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中國民主有底氣 香港民主新路徑

2021-10-25
 
AAA

 shutterstock_764908306.jpg

中共中央人大工作會議日前在北京召開,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系統地闡述了民主的問題以及中國民主觀。習近平指出,一個國家是不是民主,應該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而不應該由外部少數人指手畫腳來評判,他並以「八個能否」去評價一個國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
中國近年逐步形成「全過程民主」這個有中國特色的民主觀。所謂「全過程」,就是民主不單體現在投票時的一刻,更要體現在民主決策、民主監察、民主參與的整個過程之中。習近平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形容「全過程民主」,就是「要堅持國家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既保證人民依法實行民主選舉,也保證人民依法實行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切實防止出現選舉時漫天許諾、選舉後無人過問的現象。」
這一套中式民主觀,重視的是人民當家作主、人民在民主過程中的參與,最終目的是達致良好管治,中式民主觀重視的是政道。相反,西方民主觀重視的卻是政體,主要是代議制民主、政黨輪替、投票制度等。本來,中西對民主各有定義各有重點,但過去主流民主話語權卻長期掌握在西方手上,一講起民主講的就是政體,符合西方標準的就是民主,不符合的就是專制獨裁,這一套「民主對專制」的民主觀多年來一直主導着國際輿論,香港也不例外。
在這套民主話語權下,西方可以隨意祭起民主大棒,對其他國家指手劃腳,擔當起民主「教師爺」,甚至以民主之名軍事推翻其口中的所謂專制政權,將西方的一套強行複製嫁接。西方一套民主觀在全球橫行無忌。
但現在時勢已經不同,西方民主近幾十年流弊不斷, 在選舉時選民就是「皇帝」,選舉之後,民主隨即休眠,代議士獲得權力之後服務的再不是廣大民眾,而是他們的金主。選民投票之後,在公共事務、公共政策上再沒有任何話語權。正如習近平指出,「如果人民只有在投票時被喚醒、投票後就進入休眠期,只有競選時聆聽天花亂墜的口號、競選後就毫無發言權,只有拉票時受寵、選舉後就被冷落,這樣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
至於西方民主自吹自擂的「普及而平等」選舉,亦已千瘡百孔。法國經濟學家茱莉亞‧卡熱(Julica Cage)在其新書《民主的價碼》中,就以大量的數據和事實,證明金錢已成為西方政治舞台上的要角,民主儼然成為少數人的遊戲,有錢人再不是一人一票,而是一人兩票,一張是選票一張是鈔票。
習近平提出的中國民主觀,與西方的一套有很大不同,明顯有與西方民主分庭抗禮之意,破除西方對於民主話語權的壟斷,特別是「中國之治」近年愈來愈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認同。《紐約時報》分析文章直指,中美疫情的對比以及美國總統選舉的亂象,讓中共大大增強了對自身統治能力和中國模式的信心。根據多家國際機構預測,中國有可能提前到2028年經濟總量趕上美國。國際形勢上的「東升西降」,讓中國更有基礎去主動闡述中國式民主,不再讓西方壟斷民主定義。
中國對於自身民主觀的基礎和自信,也反映在香港的選舉制度改革之上,中央出台完善選舉制度,從根本上看,就是要扭轉香港民主發展的路徑,從西方的對抗式、民粹式民主之路,回到中國式強調良政善治之路。回歸以來香港民主不斷發展,但整體的路徑卻是西方以選舉為核心的一套,政制發展只有一個面向:就是實現「雙普選」,但對於落實「雙普選」所造成的民主後遺症、造成的水土不服卻未有正視。結果是香港一直沿着這條民主路徑前行,帶來卻不是良好管治,相反是選舉至上、民粹橫行、黨同伐異、內耗不斷,甚至變成攬炒香港。
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如果按西方的民主標準,已經是一場完全民主的選舉,但完全民主的選舉,卻選出大批反中、「港獨」、主張「攬炒」的「黑暴」分子,這樣的結果已經說明,香港再繼續以往民主路,注定是「此路不通」,所以才要出手扭轉,改革選舉制度。
香港新的選舉制度,正體現出中國式民主的優越性,各界均衡參與,對於政治內鬥社會撕裂的有力遏止,對於「愛國者治港」的全面落實,強化行法立法合作,加強政府施政能力。這些都體現出新選制的優越性,在過去的選舉是不可能實現。舊的選舉路已經行不通,這是回歸24年來香港最大的經驗教訓。
香港完善選舉制度,一個特點就是汲取了中國式民主的精髓,既重視投票的形式民主,更重視實質的民主,民主是否有益於民生,是否有利於香港的良政善治,這是香港民主的一條新路徑。至於反對派參不參選,投票率是高是低,不過是旁枝末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羅健熙也應思考進退。「將帥無能,累死三軍」,在他領導下,曾經的反對派龍頭大黨江河日下,立場路線左右非人,杯葛立選自傷自殘,令民主黨陷入創黨以來最大的困局。

    韓成科  2022-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