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漢宗:言隨事遷 「光時」語義不能泥古不化

2021-07-19
區漢宗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7-15 at 10.23.37.jpeg

港區國安法首宗案件被告唐英傑

香港法庭正審理首宗國安法案件,但庭上卻出現大量字詞的辯論,尤其是針對「光時」這句口號的語義,控辯雙方都各有不同解讀。控方和辯方都請出了有一定分量的專家證人,去論證「光時」八字是否帶有「港獨」含義。由於案件正在審理,筆者絕不希望影響法庭,權衡法律公正的要求和公眾利益,這裏的討論僅嚴格限於學術角度。

其中,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指,「光時」口號意思大抵是「恢復失去的東西,渴望重大改變」,至於什麼東西失去、什麼是重大改變,則開放予不同人解讀。李立峯認為,劉智鵬的想法太刻板,假若所有字詞合成詞均只得一種意思,世上便不會有誤解的情況出現,亦不可能出現創意寫作。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則表明不認同控方專家劉智鵬對「光時」的解讀,並引用《元史》中提及「光復」的段落反駁,論證「光復並沒有推翻政權之意」、「不一定指要取回失去的政權」。      

控方專家、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供稱,考慮相關情況,認為「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多次出現,「都帶住一個幾清晰嘅訊息」,首先該口號為政治口號,並伴隨叫喊「驅逐中共、香港獨立、天滅中共」等口號,以及一系列破壞社會秩序及毀壞等違法行為,「最嚴重嘅係焚燒及踐踏國旗」。劉智鵬指「光時」多次於示威活動中出現,與「驅逐中共 香港獨立」有直接關係,即「唔接受中共管治香港呢個事實」,劉又認為此口號直至 2020 年 7 月 1 日於示威活動的出現,語境及意思均無改變。劉智鵬教授的觀點,指出了言隨事遷,「光時」同一個詞的古今意義迥然不同,不能泥古不化 。

世上萬事萬物變動不居,語言也不例外。語言隨著社會的發展而更新,在黑暴期間,「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只得一種意思,那就是「港獨」、「顏色革命」和顛覆國家政權,這是國家通訊社新華社與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人民日報》的權威認定。

2019年8月2日,《新華社》發表評論文章,指香港近期發生的抗議示威和暴力行為中,一些激進分子鼓吹「港獨」,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在這塊中國的領土上,所謂「光復」意欲何為,是想將香港「光復」到哪裡去,激進分子及背後組織策劃者的政治陰謀昭然若揭,妄圖接應西方反華勢力,通過癱瘓特區政府管治、製造香港亂局,來牽制中國發展大局,進而將「顏色革命」滲透到中國內地。

2019年11月18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指出:「一些人甚至公然鼓吹『港獨』,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肆意侮辱國旗、國徽和區徽,包圍和沖擊中央政府駐港機構和立法會、政府總部,目的就是要搞亂香港、癱瘓特區政府,進而奪取特區的管治權,把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或半獨立的政治實體,最終使『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今天,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場維護『一國兩制』和破壞『一國兩制』的鬥爭,在這個關乎國家主權、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問題上,沒有任何中間地帶,沒有半點妥協餘地。」

《人民日報》2019年8月31日以《絕不允許暴力綁架香港未來》為題發表文章,指出:「激進暴力分子和反對派的企圖已經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人們發現他們當初的『反修例』不過是一個藉口,當特區政府停止修例後,他們又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極端口號,嚴重挑戰國家主權。」

2020年7月1日,有參與違法和暴力活動的人展示或藏有寫有「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字句的物品。特區政府發言人翌日作出嚴正聲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在今時今日,是有『港獨』、或將香港特區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離出去、改變特區的法律地位、或顛覆國家政權的含意。發言人表示,特區政府嚴正譴責任何挑戰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的行為。」

學過古文都知道,很多詞彙古今意思大不同,這話說著說著味道就變了。研究這個問題的人的很多,總結了很多規律,「詞義擴大、詞義縮小、詞義轉移、感情色彩變化、名稱說法改變、詞義弱化、詞義強化、褒貶變化」等等。

著名語言學家王力先生曾說:讀古書要注意古今詞義的差別,否則望文生義,容易混淆曲解。王力先生指出,同一個詞,在古代漢語中的意義與在現代漢語中的意義是不相同的,所以學習和研究古代漢語,主要是詞彙問題,這話是有道理的。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似乎沒有掌握古今詞義的差異,有望文生義、混淆曲解之嫌。                                                         

社會生活不斷變化,詞義也會隨之演變。語言的變化涉及語音、語法和詞匯,當中以詞匯的變化最快、最顯著,而詞匯的變化又以涵義和用法上的演變最明顯。

不說太久遠的詞義演變,今天說幾個發生不久的詞義演變。例如「門」,《新華字典》解釋為建築物的出入口,又指安裝在出入口能開關的裝置。但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美國總統尼克森水門大樓醜聞之後,這個「門」有了個新含義,指「事件」。到了九十年代,同樣是總統的克林頓也出事了,人們想起當年水門事件,把克林頓的爛事稱為「拉鏈門」,於是這個用法就固定下來了,大多數指不光彩的事件,如艷照門等。

又如「奇葩」,本意是指奇特而美麗的花朵,本是褒義,現在貶義居多了,如果有人說自己是散落在人間的一朵奇葩,那不是吹牛而是自嘲了。李立峯與李詠怡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奇葩式的辯解,是炫耀他們淵博還是自嘲他們無知,相信他們心中有數。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自古以來,國家穩定則邦國興、文化盛。有國才有家,國興則家榮,所以國家安全其實關乎每個家庭乃至中華民族的整體前途與命運。如國家不安全,社會如何能安定、經濟如何發展、文化如何延續?

    龍子明  2022-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