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明治神宮外苑前兩座受傷的「城」

2021-07-05
黃匯傑
資深傳媒人
 
AAA

IMG_5329.jpg

IMG_5316.jpg

明治神宮外苑前兩座受傷的「城」

「東京城」,這個名字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金碧輝煌磅礡大氣的建築物,而在東京明治神宮外苑,屬於「東京展 2021」其中一個展館的兩座「東京城」,是由瓦楞紙與藍色塑料布製作而成的。基台的兩塊大石頭是日本大正時代就建造起來的,富有歷史底蘊的石磚與現代藝術氣息的城堡相結合,藉助東京奧運會的東風,將日本的藝術氣息吹向世界。

瓦楞紙板製成城堡高約8米,藍色塑料布建造的城堡高約4米,只看外觀頗有些殘破不堪,甚至有種登不上檯面的觀感,但是選材和建造卻大有門道。7月奧運會、殘奧會這一大盛典將在日本開幕,而另一方面,近25年內,日本遭受了大地震、核事故、以及長期的經濟不景氣等負面狀態,現在也正處於新冠肺炎的災難之中。

IMG_5346.JPG

筆者與東京城的創作者、藝術家會田誠

創作者會田誠氏是一位當代藝術家,他以異想天開的對比和呈現痛烈批評性的作風,深受各個年齡層藝術愛好者的支持。不僅是平面作品,他還在雕塑、裝置、城市規劃、表演、影視、小說和漫畫寫作等方面嶄露頭角,活動領域廣泛。

「東京城」的創作者、藝術家會田誠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他之所以選用瓦楞紙箱和藍色塑料布作為此次展館的建築素材,是想強調對立的永久性與完全相反的臨時性、不可靠性、不成熟性。城堡象徵永久,而素材卻偏偏選用不永久性的材質,他想通過這一點,表示能夠即便在大眾眼光認為是脆弱的物質,也能夠承受外界的打擊,展示出健壯的姿態。    

時逢梅雨季節,加上島國日本海風大,瓦楞紙材質的城堡是否足夠堅強能夠扛過風雨?面對海外記者的疑惑,會田誠表示,雖然城堡是用瓦楞紙製造的,即便是刮台風下雨也沒有問題。雖然水或許會漏進建築裡,但是不會損壞建築本身。瓦楞紙是經過特殊化學加工,在表面貼上了特殊的物質,所以比一般的瓦楞紙要堅韌,即便是淋濕了也不會損壞。

IMG_5321.jpg

東京城的創作者、藝術家會田誠

他説:「我從95年開始就以瓦楞紙為原料進行藝術創作,我很喜歡這兩個材料,真實、無修飾,又非常實用。」會田誠表示,「另外,日本的地震很多,台風也多發,災害來臨的時候,瓦楞紙可以拼搭鋪建成簡易的休息處,也能用於運送救濟物資,而藍色塑料布則可以代替帳篷與屋頂,防水防雨。這兩個都是日本災害重建時使用的重要物品,對日本來說非常重要。」

「奧運會是向外界傳遞夢與希望,但是,災害來臨時的緊張與不安不應該被遺忘。我希望能夠通過這兩個材質的建築物,讓大家能夠對日本有更深的理解。」

IMG_5290.jpg

東京奧運會主賽場──新國立競技場

參觀完受傷的東京城,筆者隨團來到東京奧運會主賽場──新國立競技場步行兩分鐘的地方,有一間以綠草裝飾建造成堆成的茶室,這是日本面向2020奧運會推出的「Tokyo Tokyo FESTIVAL」藝術展示項目之「東京展 2021」中的一個展館。

這間茶室名為「五庵」,位於建築的2樓,高度約3米、面積約4疊半榻榻米(7.3㎡左右)。茶室整體可以分為一層與二層兩部分,主體是二層的茶室。一層的建築外觀貼滿草坪,茶室的建築者大島信道告訴筆者,其實草坪和茶室在一年前就已經建造好了,不過後來奧運會延期,茶室就暫時拆除,而一層的草坪建築在這一年內通過澆水不斷維持至今。面向延期後的奧運會,去年11月開始投入基槃等方面的建築。

IMG_5288.jpg

坐落在奧運會主場旁邊的茶室名為「五庵」

從二樓茶室的開口部可以眺望到建築家隈研吾等人設計的新國立競技場和東京市中心的風景。茶室「五庵」的根基覆蓋着的草坪來自日本滋賀縣,外牆上使用了「燒杉板」技術,通過烈火焚燒的技術對木材表面進行了加工。另外,內部天花板上塗有石膏,裝飾有小塊木炭,這種建築融合了日本傳統外飾材料與自由形態的設計。「配合東京奧運會建造茶室吧!讓更多的人看到茶室這一世界上無與倫比的建築類型」,這是這一展館的創建理念。

IMG_5296.jpg

茶室的設計師藤森照信

茶室的設計師是日本的建築家藤森照信。他曾研究現代建築史和都市史,1991年作為建築師首次亮相。他曾設計「神長官守矢資料館」,設計風格大量使用土地固有的自然材料,建築風格多以自然和人造產品結合為主。他的自家住宅── 「蒲公英房子」是他的代表作。另外,他還發佈了不少茶室相關的著作,比如「藤森照信的茶室學 日本的極小空間之謎」等,此次的「五庵」之外,他還設計有「空中的泥船」、「高過庵」、「低過庵」等獨特的茶室。

IMG_5272.jpg

IMG_5274.jpg

IMG_5277.jpg

為宣傳奧運坐落在東京街頭的藝術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和民族的勇於面對缺失、鞠躬致歉,就是一種武士道認錯自咎的美德。在日本說「對不起」就好像口頭禪辦得順口自然說百了:當你心中有顧及他人的時候,自覺地就不能給別人添麻煩,這樣子、穩定的社會秩序也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

    黃匯傑  2021-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