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芸生:香港人的愛國心與自覺心

2021-07-02
林芸生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7-02 at 11.10.33.jpeg

回首1914年的中國,共產黨創始人陳獨秀發表一篇題為《愛國心與自覺心》的文章,在近代中國歷史裡激蘯迴響。倘將時空切換到百多年後的今天,讓我們在中西交匯的香港延續那場辯論:究竟我們為什麼要愛國?應該怎樣去愛?實在也值得大家一起來深入探討、梳理,重新塑建香港人的愛國心與自覺心。

先來對比當年中國與今日香港的局勢。當年中國正經歷「三千年未見之變局」而陷於外憂內患,一邊有列強侵侮,一邊又有袁世凱企圖竊國復闢帝制。在這種情況下,因倒袁失敗而被迫流亡海外的陳獨秀痛心疾首,欲救不能,遂泣血書寫《愛國心與自覺心》,激發國內外志士熱烈爭辯。

對比今天的香港,用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話說,也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但這變局其實不只是香港本身的變局,而是在中國高速發展背景之下,整個世界進入一場前所未見的大變局。近年香港發生的政治動亂,大抵可視為中西角力暗戰的前沿交鋒,結果在中央政府頒佈《港區國安法》後轉趨安定,也隱隱預示了國際角力的最終嬴家。塵埃落定之際,愛國愛港的廣大市民無不拍手稱快,同時卻也有一些親西方反對派的支持者感到失望。所謂「手指拗出唔拗入」,究竟他們在想什麼呢?

究竟他們在想什麼呢?可能連他們自己也不清楚,而當中大部份人甚至不知道自己不清楚。直如陳獨秀在《愛國心與自覺心》中指出,範圍天下人心者,情與智二者而已。當中「智」的源頭是自覺心,「情」的結果就是愛國心。用同一把尺來量度今日香港人的精神面貌,其實有頗一部份人是處於一種迷茫混沌的狀態:因為自己一向支持的親西方反對派陣營敗下陣來,一時接受不了,便彷彿世界末日一般,集體失「智」的結果,就是茫茫然不知所措,驟然喪失應有的愛國情感,甚而忘了自己屬於哪個祖國,拒絕承認自己屬於那個祖國……

窮究某些人不認祖國的奇特現象,成因千頭萬緒,當中除了政策與教育上的過失外,更包括過份高舉膨脹的個人及自由主義,包括被過度美化的英殖「美好回憶」、被傳媒扭曲醜化不斷「隱善揚惡」的中國形象,一味煽情的劣質政治等等……人們赫然發現,中西發展的「文明衝突」,不論在政壇民間還是商業社會上,其實早就已經在香港發生。

當年陳獨秀身處國破家亡的危急之秋,《愛國心與自覺心》文中不乏激憤之詞,因而惹來不少爭議,以致在日留學的李大釗向同一份刊物投書《厭世心與自覺心》,對陳文作出連串批判。而在眼下的香港這場「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裡,部份香港人因得不到他們幻想中的事物而感到迷茫沮喪,卻與當年李文提及的「厭世心」不謀而同。

不同的是,當年陳獨秀與李大釗面對的是一個在走下坡、殘破不堪的中國,今天香港人面對的卻是欣欣向榮、旭日東升的新中國。700萬香港人只要願意坦誠地面對自己,用自覺心去審視今時今日的世界,還有什麼比身為中國人更令人自豪?

可見今天部份香港人的「厭世心」,實乃基於他們對現實世界的錯誤理解。無奈互聯網的回音壁效應之下,人們只能看見與自己立場相近的意見,繼而荒誕地以為自己所想的就是「普世價值」。

究竟什麼才是普世價值?或許在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同定義。若引用陳獨秀文中的定義,大抵是「近世歐美人之視國家也,為國人共謀安寧幸福之團體」。這跟今天的中國有什麼分別呢?

