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阿富汗變天,對中國意味着什麼?

2021-08-25
路易
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21-08-25 at 17.51.55.jpeg

阿富汗實在是多災多難,歷史上內部一直是部落分治,無統一認同;外部強敵環伺,誰都想控制這個亞洲十字路口。這樣的國家難以逃脫混亂輪迴的命運。

蘇聯在此10年的戰爭把自己拖死了,美國在此20年的社會改造也失敗了。也難怪,美國那套三權分立自由民主,怎麼可能適應大多數人民還處於蒙昧狀態的阿富汗?完全是空中樓閣。美國的潰退,對其傳教士一般的制度輸出理念也是極大打擊。

翻看中國網絡,有很多人支持奪取政權的塔利班,認為塔執政對中國是個大好消息。一方面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心態,美國輸了就等於中國贏了,美國從身邊撤了威脅就離我們遠了。一方面因歷史「人民決定論」,認為塔利班是人民的選擇,值得支持。

中國政府的行為更加深了這種印象,外交部長王毅在阿富汗變天前已正式會見塔利班高層。如此高調會面讓國人覺得國家早有深謀遠慮,接下來會下一局大棋。

但老實講,從任何維度,塔利班的執政對中國都不是好事。

第一,邊疆安全。

因宗教、政治、人口構成等原因,中國西域一直是極端思想的溫床,中國投下了很多資源在新疆剛剛能維持穩定。但現在信息傳播模式日新月異,極端組織的滲透模式也由明轉暗,西域對中國戰略精力的牽扯一直很大。

塔利班是什麼組織?其終極目標很明確:消滅全世界所有異教徒。

美國在場時,塔的目標是把美國趕走,把政府軍消滅。美國不在了,塔一定要尋找下一目標,否則他們就失去了在支持者心中的合法性。這是他們的組織性質決定的。而中國境內的穆斯林,按照他們的理念,是世俗化的穆斯林,是「被壓迫」的穆斯林,他們真的會坐視不管嗎?

過去疆獨恐怖組織「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與塔利班深度合流,曾經塔利班武裝中甚至還有一個由「東伊運」分子組建的幾百人的「中國營」。東伊運頭目阿卜杜勒· 哈克·蒂爾基斯坦尼及其同黨就在美軍於阿富汗的軍事行動中被擊斃。

雖然今時不同往日,但塔的原教旨主義綱領從未改變怎麼可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即便其高層向王毅承諾,決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領土做危害中國的事情,但誰會期待他們信守承諾?即便不主動扶持,如果疆獨勢力進入阿領土,塔利班真的會配合中國反恐對抗自己的「穆斯林兄弟」嗎?

之前,美國在阿富汗的存在客觀上是一個穩定器,極端勢力能被壓制。但美國撤走形成的真空很容易讓極端勢力再次做大、擴散。單看中阿邊境可能易守,但在此局面下,極端勢力很可能鞏固自己的實力並進入其周邊中亞國家活動,這勢必將惡化中國西域的防衛形勢,增加中國在此的戰略牽扯。在中美關係緊張,南海、印度、台灣方位壓力增大的情況下,這絕對不是好事。

第二,海外利益。

除去國內安全,中國的海外利益也將受到威脅。尤其一帶一路戰略中,中亞是重要節點。如果當地局勢不穩,中國的投資和人員必然受損。

早在2000年,時任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陸樹林與當時的塔利班領袖穆罕默德奧馬爾會面,奧馬爾同樣承諾塔利班不會允許任何組織用其領土從事任何反對中國的活動。後來中冶集團與阿政府達成協議,以30億美元的價格投資塔利班統治地區內的阿依奈克銅礦,租期30年。然而,筆者相熟的一位國家級媒體外交專項記者透露,該項目自簽訂起不斷受到當地武裝組織的騷擾,安保問題始終無法解決,導致開發至今停滯。

這還是塔利班頭號人物的承諾。

開發中亞,阿富汗是繞不開的位置。自2016年南通至阿富汗海拉頓的中亞班列首發開始,中國開始通過阿富汗鏈接中亞。近年,中阿兩國一直希望將中巴經濟走廊擴張至阿富汗境內。計劃中的烏茲別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鐵路,也很可能成為中國一帶一路的新項目。中國政府之所以敢去,就是寄希望於塔利班執政需要外部投資的心理。但是塔利班就是塔利班,不管是看意願還是看能力,它真的能保護中國在阿利益嗎?相信所有人都會打個問號。而中國也不可能直接介入阿內政,如果吃虧,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

第三,不穩定政權。

回到奧馬爾對中國承諾的落空,就要提到塔利班最大的問題:政權不穩定。

首先,這是這種以極端主義為綱領的組織的通病。溫和理性派永遠不如激進強硬派「正確」,誰敢搞溫和就必然會有激進勢力來搞內部鬥爭。

其次,這是一個鬆散的民兵組織,而非高度組織化的執政黨,上面即便說一,下面也可能做二。這從此次塔利班進駐各地的過程也能看出。塔利班發言人稱將允許女性工作和學習,但有些地區已傳出在學校和工作單位驅趕女性的新聞。到底哪個是塔利班?其實都是。

此次在天津見王毅的是一直負責對外斡旋事務的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此人一向溫和,一直標榜與國際恐怖主義劃清界線。然而這些承諾強硬派能乖乖服從嗎?何況他剛剛結束8年監禁,是否還能掌控局面更是問題。現在已有消息傳出,有傾向與基地組織保持關係的塔利班高層另外成立了新政團,對抗與美國協商的塔利班高層。

除了政治理念分歧,基層、前線派也對一些常年居住在國外、過着優越生活的當權派心存不滿。未來內鬥只會更劇烈。如果輕易相信與塔高層的承諾,迷信與某些人物的關係,則可能血本無歸。

這只是塔利班內部的問題。而擴展至阿富汗的國家層面,複雜的民族和政治勢力就亂上加亂。近期,阿富汗前政府的副總理薩利赫已經與北方聯盟的領袖結盟,共同反抗塔利班。所以,塔全面執政只存在於理論,內戰看來不可避免,隨之可能出現的難民和邊境危機也必然波及中國。

任何國家攤上這麼個鄰居都要頭疼,如果再要合作、投資,則風險更高。阿富汗不穩定的政權,對中國絕對是個大麻煩。

第四,美國戰略抽身。

美國撤軍雖然向全世界昭告了「美式外交」失敗,使其影響力和可信度大打折扣。但從另一面講,這也是及時止損,重新布局的開始。如今中美關係如此緊張,可預見美國將把省下的戰略資源投放到中國周邊,更密不透風的圍堵中國。

綜上,從中國的角度看,未來將面對一個更混亂的鄰國阿富汗,更危險的邊境環境,更高風險的投資環境,外加更窒息的戰略形勢。怎麼看都不可能是好事。阿富汗的變局如亞馬遜雨林中的蝴蝶一樣,隨時可能掀起一場龍捲風。宣傳塔利班執政對中國有利的媒體和分析家,可以休矣。

至此,中國政府要真實的思考如何保全自己的利益,主動布局,不能每次變化都被動接受,都迷信「做好自己的事即可」的思路,要進退有據為自己創造更好的國際環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