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草間彌生新作品展──從無限到消滅的世界

2021-07-05
黃匯傑
資深傳媒人
 
AAA

IMG_5256.jpg

IMG_5258.jpg

草間彌生的「湮滅之屋」新作品

日本東京都藉奧運會,向世界展示「藝術文化都市 東京」的魅力,從2016年便開始開展了各種各樣的文化項目。其中,東京都推出「Tokyo Tokyo FESTIVAL」,此舉旨在從文化方面為舉辦奧運會,殘奧會的東京炒熱氣氛,同時是傳達藝術文化都市東京魅力。在東京的不同地點舉辦美術、音樂、戲劇、傳統藝術、舞蹈和表演等不同類型的表演、展覽項目等。

其中,「Tokyo Tokyo FESTIVAL Special 13」是「Tokyo Tokyo FESTIVAL」的核心,該項目通過公開招募與廣泛徵集,最終,日本國內外對該項目的申請總數2436件中,13個項目脫穎而出。

「東京展 2021」是13個項目中的一環,以東京奧運會主賽場──新國立競技場為中心,在東京都內9個地點開設了室外以及室內藝術展示,並作為未來的建築和藝術向外界介紹。展館分別由世界知名的6名日本建築師與2名藝術家設計建造。筆者在主辦方的邀請下,參觀、採訪了部分展示項目。

南瓜、圓點、紅發,這三個詞的組合不禁讓人聯想到一位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草間彌生生於1929年,草間彌生在進行藝術活動的同時,還發表了很多小說和詩集。代表作有《無限之網》、《水玉強迫》、《南瓜》、《我永遠的靈魂》等。她從幼年時期開始就經歷了幻視、幻聽,之後以水珠和網狀為主題開始創作繪畫。1957年隻身赴美,發現了通過單一強迫性的重復和增生而組成的自我消滅的藝術哲學,她通過網絡繪畫,軟件等展示了使用鏡子和燈飾塑造出的環境雕刻,也確立了她作為先鋒藝術家的地位。現在,也在日本國內外不遺餘力地進行着活動,她是日本最著名的藝術家之一。

IMG_5268.jpg

IMG_5269.jpg

草間彌生的「湮滅之屋」新作品

「東京展 2021」其中一個展館是草間彌生的「湮滅之屋」。筆者有幸作為第一批入場者參觀了館內。「自我消滅」是草間彌生多年來的開展主題,通過圓點覆蓋身體與空間,自身與他人都將被圓點抹消。

「湮滅之屋」展館是一個小家庭的模型,桌椅、餐具、沙發、電視機、擺件、裝飾、書籍甚至衣物羅列其中,應有盡有。展館裡的小世界,沒有任何雜色,放眼之處,皆為白色色調,彷彿是一個純白污垢的異世界。除了西式的傢具擺設,還融入日本特色的和式小茶几、榻榻米、小點心擺設等。參觀者在進入館內之前可以領取到大小不一的圓點貼紙,並且可以貼在館內任意地方。隨着參觀者的增加,白色的空間將會被逐漸被圓點布滿,而每一位參觀者都將成為創作者的一員,最終場館將形成不一樣的藝術風格。白色象徵着無限,而無限逐漸被圓點布滿時,整個空間便在圓點中逐漸消失。當純白空間消亡的時候,沒有一個圓點是無辜的。

IMG_5262.jpg

「東京展2021」製作委員長、WATARI-UM美術館CEO和多利浩一

「東京展2021」製作委員長、WATARI-UM美術館CEO和多利浩一在接受筆者採訪時表示,該展館前後通過3周製作完成,花費大概1500萬日元左右,展館也將在殘奧會最終結束後拆除。他還表示,在東京展中加入草間彌生的藝術,還有一個更深層的意義在於,希望借草間彌生的藝術,向外界傳達期待國家的概念逐漸消失,世界逐漸融為一體這一憧憬。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和民族的勇於面對缺失、鞠躬致歉,就是一種武士道認錯自咎的美德。在日本說「對不起」就好像口頭禪辦得順口自然說百了:當你心中有顧及他人的時候,自覺地就不能給別人添麻煩,這樣子、穩定的社會秩序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黃匯傑  202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