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譚耀宗不獲赴京,是一個好開始

2021-10-17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8.jpg

近日,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接獲國家防疫部門通知,不批准出席下星期在北京舉行的人大常委會會議。據悉,由於香港至今仍有不明源頭本地確診個案,因此他不獲准出席,在港亦不會以視像開會。有傳媒報道,早前譚惠珠亦因本港疫情關係不獲准上京。

為何連人大常委也不能上京呢?疫情爆發了1年10個月,香港的防疫水平依然無法達標,如果「通關」或繼續任由少數港人北上,將會成為全國的一個「防疫缺口」,並增加內地受感染的風險。為甚麼直至今時今日,香港仍有「不明源頭本地確診個案」呢?

香港對海外國家的防疫漏洞百出,在毫無科學根據的情況下,早前准許部份已接種兩劑疫苗的海外訪港人士,只須作7天的隔離:

眾所周知,即使已接種兩劑疫苗的人,一樣會感染病毒。接種疫苗並非只為了個人防疫,而是透過全民接種而製造出「群體免疫屏障」的效果。此外,疫苗對變種病毒的防禦率大幅下降,據以色列當局公布,大概只有40%左右。

近日,西方國家的疫苗接種率只到不足60%左右,且確診個案不斷攀升。據稱,新加坡的疫苗接種率已達83%,但於10月16日的新增確診個案卻有3,348宗;7天平均有2,995宗。很明顯,這「群體免疫屏障」的構上,基本上是完全失敗的。

隔離14天至21天的規矩是經科學驗證的。由於早前一般患者的發病都在14至21天之內,我們才有這個隔離的要求。但港府憑甚麼認為接種疫苗後,可把隔離時間減至7天呢?這連一個科學上講得過去的假設也沒有!

海外訪港人士的「指定酒店隔離」措施十分粗疏;獲豁免檢疫的群組也太多。香港的防疫系統,僅靠運氣及訪港旅客的自律:

香港的「指定酒店」沒有真正做到「密封式管理」,相關酒店的餐飲部及商場尚可招待本地客人。酒店可在同一個廚房及以同一批員工招待隔離人士及普通客人。

指定酒店內沒有任何執法人員把關。例如開房門時不宜開窗,不能伸頭出房外等規定,都完全沒有人監管。早前,還有隔離人士出走而一度不知所蹤。港府的「指定酒店隔離」完全僅靠訪港人士的自律,形同虛設。

港府至今仍容許一系列的「豁免人士」。例如,早前有外國明星及製作團隊來港拍電視劇而完全不用隔離。此外,一直以來,各國領事及其家屬都不用接受「指定酒店隔離」。他們只須作「居家隔離」而行蹤完全不受監控。因此,早前有領事家屬帶病遊走港九各區達7天以上,險釀成爆發風險。近日,17名欖球隊成員回港後,居然在隔離期間獲准可到京士柏運動場訓練。這一系列的「豁免檢疫」無可避免不斷構成疫情輸入的缺口。

港府對內地的「健康碼」措施的理解完全出錯。「安心出行」形同虛設,至今完全無法追蹤病毒。

近日,港府不斷向內地提出「通關」的要求,但自身的防疫系統卻弄得一團糟。特首居然提出,只要返往內地的港人才需要安裝「健康碼」,或把「安心出行」的紀錄上載。那麼,當有病疫爆發時,香港又如何做好病毒追蹤及隔離呢?

在疫情纏擾已有1年10個月的情況下,港府依然不清楚「健康碼」的用意,是透過這「手機應用程式」,可有效追縱病毒的傳播軌跡。當有本地確診個案時,我們可以追查此人的所有行蹤,並真正的強制要求所有曾與他接觸的人做隔離及檢測。

2.jpg

港府至今仍認為不必強制全港市民使用「健康碼」或「安心出行」。
港府沒有強制要求市民出入所有商場、商廈、商店、辦公室、街市或絕大部份娛樂場時需要「掃碼」。即連市民進入食肆時,仍可以過「填紙」方式代替「掃碼」。

此外,由於「安心出行」不會紀錄及上載市民的行蹤資料。一來市民可以完全不理會「安心出行」發出的警告。二來,市民更可以隨時「解除安裝」,所有行蹤資料便會完全消失。

如果市民在香港境內也不是必強制使用「安心出行」,相關資料又不必上傳至港府雲端,我們又如何追蹤到病毒軌跡呢?萬一再度爆發疫情時,又如何有效控制好呢?就算患者坦白說出自己的行蹤而沒有遺漏,港府又如何真正實施「強制檢查」?例如,患者曾到訪某商場,但該商場根本不必顧客「掃碼」便能進入,港府頒布的「強制檢測」,不是跟市民開玩笑嗎?

港府的防疫工作上一直做得未如理想。可是,早前行政會議成員召集人陳智思居然還在外媒面前公開說香港的防疫做好了仍未能通關,讓人摸不着頭腦。這舉動實有顛倒是非之嫌。最低限度來說,我們可以明顯看到香港的權貴及上流社會對防疫上的認知不足,至今仍出現嚴重的誤判。

為何香港權貴在疫情控制上的理解如此差劣呢?一來,他們自己在出入境時大都會有豁免權,根本不受影響。此外,一般工作階層,無法因往返內地而接受14天至21天的隔離。但權貴就算要接受隔離,至少不會影響生計。而且,他們出入上流社會,一定程度上已與香港社區隔絕。縱然香港有零星爆發,也不會對他們構成任何心理威脅。他們沒有切膚之痛,又怎會理會防疫的細節?二來,某些香港權貴只看短期的經濟效益,甚至乎認為西方的「共存」做法才對,並一直妄顧市民的福祉,才會如此輕視防疫。

筆者認為,現在連譚耀宗也不能隨便上京,對香港的權貴及港府高層算是一種當頭棒喝。如果港府在防疫上仍然沒有改善。即連港府高層及全體上下,都不應該獲准上京。我們要這班權貴同樣受疫情所影響,才會使他們開始體會到小市民在這1年10個月中的苦況。

當然,最實際的做法自然是把負責處理疫情的官員、專家及醫生等嚴懲;做到賞罰分明,香港才會有出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我呼籲仍未接種新冠疫苗的人士,為己為人,盡快接種,提高我們的接種率,共同努力,打開通關之門。

    黎棟國  2021-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