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彌昌:拜登談民主與專制之爭

2021-04-07
袁彌昌
香港大學政治及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
 
AAA

7577.jpg

早前中美兩國就新疆問題進行了首輪外交交鋒,就在眾人認為一場意識形態角力已無可避免之際,美國總統拜登卻在3月25日舉行上任以來首場記者會,闡述他對中美關係的看法。

大部分媒體都將「這是廿一世紀的民主與專制政體之較量」作為拜登的關鍵句,但實際上拜登說的卻是「這是廿一世紀的民主政權與專制政體的作用(utility)之較量」,這樣後面「我們必須證明民主有效」(we’ve got to prove democracy work) 這一句才能成立。

拜登帶出這一點,是由於習近平和普京皆認定「專制統治是未來潮流,民主體制在一個永遠複雜的世界無法發揮作用」,因而他強調現在是民主跟專制政體之間的競爭,「我們的後代將會研究在這時代,是民主勝出,還是專制勝出」。換句話說,美國與中國的競爭已進入「必須證明民主有效」的新階段,那些只側重意識形態與價值觀,只管整天說「民主是最好」而不講效用的人,不僅是完全過時,更是捉錯用神。

我們必須在這前提下,才可正確理解拜登所說:「美國並非要對抗中國,而是要跟中國進行激烈的競爭」,以及布林肯將中國定義為「美國唯一的系統性對手和競爭者」這些話——美國固然會在人權和維護國際秩序上繼續發聲,並重建全球民主聯盟,但最重要的還是與專制政體一較高下。因此拜登剛公布了逾二萬億美元的基建大計,並將加大投資新技術研發,比如量子計算、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其清單與「中國製造2025」出奇地相似。

儘管新冷戰經已展開,卻回到了以前美蘇那種必須以實績來證明制度優越性的鬥爭,單靠意識形態來互相指罵已不管用了。

 

文章原刊於《am730》。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