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慶玲:阿富汗婦女現代化之路

2021-09-13
 
AAA

 shutterstock_2030300420.jpg

作者是雲南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副教授


隨着塔利班武裝力量捲土重來,阿富汗婦女現代化處於關鍵的轉折點。阿富汗婦女的家庭與社會權利,能夠在什麼樣的程度內得到維護,這個話題的確令人十分關注。

阿富汗位於亞洲大陸的中心,是絲綢之路的樞紐地區,是大國爭奪戰的主戰場,也是文化交往的舞台,經歷了早期的祆教化、希臘化、佛教化、伊斯蘭化,以及近現代以來的歐化、蘇化、美化和近來的伊斯蘭復興。長期以來,阿富汗就是一個不相統一的部落社會,性別隔離和女性幽居制度是阿富汗傳統部落社會的風俗。

按伊斯蘭規定,婦女的聘禮是屬於婦女的財產,但在阿富汗卻不是這樣。阿富汗婦女就是男性財產的一部分,依附男性,就如同牲畜、土地、房屋帳篷一樣。

阿富汗現代化第一次浪潮始於20世紀初,國王阿馬努拉在1921年頒佈了《家庭法》,對多妻制實行嚴格控制。1923年,《行政法》把以前由毛拉(伊斯蘭教職人員)處理的家庭問題收歸政府處理。國王成立了第一所女子學校,1928年秋派女學生去土耳其接受高等教育。這引起毛拉叛亂,1929年阿馬努拉被迫下台。

社會不穩定甚至戰亂已經成為阿富汗的常態。阿富汗最長的相對安定時期,是國王查希爾(1933年至1973年)在位的40年,這時期婦女現代化得到一定的發展。

1953年到1963年,達烏德首相執政,阿富汗社會政治經濟現代化取得長足進步。1957年,國內已有22所女子小學,喀布爾大學有兩所女子學院,出現了女播音員、女歌唱家和女職員。傳統的毛拉認為,婦女的聲音和身體不能夠被家庭成員以外的人聽到與看到,這無疑是對禁區的突破。

1959年8月獨立節發生一件大事,被西方學者稱為「本世紀最重要的社會、政治和經濟事件」,那就是首相、大臣及其不戴面紗的妻子兒女出現在觀禮台上,這似乎表明阿富汗婦女將要告別面紗。

1963年首相達烏德辭職,查希爾掌握實權,在接下來的10年里,阿富汗實行中立的對外開放政策,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化城市化進程加快。1970年,喀布爾人口接近60萬,大學生人數從1952年的874人上升到1972年的8415人。然而,作為經濟主體的農業,在技術和組織方面仍然沒有取得突破。城市人口不斷增加,這就使阿富汗婦女現代化主要是在城市展開,農村仍舊未變。

在保守毛拉的反對下,20世紀60年代末,政府不得不禁止年輕婦女到國外學習,婦女組織為此發動幾百名學生進行抗議。1970年,穿西方服裝的女教師和學生被歹徒槍擊和潑硫酸,大約5000名女性示威抗議。

1973年,達烏德東山再起,阿富汗共和國成立,實行世俗化改革,實行男女同工同酬和男女平權,但這個時期阿富汗的主體經濟仍舊是落後的農業。1978年4月至1979年12月,阿富汗政治局勢動蕩不安,三位總統先後被殺,阿富汗人民陷入血與火的深淵之中。

人民黨重新執政後,針對99%婦女不識字的情況,發動了強制性的識字運動,目標是在一年以內讓教會包括女性在內的全部成年公民擁有基本的讀寫技能。識字運動在農村遭到抵抗,村民把工作人員打傷並趕出村莊。

1979年12月25日,蘇聯入侵阿富汗,扶植卡爾邁勒執政。新政府為了維護社會穩定,放慢改革步伐。1980年,政府提出在城市用七年、在農村用10年時間掃盲。社會事務部長阿娜希塔承認,對於婦女強迫教育是錯誤的。在整個20世紀80年代,阿富汗政治經濟方面的現代化(也可以說是蘇聯化)傾向十分明顯。

1989年,在阿富汗城市裡可以看到政府部門和社會組織的女性職員和播音員,晚間新聞由女性和男性共同播報,女性不蒙面紗也不戴頭巾,新聞機構有女性技術人員和記者。在工廠和貿易公司,甚至在軍隊里,女性和男性成為同事,在辦公室和其他工作地點沒有性別隔離制度。這在伊斯蘭國家是比較少有的現象。

同時在那個時期,阿富汗抵抗運動蓬勃發展。在戰火硝煙之下,大部分婦女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難以保障。1989年2月,蘇聯完成從阿富汗撤軍,和平沒有隨之而來。1996年至2001年,塔利班佔領喀布爾,婦女和女童失去了學習、工作或旅行的權利。婦女現代化來之不易的成就化為泡影。

2001年12月,在美國支持下的政府組建的原則,是吸收包括婦女組織在內的非政府組織。2002年,國際婦女節的主題被定為「阿富汗婦女的今天:現實與機遇」,喀布爾舉行慶祝國際三八婦女節活動,標語「婦女教育就是一個民族的教育,女人是家庭的明燈」。

阿富汗臨時政府副主席兼婦女事務部長薩瑪爾說,慶祝塔利班的統治成為歷史,國際婦女節給阿富汗婦女重新站起來的機會。在這之後20年中,處於美國佔領下的阿富汗婦女的確獲得旅行、學習、開車、化妝和自己選擇服裝的自由。

然而,美軍的駐紮沒有從根本上改變阿富汗社會經濟結構與文化特質。阿富汗各派武裝力量仍舊擁兵自重,相互之間的較量從未停止。阿富汗婦女現代化成果沒有得到充分的鞏固。

隨着美國撤軍,塔利班捲土重來,阿富汗婦女的命運再次受到世人關注。2021年8月16日,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決議,呼籲在阿富汗建立一個具有代表性和包容性的新政府,保證「婦女充分、平等和有意義地參與」。

塔利班發言人穆賈希德在8月17日的回應是,阿富汗婦女將接受伊斯蘭教法。該組織的代表表示,婦女的權利將得到承認和尊重,但許多人仍持懷疑態度。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塔利班要建立一個具有包容性和代表性的新政府,就必須給予婦女權利更多的關注與支持,以獲得國內民心的支持與外部世界的認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僅經過幾天的激戰,塔利班稱,擊斃反抗軍4名高層官員,拿下反抗軍佔領區,已全面控制潘傑希爾省,宣布阿富汗戰爭結束。不過,有報導稱,塔利班能如此迅速拿下反抗軍,背後得到神祕力量支持。

    銀鳴  2021-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