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勇飛:為甚麼一定要民主黨參選立法會?

2021-09-20
劉勇飛
時事評論員
 
AAA

 30.jpg

繼民主黨副主席李永達上月初被傳媒拍得靜悄悄地離港赴英後,其同是民主黨的妻子陳樹英日前亦已抵英與李會合,亦有消息指民主黨另一元老單仲偕近日亦已離港並正身處美國。民主黨接二連三有元老級人士離港,僅留下部份在2019年並無參與修例風波的資深人士在香港操持大局及協助少壯派,哪麼究竟是我們為了甚麼一定要讓民主黨參選立法會?還是民主黨為甚麼一定要參選立法會?

昨日(19日)舉行的選委會界別分組一般選舉,是香港新選舉制度正式落地後舉行的首場重要選舉,惟民主黨卻無一人報名參與。至於在12月19日舉行的新一屆立法會選舉,民主黨主席羅健熙一直向外堅稱會本月26日召開會員大會後才決定是否參與立法會選舉。

先從「我們為了甚麼一定要讓民主黨參選立法會?」的問題與角度思考出發。如果民主黨參選,第一可能是為了推高投票率避免澳門立法會選舉低投票率的情況;第二可能是為了體現新選制是民主的;第三可能是為了香港需要忠誠反對派。

綜觀上述三個可能,似乎都不成理由,甚至乎是不合邏輯。畢竟,由中央今月初主導的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是一場不惜與美國等外國勢力翻臉而作出了相應犧牲的暗戰,可說國家消耗了一些元氣也不過份。因此,這麼辛苦得來的新選制結果,怎會突然為了推高投票率呢?而且,新選制正正猶如一盤冷水,能把高投票率的熱量澆熄,正是新選制的最大功能,因此投票率不高,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也是樂見的。

至於第二和第三個可能,我們也可以從諸多國家領導人的重要講話或重量級建制人士口中,得到一些蛛絲馬跡,例如:全國政協副主席兼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今年2月22日在全國港澳研究會研討會發表講話並為「愛國者治港」原則定調時,總的來說就是要做到落實「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夏寶龍其後在7月16日在北京舉行的「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回顧與展望」專題研討會上發表講話時更直白地提出:「進入特別行政區管治架構的人都必須是愛國愛港者,絕不容許任何一個反中亂港分子通過任何途徑和方式混進特別行政區管治架構,變成管治者。這是一條鐵的底線」。內地官媒新華社在舉行選委選舉的前一天也發表文章,重申「愛國愛港者治港,反中亂港者出局」,表明這是鐵的底線,絕不容許觸碰。

從夏寶龍的講話重點及新華社的重申,民主黨大部份中人,有哪些符合愛國者,又有哪些属忠誠反對派,大家心知肚明,我們更可從2019年修例風波中找出答案。所以,難道中央為了體現新選制的民主和推高投票率,所以就要讓民主黨參選立法會?別開玩笑了!

再從「民主黨為甚麼一定要參選立法會?」的問題與角度思考出發。其實,正當大家等待民主黨本月底召開會員大會的決定之時,近日有媒體爆料政界在流傳一張民主黨的參選名單,其中羅健熙、副主席梁翊婷、立法會前議員涂謹申及鄺俊宇、區議員袁海文等較為人熟悉的名字都榜上有名,更有傳民主黨近日已密會由袁彌昌牽頭的中間派參政組織「希望聯盟」高層,包括談到如何協調擺位等選舉策略和部署。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月底(24日)回應傳媒查詢時曾公開提出疑問,議政、論政、參政,是政治組織存在的價值所在,反問如果三者全都不做,或許要懷疑這個政治組織的存在價值是甚麼。雖然羅健熙當時回應特首的疑問時顯得「牙擦擦」,但以政界流傳民主黨的參選名單,可見羅健熙背地裏做了不少功夫。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近日也提到反對派人士若不願意加入愛國陣營,堅持要在管治架構外活動,相信空間有限,人數亦不會多,故建議願意在憲制框架內發揮制衡作用的反對派人士加入愛國陣營,充當制衡政府或推動改革的角色,又相信未來會有更多忠誠反對派等新興政治勢力參與選舉。因此,建議民主黨有意參選的人士,可轉投民協、新思維、民主思路等較為溫和理性的泛民主政團參選,既為香港出謀獻策推動改革,同時令自身不至於斷了後路和斷了財路,畢竟在流傳民主黨的參選名單中,有人正在供樓甚至在最近才購買了新樓。

因此,我們要重新思考第一段提出的問題,究竟是我們為了甚麼一定要讓民主黨參選立法會?還是民主黨為甚麼一定要參選立法會?走筆至此,心水清者,心裡自然有答案。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