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為何教協還要退出支聯會?

2021-08-02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02 at 10.51.37.jpeg

教協表示,考慮到政治環境轉差,上月底決定退出支聯會,但指退會後平反六四的立場不變。

多年以來,支聯會藉炒作六四斂財,並與民陣及教協的關係千絲萬縷,一同參與「黑暴」及「港獨」運動。這些團體的惡行確實是罄竹難書,被取締亦只是遲早的事。但無論如何,比較有趣的是,為何教協還要退出支聯會呢?

教協退出支聯會,用意當然是「割席」。但《港區國安法》成立一年有多,現在才想到「割席」,是不是有點遲了?《港區國安法》成立之前早有風聲,如果任何組織於立法後洗心革面和真誠公開道歉,或許仍有半點生機。但立法以來,教協還不斷支持因宣揚「港獨」而被解僱的教師,立場十分鮮明,如今才想到與人「割席」?是否已經遲了?

有什麼人應該與「黑暴」及「港獨」勢力「割席」呢?就是本身完全沒有參與或支持「惡勢力」的人,他們「割席」才有意義。舉一個例子作為比喻,某人本身明明是「黑幫份子」,現在與他一同犯案的夥伴被拘捕,某人走出來跟夥伴「割席」,這會有什麼意義?你們明明是同黨啊?警察暫時只拘捕你的夥伴,不代表你無罪!更不表示警方不敢拘捕你呀!這種「疑犯跟疑犯割席」的做法,到底有什麼意義?

遙想當年泛民、黑暴、港獨份子和黃絲帶等等說過「核爆都不會割席」,如今卻紛紛「跳船」,這是什麼光景?教協「怕死」,跟支聯會「割席」也算了;但你既然「怕死」,為何還要裝腔作勢,說什麼「平反六四的立場不變」?還夠膽說「政治環境轉差」這些鬼話?多年以來,這班人就是藉炒作與六四相關的假新聞欺騙港人,鼓吹「仇中」及「港獨」,如今教協等亂港組織節節敗退,明明在「跳船」了,還夠膽舊事重提的惹事生非?正如港府話裡有一句:「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天下間哪裡會有這種好事?

教協與支聯會「割席」,仍代表組織中的人仍有一絲暇想,認為自己是教師組織,政府應該不敢妄動。有一種講法,港府亦怕教師紛紛移民云云。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只要違反《港區國安法》,一樣會被拘捕。教師不可能會是例外。在傳統倫理上,為人師表居然走去煽動學生出來作奸犯科,根本應該罪加一等。

總的來說,教協退出支聯會的行為,即代表了相關決策人還會以為自己可以因為教師的身份而逍遙法外。他們仍繼續錯判形勢,以為只要躲回去「大後方」並大玩「擦邊球」便會無恙。例如,他們的如意算盤是,自己沒有直接喊「港獨」,但他們走出來「不支持港獨」,並捍衛人家「討論港獨」的權利。又例如,有教師因宣揚港獨而被解,教協便跳出來幫忙打官司等等。教協如今還以為可以玩這種「曲線港獨」的遊戲嗎?

其實,很多事已講得清楚明白,但港人還是聽不明白。《港區國安法》成立後仍有港人斗膽犯案。眾多泛民議員總辭前,甚至乎建制媒體也連番作出警告了,所有泛民居然漠視不理。如今教協明明自身難保,居然仍走出來退出支聯會,還膽敢高呼平反六四之立場不變。如今「人民日報」及「新華社」點名批評,教協竟然作出回應,說什麼「失望和遺憾」?

只能說,港人可能是太自大、或智商及想像力都太低;亦或許是反應太慢。因此,「殺雞」根本無法「儆猴」。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支聯會的名稱自公司登記冊中剔除後,其組織即告解散,但是支聯會的每名董事(或常委)的法律責任,仍然持續並可強制執行,猶如該公司未曾解散一樣。

    陳凱文  202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