香港有許多人嚮往歐美國家的制度,但願意更清醒、更全面看事物的人卻不難發現:同一套政治制度也在許多國家發展失敗,民主菲律賓的人均收入不及香港十份之一,由始至終,伊斯蘭國家的人民都在抗拒這一套制度,近年加入反思行列的人有增無減……

從紛擾的世事之中,人們反而找到另一套顛撲不破的鐵律:只有自己的國家強大起來,人民才有尊嚴,才不會捱打受欺侮。

如今英國政府打過假仁義的政治算盤,決定放寬BNO護照持有人的居英資格,無疑為一些憎恨祖國的香港人提供了一個「解脫」的選項。但可以斷言,那些遠走他鄉者的未來必定是可悲的——人離鄉賤,相信所有在外國生活過的人都會深表同感,都曾經歷遭白眼受歧視的不快事件。這也解釋了為何許多旅居海外華人比國內人更加積極表達愛國之心、特別熱誠盼望家鄉繁榮富強。今日離港背井去投奔前宗主國的那些香港人,在英國落地生根後又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邏輯上只有兩個可能性。一是發現白人始終沒當你是自己人,寄人籬下,始終低人一等。二是發現白人開始尊重華人。而支撐你在當地獲得尊重的,恰恰是因爲你最憎恨的中國變得愈來愈強大了。那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願返。國家與國民的關係猶如血緣關係,其實國家從來沒有離棄過他們,而是他們自己把自己流放。

回說當時針鋒相對打筆戰的陳獨秀與李大釗,後來以愛國心與自覺心合作建立了中國共產黨,再後來發展成中國的執政黨,同時也成為本港反對派憎恨的對象。

反對派領袖還特意為這種仇恨著書立說,提出所謂「愛國不愛黨」的「傳統論調」。諷刺的是,被他們鄙視的中共政權變得愈來愈開明、愈來愈進步,反倒是「提倡民主」的他們變得愈來愈迂腐,思想也愈來愈混亂,乃至把仇視共產黨發展成仇視整個中國。是否有人被仇恨蒙蔽了基本思考能力?

誠如李大釗在《厭世心與自覺心》中指出: 「自覺之義,即在改進立國之精神,求一可愛之國家而愛之,不宜因其國家之不足愛,遂致斷念於國家而不愛」今日我們香港人應該做的事情,就是拿出我們的獅子山下拚博精神,每個人都腳踏實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及家庭崗位,一人出一分力,使我們的國家變得更好更可愛。又何須自怨自艾自暴自棄?

至於中國政體為何至今沒有與西方同歸一轍?其實李大釗也在文中作出了解釋:「東方特質,則在自貶以奉人﹔西方特質,則在自存以相安。風俗名教,既以此種特質精神為之基,政治亦即建於其上,無或異致。」我們中國人的文化源流風俗民情皆與西方不同,又何必照抄西方的一套?

再看今日新加坡之成功,也是建立於其領導人李光耀的高瞻遠矚,深刻認識到華人與洋人間的根本性差異,反對盲目崇拜西方思想,轉而高舉「亞洲價值」,方致不失其所,使這個城邦小國能傲立於世界之林。為何我們就不能向新加坡學習呢?

愛國心,情之属也。自覺心,智之属也。 今日香港人對國家的認同感,既應該是情感上的愛國心,同時更應該是理智思考下的自覺心。既要認清崇洋的不妥,更要建立中華的自信。

站在社會由亂轉治的時代起點上,究竟700萬香港人何去何從?是繼續沉浸於沒完沒了的政治爭拗,淪為時代遺棄的畸胎,別國的二等公民。還是以自覺心喚醒與生俱來、深植靈魂深處的愛國心,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一等國民?

其實決定權一直都在我們自己手上。

此時此刻,全中國人民都在努力奮進。我們這700萬香港人又豈能缺席於這個自覺自醒的大時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與鄉議局二十七名選委,亦會以全港市民的福祉為依歸,全力推動和配合特區政府發展新界,活用土地,並繼續透過不同的平台,向特區政府反映市民最真實的聲音。

    劉業強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