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外交大局需慎防小粉紅的綁架

2021-04-01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4-01 at 09.56.49.jpeg

近來中國外交部的發言給筆者的感覺,更像是說給本國人聽而不是外國人聽,目的似乎在於討好國內的小粉紅(年輕民族主義者)而非解決實際問題。這不由得令筆者想起二戰前的日本,國家的大政方針被極度狂熱的昭和男兒所綁架,最終給國家帶來了巨大災難。現在似乎外交部說幾句狠話,中國從此就有了抗衡美國的實力,絲毫不記得美國的制裁幾乎令中國的高科技企業喘不過氣來。目前中國的外交策略大有以一己之力單挑全世界之勢,筆者不知道這其中是否有迎合小粉紅的考量,但相比敵人或明或暗的攻擊,這種自己人的綁架更加可怕。

小粉紅是近年來內地急速冒起的群體,泛指以網絡爲主要活動領域的年輕一代民族主義者。他們大多成長於21世紀,自懂事以來中國的國力就蒸蒸日上,沒經歷過中國貧窮落後的歲月,因此對國家極為驕傲,同時他們大多家境優渥因此很少接觸社會的黑暗面,無法理解外界對國家的批評。這導致了一個結果,就是小粉紅普遍認為中國的就是最好的,完全不接受任何批評,但凡有人批評一定是不公正、是別有用心的。小粉紅對國家過度自信以致自負,使他們難以包容不同意見,同時抗拒西方優秀的思想和經驗,最終成為狂熱的民族主義者。

中國人本來就普遍對當年歐美日欺壓中國耿耿於懷,最近幾年美國又對中國瘋狂污衊和打壓,因此都極為憤慨,而現在中國國力日趨強盛,因此國人普遍希望國家能強力反擊,小粉紅的這種心態尤其強烈。這種同仇敵愾的力量如果能好好利用,固然是國家凝聚人心抵禦外侮的利器,但是如果稍有控制不慎就可能會引火燒身,比如表現不夠強硬而被視為示弱甚至投降,那絕對有機會遭到狂熱民族主義者的反撲。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日本1936年的二二六事件,沒有經歷過明治維新的昭和男兒,在成長過程中只能感受到國家的強盛而無比驕傲,完全意識不到自身的不足,再加上國家選擇性宣傳的片面影響,昭和男兒原本的愛國熱情逐漸轉化成狂熱的民族主義。當日本的崛起開始威脅西方而遭到西方打壓後,昭和男兒就再也忍耐不住挑戰西方的雄心了,但成熟老練的政客深知日本與西方的差距因而主張與西方妥協,雙方的矛盾無法調和最終導致了二二六事件的爆發。狂熱的青年軍官將主張對西方妥協的高官幾乎屠殺殆盡,國內再也沒有力量牽制這些狂妄自大的昭和男兒,導致日本徹底走上軍國主義的道路,國家也幾乎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當前的中國難道不是與之高度相似嗎?中國高層最近在阿拉斯加中美高層戰略對話態度強硬,在棉花大戰中對歐美迅速實施了制裁,雖然贏得了國內一眾小粉紅的一致好評,但對於緩解目前的外交困境有多大幫助呢?現在歐美日印等世界主要大國近乎聯手圍堵中國,中國固然不能示弱,但一味強硬還擊顯然也不是最好的辦法,有時候某種程度上的妥協是為了更長久的利益,更有智慧的應對之道未必就能有立竿見影的作用。但是小粉紅能理解、能接受嗎?會憤慨國家不夠強硬嗎?他們愛國的情懷固然值得肯定,但由於年紀輕閱歷淺,他們尚不足以理解複雜的政治事件和社會現象,血氣方剛的他們也容易表現出衝動和偏激。

小粉紅的形成有客觀的原因,但是背後似乎也有一雙看不見的手在推波助瀾,例如與小粉紅遙相呼應的輿論環境。現在在國內的年輕人當中,小粉紅已經成為主流,他們的意見和感受當局不得不重視。希望當局能夠收放自如,做到充分利用小粉紅的力量,而不是在一片支持聲中迷失自我最終被其綁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