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文映:新界土地

2021-03-19
林文映
香港客家文化研究會會長、香港作家聯會理事
 
AAA

4621616143825_.pic_hd.jpg

上星期在《思考香港》撰寫一篇題為「祖堂地與客家宗族」,在社交媒體的多個群組引起七嘴八舌的反饋。其熱議程度令筆者始料不及。日前「村屋大王」被捕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套丁、丁權存廢問題的爭議持續發酵。考慮到土地房屋是香港最深層次問題之一,拙文引起關注也就不足為奇了。

新界土地議題非一日之寒。香港由港島、九龍、新界組成,但新界之大令港九望塵莫及。連同233個離島計算,總面積逾975平方公里,佔香港陸地總面積近九成。這就是為何喜歡行山的市民感覺香港「大把土地」,但住房面積躋身全球最窘迫之列的原因。

城市人對丁屋政策「虎視眈眈」,認為有違土地正義,丁權不僅是一種特權,更是對沒有繼承權的婦女赤裸裸的性別歧視。但原居民則認為,早在數百年前,祖先已居住在新界這塊土地。這是一種必須維護的傳統權益。

4631616143829_.pic_hd.jpg

4641616143831_.pic_hd.jpg

「新界」是怎麼形成的?1898年,大不列顛迫使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強行租借廣東省新安縣境內從沙頭角到深圳灣之間最短距離直線以南、九龍界限街以北的廣大地區,以及包括大嶼山在內的島礁、大鵬、深圳兩灣水域。租期九十九年,命名「新界」。但對客家人而言,卻是「老區」。因為客家人最早從粵、閩、贛進入香港的,就是現在的新界。所以說, 「先有客家植民,後有英國殖民」是筆者一貫的看法。香港在鴉片戰爭之前,行政歸劃上隸屬客家人傳統聚居地之一的廣東省寶安縣。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大英帝國割據香港前,新界到處都是客家村,客家人佔本港人口高達三分之一的原因。 在本港大約二百萬客家人當中,其中又以先祖在清朝初年獎勵墾荒時,由華南山區來到香港承墾官府荒地的客家農民佔多數。

4651616143832_.pic_hd.jpg

4661616143833_.pic_hd.jpg

4711616144145_.pic_hd.jpg

自1898年以來,由於新界土地是租借性質,有別於港九的永久割讓,所以港英政府視之為特殊地域,制訂政策時有各種盤算,譬如把新界原居民與港九兩地居民分別對待。又譬如在某些歷史時期,把新界作為香港市區與大陸之間的緩衝地帶,以便殖民統治。

這種特殊安排,導致新界與港九市區有著截然不同的發展面貌。一般市民的印象,新界意味著郊野、綠色、村屋;港九是石屎森林、車水馬龍、紅塵滾滾。縱算數十年新市鎮的延展,新界的地積比率仍在一倍上下,港九則在五倍以上。換言之,香港地予外人印象的寸土寸金,只限於市區。如果以港島九龍土地利用效益為基準,新界土地無疑是一種極大的浪費。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新界」是英國殖民的地理概念。回歸之後,新界土地在法理上已不存在特殊性,土地利用是否市區化,或與港九兩地看齊,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新界土地並非鐵板一塊,挪移早有先例。1937年。政府刊憲將原屬新界的鯉魚門、茶果嶺、觀塘、牛頭角、牛池灣、九龍城、九龍塘、深水埗、荔枝角(面積逾四十平方公里),劃作市區發展,統稱「新九龍」,以區別原有的「舊九龍」。

4671616143836_.pic_hd.jpg

4681616143838_.pic_hd.jpg

這片原屬新界的土地,一夜之間變成九龍市區的延伸,比割讓而來的九龍大出幾倍。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落實,香港島、九龍確定會和新九龍、新界一起歸還中國,「新九龍」一詞才消失。滄海桑田,今時今日九龍已無新舊之分,許多年青人甚至不知有這段歷史。

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出生的兒童都有記憶,新界是偏遠地方,除了家庭郊遊或學校旅行,否則甚少踏足。1972年,香港第一條海底隧道通車之前,如果要把汽車開到九龍,需要靠緩慢的渡輪,登船擺渡要排很長的車龍,可見時代變遷之快。當年新界南端整片土地改劃成新九龍市區,沒有招致太多的負面評論及民意反彈。其發展為香港五分之一人口提供了居所。

4691616143840_.pic_hd.jpg

4701616143841_.pic_hd.jpg

新界毫無疑問是香港可持續發展空間最大的區域,是政府土地規劃最重要的一環。本港眾多的新市鎮,包括荃灣,葵涌、沙田、屯門、青衣、大埔、元朗、將軍澳、馬鞍山、上水、天水圍,都在新界。但新界土地的業權歸屬也最複雜,動誰的奶酪都不容易。香港是法治社會,政府不能直截了當搞強拆。如何釋放土地資源造福社稷,端看各方持份者的智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樟樹灘是香港農耕時代的美麗縮影。五、六十年代未填海時,村旁都是鐵路和石灘,水清沙幼,是孩童嬉戲的天堂。

    林文映  202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