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觀察/世上最美的綠葉

2021-04-22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研究員
 
AAA

shutterstock_1953204943 (1).jpg

~紀念英王夫

以前我對英國王夫菲臘親王(Prince Philip)的印象僅有三點:第一,他在1959年3月單獨訪港三天,主持伊利沙伯醫院奠基儀式,代表英女王將香港盾徽授予香港,即英屬香港旗上的龍獅勳章。僅僅訪港三天期間,他親自拜訪新界鄉紳,贈送印有英國皇家皇徽的大雪茄。

有關此美談,在新界原居民60多歲以上的某些鄉紳仍然清晰記得:「小時候見過爺爺有好大好長的雪茄,像一個茶几這麽長的,上面印有英國皇家皇徽,爺爺分贈親戚好友。」

我曾見過這一張相片,英俊高大的王夫雙手捧著雪茄盒分送給4位鄉紳,那頭戴瓜皮小帽,身穿長掛的前清秀才李仲莊代表接受,地點有的說,在粉嶺李仲莊三棟屋別墅,有的説,在大埔新界理民府;拙書《被忽略的主角》第90頁印有此插圖。

1122.jpg

而我對他第二個印象是,他經常肆無忌憚地,率性而講一些黑色笑話,有時嘲人,有時自嘲。因他擁有頂級尊貴身份,沒有人敢生他的氣,他也不怕得罪人!第三是,記得(也許記錯)在我小時候曾看過一篇文章,說「皇夫跟性感小貓碧姬芭杜有過一段情……」,該作者還分析理據證明此言不虛:「他們兩人年紀相近,都注重環保、愛護野生動物等。在某個愛護野生動物協會裏,親王是主席,而性感小貓碧姬芭杜是副主席等等」言之鑿鑿,不像捕風捉影。我一直認為他是一名超級軟飯王,一位入贅英國皇家的幸運男子。如此而已!

隨著今年(2021)4月9日他去世的消息後,有關他的生平故事,一生的志業與事功,媒體報道鋪天蓋地而來,我這才開始欣賞他英俊的儀表,迷人的笑靨,佩服這位皇夫的人品;深覺以前對他膚淺的印象,只顯自己的無知而感內疚!

從4月17日他的葬禮來看,他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的軍人,靈柩上覆蓋著有希臘和丹麥圖案的旗幟,擺放一頂海軍的軍帽,一把軍人的佩劍,一束由妻子伊利莎伯女王選定的潔白的花朵。僅29位至親加1位紅顔知己相送,聖詩歌聲幽幽響起,溫莎堡聖佐治教堂(St. George’s Chapel)瀰漫著哀而不傷的氣氛。整個儀式進行約一個鐘頭。我流淚了!

這一位丹麥和希臘的王子,在襁褓、童年、少年的生活,顛沛流離,寄人籬下,輾轉在德國、法國、英國之間,學校放假,同學都回家了,只有他不知道去哪裏?他在學校登記的地址是,沒有固定居所。

可以說,他與伊利莎伯女王結婚後,才擁有自己真正的一個家。只有失去,才知道什麼叫得到,只有曾經一無所有,才懂得珍惜現在的所有。

他用一生實踐了自己的諾言,據白金漢宮統計,65年間,他參加的王室活動有22,219場,相當於平均每年出席371場, 他單獨完成海外訪問637次,發表演說超過5000次,贊助700多家機構。

中國人講「蓋棺定論」,我說,他是一名軍人,軍人天職就是「效忠」,他的確為愛妻女王、為英國一生盡忠職守。

誠如女王在1997年慶祝金婚儀式說:「這些年來,他是我的力量,我和這個國家所欠他的,遠比我們所想的還要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