。

前蘇聯解體後的1992年,美國《時代周刊》的一篇封面文章把總統里根和教宗約翰·保羅二世聯手,支持和操縱波波蘭團結工會比喻爲「神聖同盟」。

當前,世界正處於百年未見之大變局。美國「禮崩樂壞」;儘管中國重申無意稱霸和輸出意識形態,一些西方國家仍擔心中國有效控制新冠疫情會動搖西方的資本主義制度。

拜登上台後,稱會與盟國協商對付中國;而當代「神聖同盟」能否形成也惹人關注。

G7和虛幻的「神聖同盟」

美國擬建立的反華「朋友圈」可用三個同心圓來表示,最小的圓形只有美國一個國家,中間的那個同心圓包括美國和由右翼政黨執政的「五眼聯盟」其他國家,最大的圓形則包括第二個同心圓的國家、和其他與中國有歷史和邊界糾紛等重大矛盾的國家,如日本和印度等。

某些歐洲國家、越南、索納羅治下的巴西等國,在一些涉華問題上與美國立場相似,在另一些涉華問題上卻與美國唱反調,它們並不屬於美國緊密的反華盟友。

近日,G7峰會2021在倫敦召開。儘管美英國政要和媒體事前曾放出風聲,說希望把G7變爲反華的協調機構,甚至把G7變爲所謂的民主10國。

但 G7只有英國和加拿大在前述的第二個同心圓,日本在最外的一個圓形,而德國、法國和意大利根本就不在那三個同心圓內。

因此,把G7變爲反華聯盟只是某些美國右翼和英國保守黨人、及其媒體的一廂情願,屬於幻想。

默克爾在G7峰會後的新聞發佈會上稱,世界應加強多邊主義。爲了重建世界經濟體系,G7希望加強與G20,特別是與中國的合作,道出了G7內另一種強而有力的聲音。

現實中的當代「神聖同盟」- CIA、反共政客和種族主義

以反共和遏制中國崛起爲目標的當代「神聖同盟」在現實中卻是存在的,並與美國政治精英緊密配合,力圖改變歷史的潮流。

CIA公開和秘密收集和分析情報,並向美國政府部門報告。那些被告對美國總統等決策有不容低估的影響,也導致美國過去幾年相繼出台一些敵視中國的政策。

那個機構也爲美國的利益,負責顛覆外國政府。近年美國指控中國政府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實驗室洩漏新冠病毒、領導人貪腐等,根本就不需要提供有說服力的證據。通過反覆宣傳,卻希望能在國際上抹黑中國,也爲在中國國內製造分裂或引起不滿。

其次,某些西方反共政客積極配合美國的反華政策。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反共卻不了解中國,人云亦云。

但有西方左翼學者指出, CIA自冷戰以來就已在歐洲媒體和政客中物色和培養維護美國利益的代言人。

在中美交惡的情況下,那些親美西方人士傾巢而出,參與攻擊中國。

最後,白人種族主義者恐懼和仇視中國崛起。在美國,那些人是特朗普的基本盤。在英國,則是約翰遜「重返亞洲」的支持者。

以上的三種勢力,不論身處何方,都形成了一個跨越國界,仇視東方社會主義中國的陣線;他們互相呼應,堅決地阻撓中國的事業。

那些勢力的代表人物不一定大名鼎鼎,他們的結合也不是「三王聯盟」,卻屬於當代的「神聖同盟」。他們無視國際變局發生的根本原因,不代表也無法阻擋世界發展的趨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接下來的一波操作就要來了,具體體現在以下五個動作:計劃將中國公司摘牌;對華為等科技企業加強限制;醞釀下一波貿易動作;繼續拉攏盟友對華;在國際上進一步施壓。

    銀鳴  2021-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