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勇飛:我國教育對香港教育的可借鑒之處

2021-10-25
劉勇飛
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317061200.jpg

隨着近月教協宣布解散,香港教育正式邁進新里程。香港回歸祖國24年以來,發生過多宗社會事件,部份香港年輕人包括大學生和中學生,總是衝在最前線做背後策劃者的爛頭卒,反映部份港人及年輕人對中國的歷史和當下的發展存在偏見偏誤,更對中美等大國的國際政治環境的認知不夠深度。路人皆見香港的教育問題不勝枚舉,但主要問題不是教育相關部門、學校、老師和學生在學術成績和文明品德的問題,而是在政治路徑和意識形態出現了愛國思想走歪的核心問題,讓我們深刻認識到香港教育出了重大政治路徑問題,而且是香港問題裏面的較為核心之一。因此,本文將參考我國教育的可借鑒之處,尋找一些適合香港實際情況以推展教育改革之用,並提出五點建議,為香港教育風清氣正,使香港更加穩定繁榮。

參考我國在2018年9月10日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會議」,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並發表題為「堅決破除制約教育事業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的重要講話;他另在今年4月19日到清華大學考察祝賀清華建校110周年校慶日並發表了重要講話。習近平近年兩次有關教育的重要講話,雖然我國有些教育體制和機制不一定適合香港,但有些地方是值得香港借鑒參考,下面將具體提出:

第一. 深化改革和重整教育部門架構。我國著名政治學者王紹光教授在《國家治理與基礎性國家能力》提過,強制能力是國家權力最基本的內容。但是,如果僅僅通過強制手段來維持國內的和平,其代價將是極其高昂的。因此,任何政治體制如果要想有效運作,都必須想方設法使其居民內化某些官方認可的觀念,從而減少在行為上製造麻煩的可能性。我們將國家培育與鞏固國族認同和社會核心價值的能力稱之為濡化能力。我國高度重視教育,重用濡化能力,從國家中央層面管治教育方面來看,國家教育部高度集權掌控整個國家的教育機器,並與由中共中央常委主管的中央精神文明建設指導委員會、中央宣傳部、公安部、國安部等多個專責教育、文明道德、公民教育、宣傳、公安、國安等相關單位互相協調,做到環環相扣,統一指揮,抓好教育,管好教育,責任重大。

反觀香港,主責教育工作的教育局,權力分散,成立一大堆委員會和組織等諮詢架構,包括:教育統籌委員會、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課程發展議會、優質教育基金、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等,分工過於精細,優點流於學術自由、專業管理專業、高度民主,但缺點則導致各有各山頭,山頭主義過於嚴重,尤其遇上大事特事,例如2019年爆發的修例風波,則無法做到統一指揮;同時,教育局亦欠缺與宣傳、公安、國安等相關部門的設立交流和工作機制,相互協調欠奉。因此,香港教育局以至一大堆委員會和組織等諮詢架構有必要進行一次較大的改革行動,重新洗牌,把重要的權力收歸教育局直接管理,例如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擁有向受資助大學院校分配撥款的財政權等,把財政權收歸己下,有助提升教育局的整體權力和威信。同時,建議教育局應不時與警務處國家安全處、公民教育委員會及政府新聞處等其他相關單位交流和工作協調,做到環環相扣,統一指揮教育工作,特別是須高度對待學校的違規個案和政治工作。

第二.升格改良「香港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 頒獎典禮。「香港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是由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創立,由教育局主辦,優質教育基金贊助,獎項旨在表揚卓越的教學實踐和培養協作的文化,以助教師持續專業發展。第一屆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於2004年9月10日舉行,此後每年都舉辦此頒獎典禮。不過,獎項的目的僅作為表揚和嘉許教師,顯然是不足夠的,也無法符合香港新時代的新需要,更無法做到中央要求「香港必須建立與一國兩制適應的新教育體制」。因此,建議香港特區政府可以仿效我國舉行的「全國教育大會會議」,以此突顯重視教育的新高度、新格局及新需要。

整理資料顯示,改革開放至2018年的中共中央十九大以來,中共中央、國務院一共召開了五次全國教育大會工作會議,除了上面提到2018年9月10日的這次外,其餘四次分別是在:1985年5月,黨中央、國務院召開了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一次全國教育工作會議。1994年6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在北京召開了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二次全國教育工作會議。1999年6月,第三次全國教育工作會議召開。2010年的一次,當時出席會議的一共是8名常委,未能出席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是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當時他正在法國考察。這五次全國教育大會工作會議,我國都重度重視並推出了重大的教育政策和體制改革方案,為我國教育指明方向,具劃時代意義。

