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泛民政黨遭遇寒冬

2021-06-28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Un232212.jpg

踏入6月份,香港正式邁入夏季,天氣一下子變得異常炎熱。可對泛民主派陣營來說,今年的夏天卻有如歲暮,寒風格外蕭瑟。

這裡說的是香港的政治氛圍。自從北京當局今年上半年出手修改香港選舉制度,為「治港者」劃出明確底線後,針對民主派的措施就一項又一項接踵而來,令泛民的參政空間日益收窄。

當然,早在去年下半年特區政府取消四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資格,觸發其他泛民議員憤然總辭、告別立法會舞台後,泛民政黨在香港政壇就已經是步入黃昏。

只不過當時泛民剛剛在前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大勝,縱使在立法會總辭後,依然還可暫時延續一定的政治影響力。以民主黨和公民黨兩大泛民政黨為例,民主黨共有91個區議會議席,公民黨有約30名區議員,仍然在區議會平台保持着相當的曝光率。

然而,北京對泛民的狙擊並沒有因為泛民告別立法會舞台而止步。據悉,港府最快會在下個月安排區議員逐一宣誓,曾借出辦公室作為民主派初選票站及簽署「抗爭聲明書」的區議員,即使宣誓也會被取消議員資格。其中,曾以黨名義聯署「抗爭聲明書」的公民黨,也成為當局重點打擊的對象之一。

隨着宣誓日子日漸迫近,部分黨員近來紛紛選擇與公民黨切割,出現了一股退黨潮。在剛過去的周日,一天之內就有10名公民黨區議員宣布退黨。連同過去大半年已有多人退黨甚至辭職,目前公民黨只剩下五名區議員。一旦這些人無法通過宣誓一關,曾經有望成為泛民領頭羊的公民黨,亡黨幾乎已成定局。

至於歷史最悠久的民主黨,比其他泛民政黨更有國家民族觀念,一向較為北京接受。可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上周在澳門出席全國港澳研究會2021年年會時的致辭,卻反映了北京對民主黨的態度已經出現微妙的變化。

鄧中華在講話中先引述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於今年2月提出的「愛國者治港」三大標準,繼而再加上六項要求,包括「真心」尊重和維護中共領導、「真心」尊重和維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這兩點要求對一向主張愛國不愛黨的民主黨來說,簡直是災難性的挑戰。該黨若不乖乖遵循北京的要求,恐怕日後也再沒有論政空間了。

事實上,除了民主黨和公民黨,民主派其他小黨或者聯盟,如新民主同盟、人民力量、專業議政及議會陣線,其頭面人物在過去半年不是犯上官司、坐牢,就是已經被迫離開香港。對香港泛民陣營來說,眼下正面臨著有史以來最為嚴峻的一場寒冬。

說實話,經過反修例事件後,北京大力打壓民主派,外人並不會感到驚訝。但即便如此,恐怕無人能想到當局的力度會這麼大,泛民的正式落幕會在如此短時間出現。

提起民主派,一直是香港主要的政治派系之一。泛民陣營支持香港全面推行普遍選舉,並且對於中國大陸人權狀況常有所批判,其政治主張在九七回歸後一直受到許多港人支持,在歷屆立法會選舉中往往以約六成的得票票數力壓建制派。

曾幾何時,民主派一直通過民意的支持向港府和中央政府施壓,北京則要求民主派接受當前的政治體系,成為「忠誠反對派」。

可惜近年來北京對港政策屢現失誤,而泛民也越走越激進,表現與中央的期望背道而馳。以公民黨為例,一方面在議會之內「拉布」,令民生議案受阻,另一方面則在議會外支持街頭抗爭行動,甚至主動叫美國制裁香港。

至於民主黨,在2013年以後也是日益向激進派傾斜,2014年參與「佔中」、2019年反修例期間更對「港獨」主張視而不見。眼下北京最看重「愛國者治港」,力主要把披着愛國者外衣的潛伏者、偽裝者剔除出去。但在最近一段日子,民主黨領導層仍然選擇消極和北京打交道,這種「不效忠」的取態,等於是正逐步將該黨往滅黨方向推。

但話說回來,香港民主派與中央的鬥爭,背後是有強大的民意基礎。北京近來出招的力度很大,雖然一下子把泛民搞垮,可在效果上也令香港政壇出現了「清一色」,民怨更難釋除。北京若要保持香港長久穩定,應該考慮重建與溫和泛民溝通的橋樑,容許他們進入體制之內,承擔起監督行政機構有效施政的角色。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泛民與其寄望中央改變政策,倒不如從自身的角度思考,放棄對抗,走回認同「一國」,尊重「兩制」,尊重不同政見的正途,讓自己符合「愛國者」的參選資格,爭取市民的支持,在香港政壇爭取足夠的政治影響力。

    文武  2021-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