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解決房屋及發展問題 鑰匙就在新界

2021-08-23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23 at 10.27.35.jpeg

政府正就新一份施政報告進行諮詢,這也是現屆政府任期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房屋問題依然是各界關注焦點。建制派兩大政黨民建聯和經民聯早前會見特首林鄭月娥提交施政報告建議時,都不約而同的提到大力開發新界。其中民建聯建議將新界北發展為創科中心,中環繼續為金融中心,龍鼓灘、屯門內河碼頭及明日大嶼則為走廊,形成「雙中心一走廊」發展模式。經民聯則提出全面開發新界,釋放新界土地,將新界打造為「安居之區」、「融合之區」、「創科之區」。

有人或者會認為現屆政府只剩下不足一年任期,大舉開發新界需要以年計時間,現屆政府根本不可能會推動。這種短視的看法根本經不起推敲,現屆政府仍然有足夠時間開展大規模發展計劃,至少是進行前期研究,難道因為政府任期只剩下一年就要當「看守政府」,一味小修小補等待任期完結?任期問題絕非政府不作為的理由。

而且,房屋問題是香港的頭等大事,解決房屋問題也不可能只靠一屆政府的努力,在房屋政策上必須有一定的連貫性,只要是好的政策,就不會出現因為政府換屆就「全部推翻」的問題,例如不少梁振英任期內的房屋政策,到了林鄭政府依然延續。中央本身就高度重視政策的連貫性,只要是有利於解決房屋問題的政策,林鄭政府開了頭,將來不論誰做特首相信都會延續下去。所以,對於房屋問題必須有時不我待的心理,不能因為只有不足一年任期就「做一日和尚就敲一日鐘」。

兩大建制派政黨都將香港房屋問題和發展問題的解決路徑指向新界,這個方向是正確的,相比起不知何年何月才見到成效的明日大嶼,新界的土地是看得到,觸得及,用得著,關鍵是有沒有全面規劃的新思維以及推動落實的決心。

新界幅員廣闊,不少都屬於未開發用地。但回歸24年,新界特別是新界北的發展卻極其緩慢,在規劃上不但流於零碎,更視之為「邊境規劃」,一味用來安置發電廠、堆填區、大型墳場及工業區等厭惡性設施,所得土地亦多用作工業用途。

為什麼新界一直缺乏全面規劃?當中有兩個原因:一是回歸前港英政府無意發展新界,只視之為邊陲地帶,用來「區隔」內地與香港的邊境,令到大量新界用地完全沒有發展。二是回歸後政府開始重視新界發展,但在思維上依然未有擺脫港英時期的「邊境規劃」,依然視新界為香港的「邊境」,再加上收地制度的僵化,又涉及各種環保問題,令政府知難而退,一直未有大力開發新界。

但現時情況已經不同,開發新界具有很大迫切性:一是房屋問題日益惡化,需要大量土地滿足市民安居需要,新界正可以在短期內提供大量可建屋土地。二是香港發展的需要。「十四五」規劃綱要為香港帶來八個方面的發展機遇,其中既包括四個「傳統中心」的提升與建設,也包括四個「新興中心」的發展。但不論是四個「傳統中心」或是四個「新興中心」,都在在需地,在現時香港市區用地基本飽和的情況下,不論是滿足住屋需要還是香港的發展需要,都必須將眼光放在新界。三是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中,新界是香港與內地大灣區城市重要「連接帶」,新界再不是邊境地帶,而是大灣區的中心地帶。既然是中心地帶,自然要有中心地帶的規劃。

特區政府要開發新界,首先要對新界有全盤規劃,包括發展什麼產業、附近有哪些商住配套、交通如何安排;將來是否用將部分政府設施遷移到新界;以至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是否需要減少等,都必須有全面的研究和部署。而不是一時將新界用來建殯儀城,一時用來建焚化爐,之後又說要發展創科高增值產業,整個規劃自相矛盾,自打嘴巴。特區政府需要拿出新思維、拿出決心推進新界開發,同時也要與深圳溝通,共同規劃發展新界,各自為政以至以鄰為壑思維,必須丟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大勢所趨的「共同富裕」或是一個契機,只要增加建屋土地,供應隨之增加了之後,更加重要的就是可重啟類似的置業資助貸款的計劃

    汪敦敬  2021-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