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為何鍾國斌想先對外通關?

2021-10-25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福山智庫研究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46.jpg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日前出席電台節目時批評,政府一直未決定與內地通關方案,認為港府應交代內地開出的通關條件。他又認為,既然與內地通關無期,就應先考慮與國際通關,「起碼有度門開畀我哋過返正常生活啊,營商、各方面嘅嘢」,並指自己曾向港府反映意見,但情況如“talking to wall”(對牆說話)。

不諱言的說,鍾國斌之言其實反映幾個問題。首先,鍾國斌所屬的自由黨,其主席張宇人是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是現屆政府「執政聯盟」的一員。換言之,假如現屆政府有問題,他所屬的自由黨也脫不了關係。既然如此,現在鍾國斌憑甚麼擺着一副在野黨的姿態質問政府呢?他有意見不能透過其主席在行政會議反映嗎?還是鍾國斌到了現在,仍是田北俊的傀儡,而田大少仍是跟張宇人不咬弦,所以意見不能向政府上達?

其次,鍾國斌至今仍是把焦點,放在何時才能對內或對外通關,絲毫沒細想對內通關為何未能成事,已經反映所謂建制陣營內部總是有些人,似乎沒有查找香港自身不足的能力。其實,只要懂得檢視香港的抗疫政策,便不難發現紕漏處處,例如今月早前又再爆發一宗源頭不明的本地初確個案,其實已是再次證明,香港根本沒有疫情追蹤和溯源能力。

究其因由,是香港至今尚未設立具備疫情追蹤功能的健康碼,即使是那個卸載完便可刪除行程記錄的「安心出行」,至今仍未規定強制應用,更不要說定點隔離酒店存在的保安漏洞,以及疫苗接種率的問題。及至近日,海洋光譜號在登船期間,報稱發現有船員疑似新冠肺炎「復陽」,而政府所謂的檢疫措施,只不過是要求身處該郵輪超過2小時的人士接受強制檢測,試問我國除了香港,還有哪裏的抗疫措施做得那麼馬虎的呢?

然而,鍾國斌有查找香港抗疫上的不足嗎?非但沒有,還要跑去充當外資的傳聲筒,指香港現時的防疫政策「過嚴」,繼而要求不如先搞對外通關。同情地理解,由於香港採取「外防輸入」的一套,外資來港要隔離至少14天,對他們帶來不便,自然覺得「過嚴」。可是鍾國斌作為立法會議員,竟然是為外資而非港人發聲,其目的又是為了甚麼呢?

難道他會不明白,在國外多地未受控,打了疫苗不等於沒有突破性感染的情況下,「嚴防輸入」才是保護港人整體健康的最佳選項嗎?難道他看不到新加坡搞了所謂的「與病毒共存」後,每日確診數字急升,之後也要在抗疫措施上有所收緊嗎?難道他會不明白香港先搞對外通關的話,等於香港已打算在抗疫上躺平,亦等於宣佈香港打算短期內放棄跟內地通關嗎?

這一切的問題,相信鍾國斌心裏都明白。既然如此,為何他又要提出不如先搞對外通關呢?是因為他仍改不了過去部分建制派愛「跳草裙舞」的惡習,以為內地也是很着緊對內通關,以為香港仍有跟內地爭取特殊化待遇的本錢,於是以先搞對外通關「拋浪頭」,以此「倒逼」內地放寬港人北上免隔離通關的條件嗎?

還是因為鍾國斌和他所代表的上流社會,本來在日常生活和醫療資源上,一早跟草根階層存在區隔,而他或他所代言的人,可能主要是跟外資做生意,因而只看到對外通關,能為他們的營商帶來好處?畢竟,對於上流社會而言,即使疫情因對外通關而傳入社區,也很有可能是先在生活環境相對差的草根社區內蔓延,即使那些置身上流社會的人遭受感染,也有本錢享用相對優渥的私立醫療服務,根本不用擔心確診人數急升所造成的公立醫療系統緊張問題。

這個問題,可能只有鍾國斌才知道,只是這番言論所折射的,似乎不只是純粹的通關問題,而是部分建制派思考問題和發言時,格局上究竟是以全國或至少是全港利益考慮,還是以自己所屬的山頭利益考慮。大家終於明白,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七月的講話中,為何強調香港的管治者要「樹立市民至上的服務意識,想市民之所想、急市民之所急、解市民之所困,始終貼基層、接地氣」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疫情期間,去中國內地要免隔離,當然要按中國內地的的要求,一如在申請回鄉證時,要提交所有內地要求的資料,沒有什麼是私隱不私隱的問題,如果不喜歡,可以不去內地,這也是常識。

    梁振英  2021-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