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改善中美關係香港可以行先一步

2021-03-03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222222.jpg

辛丑春節後,香港恒隆地產發消息稱,收購美駐港領館宿舍物業交易正收尾。其去年9月以25.66億港元中標位於香港壽山村道37號的美領館物業。交易原本於去年12月30日完成,但接近完成交易時獲通知因涉外交事務須報中央政府同意。18日,恒隆地產表示美方已完成其外交義務並獲得大陸政府同意。到了2月25日,恒隆宣佈圓滿完成交易。自然,首先是港美買賣雙方滿意,其次是香港地產界和商界包括港資和美資都放下一塊心頭石。更重要的是,涉港的各路政治力量。在春暖花開的時候,香港是否可以為中美關係改善行先一步呢?

顯然,香港的特殊地位,也決定其可以在中美關係改善中扮演角色。但是,難題也顯然很多。

首先,就是香港正在審理一系列涉及違反港區國安法的案件。按照國際交往的基本原則,美國及其他外國勢力對此沒有角色,完全沒有理由干涉。但是,這些違反國安法的案件,與美國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像黎智英等頭面人物背後就有美國的影子,他也與特朗普的副總統彭斯、民主黨的現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等公開會面。黎智英也叫囂「為美國而戰」。於是,美國要這些人等出頭。但是,出頭又有什麼用,美國也是主張維護香港法治的,怎麼可以站在大洋彼岸直接干預香港的法庭審判。

其實,很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留下的「蘇州屎」,拜登何必為他背鍋?這一頁,應該翻過去了。筆者感到,美駐港領館物業交易完成,這或許是給拜登新政府上任後改善改善中美關係及改變對港政策的一個好的下台階。拜登上任後釋放出某些務實及要糾正前任特朗普的信息,那麼其應該盡快認識到,特朗普及美國會的對港政策是完全錯誤的,不但涉嫌干涉中國的內部事務,而且也嚴重損害了美國在香港的利益。

共同的經濟利益,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這一直也是美國維護中美關係的有識之士的心底話。美國商會2月17日發佈的《瞭解中美脫鉤》報告指出,如果美國企業將對中國的直接投資減少一半,美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恐將一次性損失高達5000億美元,美中脫鉤可令美國飛機和航空業每年損失至少380億美元銷售額,導致至少16.7萬職位流失;半導體銷售每年將損失830億美元收入和12.4萬職位。對於這一警告,筆者相信拜登團隊是接受的,並也作為釐定對華包括對港政策的依據。故此,拜登團隊也應該從特朗普錯誤的對港政策中抽身出來,而重點首先是糾正特朗普取消美對港特殊地位的錯誤。

特朗普一開始也曾揚言不介入香港事務,也表示北京領導人處理香港動亂不錯。但是後來特朗普團隊強化「反中亂港」,尤其是也將打「香港牌」與其競選連任掛鉤,在錯誤道路越走越遠,包括以行政命令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制裁香港特區和北京的部分官員。而美國會亦公然通過干涉香港內政的法案。

毋庸置疑,中國中央政府制定《港區國安法》時純粹的中國內部事務,是不容任何外國干涉,特朗普政府的涉港行為有違國際法和國際交往的基本原則。事實上,也無礙國際社會承認香港特區的政治、經濟以及文化體育衛生等領域的特殊地位。例如,香港的單獨關稅區地位,既是由《基本法》等中國法律規定,亦是世貿等國際組織承認,而不是美國給予的。事實上,美國若遵守世貿組織協定,就應該承擔其與香港在多邊貿易體系所有協定中的義務。

而實際上,香港產品出口到美每年只有4.7億美元左右的規模,影響微之又微。倒是美國對港出口產品每年約有300億美元,美有超過260億美元順差,香港是美第一大順差來源地。同時,現有超過1300家美國公司在香港營運,美國還接收了英國撤退後留在香港的有形和無形利益。僅以美國的投資銀行為例,香港作為世界主要的金融的中心也是他們重要的利潤來源。事實上,特朗普政府沒有在香港金融上做文章,也反證了美國在此的重大利益。

筆者最後想強調的是,香港的特殊地位正是「一國兩制」的基礎,特朗普既自稱保護「一國兩制」,又要取消美國對港的特殊地位,豈不犯悖?所以,拜登很應該靜下心來思考,是否也以行政命令恢復美對港特殊地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北京看來,美國能夠做的,大部分已經做了。往後,要美國撤銷制裁並不容易,而美國想增加制裁也一樣不容易。再向美國讓步,也不會換到甚麼好處。

    施永青  2021-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