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隆:羊村的禍在於掛羊頭賣狗肉

2021-07-26
吳志隆
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7-26 at 10.32.09 (1).jpeg

由多位青年人組成的「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被國安部門指其涉嫌「串謀發佈煽動刊物」,引發香港輿論關注。雖有聲音認為荼毒兒童的讀物應該掃滅且應嚴厲追責,但也有聲音質疑這是動搖香港言論自由的根基,「不過是幾本孩子的漫畫書而已」。到底應該嚴厲追究還是政府矯枉過正,這件事的本質關乎香港下一代怎樣認識這個社會,也關乎香港人最重視的言論自由。

認清羊村真正的禍!

思考這個問題不能僅看新聞上的寥寥數語。被指為煽動刊物的是一套針對4-7歲兒童的繪本,名為《羊村守衞者》、《羊村十二勇士》、《羊村清道夫》,將香港比喻為羊村,用寓言來表達社會政治理念。必須指出,用寓言故事引導小孩認識我們的社會,是一種有效的教育。

專程看過這三本繪本,以2019年黑暴風波為背景,將內地人民稱為「狼」,將新移民稱為「披着羊皮的狼」,而香港人則是「羊」,書中用極具蠱惑的語言描繪說:「狼要佔領羊村並吃掉所有羊」,藉此來鼓吹煽動仇恨內地人和新移民,製造族群歧視和排外意識。

筆者確實欣賞創作者的創意,但更被他們的用心險惡所震驚,如果香港真是他們筆下的「羊村」,那我們的羊村確實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但危險不來自他們口中的外患,而是村中有居心叵測的羊正在掛羊頭賣狗肉,企圖欺騙整個羊村去滿足它們的別有用心。

上述三本刊物中所描述的「羊村」,顯然不是香港的真實情況,也不能簡單以一句「藝術創作」輕輕帶過,而是刊物作者為了向尚未熟知政治的幼童去灌輸一個作者希望兒童認可的香港政治狀況,處心積慮設計出來的一些情節,與2019年的香港社會密不可分。

扭曲的正義製造抗爭魔童

2019年這場社會暴亂的背後原因十分複雜,內地與特區的關係更不是狼與羊的關係。這些斷章取義地扭曲事實的書,向年幼孩童灌輸傳達一個充滿族群仇恨的意識形態。在他們的故事中,破壞社會秩序是「抗爭義舉」,害怕承擔法律責任而外逃的12逃犯是反抗司法的「12勇士」,罔顧社會醫療需求而強行罷工的行為卻被描述為抵抗暴政的「義舉」。

根據警方的通報,公會不僅透過「羊村」系列向幼童散佈一種極端偏頗的政治觀念,甚至鼓吹反政府及崇尚暴力,極易形成黑白不分的反社會畸形人格,及有犯罪傾向。這個言語治療師公會甚至濫用「專業身份」來舉辦親子閱讀會,向幼童大肆灌輸「反政府主義」,煽動幼童憎恨特區政府及司法制度、煽惑使用暴力及不守法,行徑與魔教無異,令人髮指。

這些扭曲事實的書籍若得以繼續流傳,必然會為一批幼小讀者的心靈建構一種充滿偏頗的政治觀念,甚至渲染暴力崇拜思維,則無異於引導孩童入魔。

按照這種邏輯,未來一旦孩子認定學校「不義」便可結集抗爭,一旦認定家長的管教是「高壓」,便可「暴力起義」,這些圖書的出版目的難道不是企圖為香港培養一批可以繼續衝擊社會治安的「抗爭魔童」?

這個所謂「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在黑暴期間成立,有鮮明的政治立場,組織網站明確表態「抗爭到底」、「敦促當權者回應五大訴求」,卻未見這個組織有對言語治療方面的發展有任何的規劃,所謂的「專業」令人存疑。三名主要成員卻在整場黑暴浪潮中擔任重要角色,有人於2019年因非法集結被捕,被判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罪成。

今年「七一」前夕更在銅鑼灣設街站派發兒童繪本及文宣,當轟動全港的刺警案發生後,該公會於社交媒體發文悼念疑兇梁健輝為「勇士」,可見該公會雖然標榜是言語治療師的專業組織,但具體行徑卻是專注政治抗爭,而不談本業,唯一令公眾有印象的就是創作一套黑暗扭曲的繪本來荼毒幼童,這難道不是一個應該予以嚴厲打擊的「掛羊頭賣狗肉」的政治組織?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卻自行錯過「求生」機會,拒絕修改政綱、拒絕改弦易轍,更拒絕自行解散,鄒幸彤之流還在不自量力負隅頑抗,這不過說明「支聯會」是作賊心虛,內裡有大量不可告人的秘密。

    卓偉  2021-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