為了香港特區更好地建立與「一國兩制」相適應的新教育體制,建議香港特區政府仿效我國「全國教育大會會議」的做法,在短期內召開一次高規格的「全港教育大會會議」或「特區教育大會會議」,為香港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指明方向,特別須在教育政治路徑方面謀出路,以示突出重視教育改革。

第三. 建議教育局成立「國家安全教育辦公室」嚴格規管教師的政治工作。習近平在考察清華大學指出,教師是教育工作的中堅力量,對學生承擔著傳授知識、培養能力、塑造正確人生觀的職責;另在「全國教育大會會議」指出,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是人類文明的傳承者。我國教師的政治路徑,一般都愛國的,只有極少數反中反華。反觀香港特區,大多數教師的政治路徑,卻是反中亂港的,更直接參與過修例風波,也鼓動學子參加,教師政治路徑問題顯要突出。

據5月26日教育局公佈的資料顯示,與2019修例風波社會動亂相關的269宗專業失德投訴,截至4月底,局方已取消3名教師註冊,並向151名教師發出譴責信、警告信、勸喻信或口頭勸喻。就參與違法活動、煽動或組織學生參與違法活動、向學生宣揚個人政見等,無論是否有守則涵蓋,當局都不會接受教師有相關行為,必定會根據教育條例嚴肅處理。由此可見,仍有為數不少被投訴的教師,未有妥善處理。

因此,建議教育局在局方下面新成立一個「國家安全教育辦公室」,把教育局負責國安教育的副秘書長恒常化並主責此新設辦公室(目前此職位僅為期六個月,至今年12月完結),以此嚴格規管這些被投訴過的教師,建立機制每年定期追蹤他們的政治思想和行為,做好政治把關工作,如有再犯,則立即以取消教師註冊作處置。另一方面,在修例風波期間沒有被拘捕或投訴的教師,遠遠不止269宗的。所以在中長遠來說,「國家安全教育辦公室」應建立一個恒常機制,專責規管教師的政治工作,要求每間大學、高等教育院校、中、小學、幼稚園的校長或高級管理人士,必須定期撰寫報告並向「國家安全辦公室」提交報告,定期監督所在學校的教師,以杜絕反中亂港教師潛移默化地影響學子的政治思想。

第四. 建議成立專責小組嚴格規管教材內容和對教材及高考試題實施審批制。今年4月初,教育局公佈高中「通識科」將改名為「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科,並在今年9月開始於中四年級推行,但是有公眾人士在4月底發現香港出版社「名創教育」出版的「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的教師參考書,內容提及「公民抗命」與「和理非」反中亂港的字眼。因此,建議當局必須嚴格、認真規管教材,並在教育局原有負責跟進教材工作的部門的基礎下,再成立專責小組專門跟進教材的政治工作,讓「公民與社會發展科」的推展工作,得以有效地貫徹落實。

此外,對教材實施准入審批機制,教材在出版前應依法由教育局審核。通過審核後方可印刷出版供學校選擇使用,並嚴肅查處含有醜化祖國、仇視警員、誘導獨立、歧視同胞、宣揚「違法達義」等內容的毒教材,並追究相關教材編寫人員、出版單位、選用教材負責人的法律責任。至於對中考、高考試題及其標準答案,教育局要嚴加審核和評估,確認無不良導向方可使用。

shutterstock_550302523.jpg

第五. 嚴厲監督和跟進學校落實及開展國家安全教育。今年2月初,教育局向全港學校發出通告,就維護國家安全提供學校行政及教育指引,並公佈國家安全教育在學校課程的推行模式及相關的學與教資源,協助學校落實相關措施,以維護安全有序的校園學習環境,以及推展國家安全教育。不過,在校園高度政治化之下,不難相信推展時會有較大反彈,包括:校方管理層、教師和學生的不配合、不尊重、不服從的情況。因此,建議由上面提到新成立的「國家安全教育辦公室」,需嚴厲監督和跟進學校落實及開展國家安全教育,專責監督學校推展和落實國家安全教育的進展,以及要求必須定期撰寫報告並向「國家安全教育辦公室」提交報告。如有違犯,必須嚴懲不貸。

香港教育系統藏污納垢,已經嚴重到了必須正視和解決的地步。為了香港的明天和「一國兩制」的未來,特區政府和教育局有必要大刀闊斧,告別修修補補的診治方式,必須痛下決心,全面改革,整頓隊伍,讓香港教育的天空風清氣正,護佑香港青少年健康成長。以上五點建議,應有助教育改革之用,並能為香港莘莘學子樹立和塑造正確的歷史觀、民族觀和國家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孩子們的學思歷程,理應有無限可能,但若背包沉重又豈能樂見作為、更談不上對生命的觸動及多元創造力必然失去。所以藉此改革,定可重啟他們對學習的嚮往,活着不只是苦幹,而是懂得甚麼叫「真樂趣。」

    李啟雄  2021-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