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中共在港「去神秘化」 堂堂正正登場

2021-06-08
李伯達
香港傳媒主筆協會會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6-08 at 09.55.01.jpeg

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四個中央政府駐港機構,即中聯辦、駐港國安公署、外交部駐港公署及解放軍駐港部隊,週六(12日)將聯合主辦「中國共產黨與『一國兩制』主題論壇」,特區政府則作為「特邀主辦機構」。這其實是中共首次公開在港高調舉行黨慶,意義重大,標誌著執政黨在香港不再遮遮掩掩,而是堂堂正正登場。雖然中共在香港仍不公開運作,但要旗幟鮮明宣揚黨的成就,要求香港從政者必須尊重執政黨,反共人士不能進入政權機構。

不管是八十黨慶、九十黨慶,中聯辦從未在港舉辦過慶祝活動。這有「一國兩制」的考慮,畢竟共產黨不直接在香港執政,也涉及到歷史因素,擔心引發爭議。眾所皆知,老一輩不少港人(或其家族)經歷過內地政治運動,以及本地六七暴動,八九風波,存在疑共心態,有的甚至「聞共色變」,共產黨變成敏感名詞。

形勢正在起變化!隨著中共領導國家「強起來」,成為實力僅次於美國的大國,執政黨得到國人擁護。最高領導人執政之後也強化黨的領導,中共十九大將「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寫進黨章,「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寫入憲法,旗幟鮮明提出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

十九大閉幕之後,黨已經逐步在港「去神秘化」,中央宣講團首次空降香港,向特區政府官員宣講十九大精神。時任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也第一次公開以中國共產黨黨員的身份,向香港社會介紹中國共產黨代表大會的精神。過去幾任中聯辦主任,雖然外界都知道他們的身分——香港工委(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書記,但從來不以黨員的身份公開亮相。

修例風波爆發之後,中共中央加大對港澳事務的全面和垂直領導,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去年2月升格為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全國政協副主席夏寶龍擔任常務副組長,並且兼任港澳辦主任。去年6月,港區國家安全法在香港生效。

夏寶龍今年2月底在一次以「愛國者治港」為主題的演講,明確要求「愛國就是愛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且亮出紅線——絕不能允許做損害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事情。

1990年後,綱領包括「結束一黨專政」的支聯會,每年都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行悼念六四的燭光晚會,但香港警方去年和今年都以疫情為由,未批准集會。即便如此,去年仍有數千人到場。今年警方則是高度戒備,悼念者無法進入維園。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因為涉嫌公佈或宣傳未經批准的集結被捕,六四紀念館也被調查。官方智囊和建制派人士,頻頻喊話——在香港「國安法」下,支聯會只有解散或取締兩個選擇。

梳理上述變遷,就會發現幾個特點:一是黨愈來愈自信,包括加大對港澳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及其辦公室公開亮相;二是黨對香港存在的「反共」氛圍愈來愈不耐煩,決不允許「反共」人士進入特區政權機構,支聯會必定成為歷史名詞。

夏寶龍曾說:「一國兩制」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領導者,是「一國兩制」方針的創立者,也是「一國兩制」事業的領導者,一個人如果聲稱擁護「一國兩制」,卻反對「一國兩制」的創立者和領導者,那豈不是自相矛盾?

相信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週六論壇的講話,將就此作出進一步的闡述,警告從政者不准挑戰共產黨的執政權威。

這場論壇不僅標誌中共在港逐步「正常化」,不再披上神秘面紗,而特區政府作為「特邀主辦機構」,某個程度也是特區黨政系統公開合作的一次嘗試。當然,這並不代表中國共產黨將在香港公開運作,畢竟還要顧及「一國兩制」的形象,但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始了——「港人治港」必須是「愛國者治港」,也可以理解為黨指導下的「港人治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卻自行錯過「求生」機會,拒絕修改政綱、拒絕改弦易轍,更拒絕自行解散,鄒幸彤之流還在不自量力負隅頑抗,這不過說明「支聯會」是作賊心虛,內裡有大量不可告人的秘密。

    卓偉  2021-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