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紹爾:港台回歸政府部門是正確方向

2021-08-12
王紹爾
民間關注公共廣播服務機構政策小組召集人、貴州省政協委員
 
AAA

Untitled212.jpg

最近港台正朝著一個正確的方向發展,就是回歸政府部門,擔任政府喉舌角色。例如港台和央視合作,特首林鄭月娥出席一個央視慶祝中共建黨百年的活動上表示,香港電台會致力與中央電視台建立長期合作夥伴關係,讓更多合適的內地節目在港台播放。她稱自己是央視的忠實「粉絲」,經常收看央視的節目,港府會鼎力支持央視的精品節目在港台播出。

新任廣播處長李百全上任後決意整頓,先後抽起多個電視節目,包括《鏗鏘集》等。其內容涉及中大學生會內閣「朔夜」,公然挑戰國安法,將國安法稱為「惡法」,鼓吹國安法頒布後香港處於所謂「黑暗時刻」,支持2019年黑暴暴動,將暴徒稱為「義士」,宣稱要「竭盡所能對抗不義政權」,明確表示要抵制國安法教育在校園的實施,並刻意割裂內地與香港的關係,涉嫌分裂國家,鼓吹「港獨」。

2020年7月,港台電視部《鏗鏘集》播出有關2019年黑暴期間發生在新界元朗的「721」襲擊事件的調查報道,當中提及一些在「721事件」中出現過的汽車,以及這些車輛的車主,和他們與事件的關係。《鏗鏘集》編導蔡玉玲,因2019年「反修例風波」和「721事件」的歪曲報道節目而被逮捕起訴,這是香港首次有記者因查冊而被檢控並定罪。

《鏗鏘集》還通過黃師滲透到學校教育中,九龍塘宣道小學課堂上強迫學生觀看《鏗鏘集:觸不到的紅線》。該集節目以討論「香港獨立」為主題,介紹幾個聲稱探討「香港獨立」可能性的「港獨」組織,內容赤裸裸宣揚分裂國家。

《鏗鏘集》節目指屯門青山灣入境處事務中心職員以不人道方式對待被羈留人士,並質疑入境處決定羈留的合法性。結果4個入境處人員協會發表聯署聲明,嚴厲譴責港台言論極不負責任、立場偏頗、失實及不公正,不僅誣衊前線人員的專業,而且嚴重損害入境處的聲譽。

除《鏗鏘集》外,港台製作的一系列觀點類欄目,《左右紅藍綠》、《頭條新聞》均以惡意抹黑警方、煽動仇恨著稱;《台灣故事》又以宣揚「台獨」、分裂國家為職志;港台長期利用虛假炒作的手段製作節目,還以新聞報道、評論作掩護,助長黑暴、抹黑警方、公然鼓吹「港獨」「台獨」,把港台堂堂公營廣播機構、政府部門變成公然反中亂港的政治工具。更令人不可接受的是,港台拿新聞自由、編輯自主當作護身符,從不聽取、接受公眾的批評,更遑論採取改進行動,儼然是針插不入、水滴不進的「獨立王國」。

港台在過去兩個年度內7度被裁定投訴成立,被通訊局發出1個嚴重警告、3個警告及2個強烈勸喻。「香港電台節目關注組」曾發動聯署,投訴香港電台製作的節目成為反中亂港平台,獲355位傳媒界人士聯署。

港台是一年花費10億元公帑、有700多人編制的政府廣播機構,製作的節目理應具質素保證,但結果卻令市民大失所望,在港台的電視頻道,大多數節目收視長期只有0.1點至0.2點,而且每天平均長達9個小時收視更是0,變相把納稅人血汗錢倒入海。但港台卻自製「欣賞指數」,懶理收視低迷。

從無禮追擊特首的港台節目主持利君雅,到為助暴徒逼迫女行家的港台實習記者,港台已因立場偏頗的報導備受批評。港台百孔千瘡,是特區政府肌體上的毒瘤。如何處理港台問題,考驗特區政府的管治能力。

筆者最早在臨立會提出要求改革港台,和時任廣播處長的張敏儀爭論激烈,當時陳方安生還去信立法會主席投訴抗議我,遭范太還信表明議員在議會有發言權。

據立法會CB(1)1202/09-10號文件,民間公營廣播監察小組召集人王紹爾在2009年11月19日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表達下列意見 ⎯⎯

(a) 支持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保留港台的政府部門身份,同時使其擔當公共廣播機構的角色,擴展服務範疇,提升機構管治及加強對公眾的問責;

(b) 作為政府部門,港台應是政府一員,受公務員隊伍的既定內部程序及管控機制約束;

(c) 港台應擔任政府和香港市民的喉舌,促成政府政策的順利落實,利便公眾表達意見;

(d) 顧問委員會就編輯方針和節目標準向港台提供意見,合情合理。倘若顧問委員會的意見不符合公眾期望,市民有其他途徑表達意見;及

(e) 應把《約章》中有關「維護港台的編輯自由」的提述刪除或修改。

港台作為公營廣播機構、政府部門,亂象叢生、積弊難除,甚至淪為煽「獨」縱暴、挑戰「一國兩制」底線的喉舌,問題根源在於港台不認同「一國兩制」、不尊重香港回歸祖國的憲制秩序,港台的管理層亦不符合愛國者的標準。

港台的編輯自主必須符合「一國兩制」原則,更不能打着新聞自由、編輯自主的旗號,以新聞報道作包裝,販賣分裂國家、鼓吹暴力仇恨的資訊,誤導荼毒港人,損害香港繁榮穩定和國家安全利益。為免港台再以「編輯自主」作為「擋箭牌」,在反中亂港的歪路越走越遠,政府必須下決心改革港台、撥亂反正,讓港台回歸政府部門,擔任政府喉舌角色,方有重生的希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