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介嶺:警惕日本高調支持台灣加入CPTPP

2021-10-29
張介嶺
香港商報董事總經理
 
AAA

 shutterstock_1971055559.jpg
9月16日,商務部部長王文濤正式向《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提交了中國申請加入的書面信函。此後,中方將按有關程序與各成員進行必要磋商。
中方此舉並非一時興起。早在去年5月,李克強總理就表示,對於參加CPTPP,中方持積極開放態度。同年1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APEC會議時就表達了積極考慮加入CPTPP的意願。一段時間以來,中方根據協定的有關規定,與各成員進行了非正式接觸,在對CPTPP條款進行了全面研究和評估的基礎上,正式提出了申請。
目前,CPTPP創始成員有澳洲、日本、加拿大、新西蘭、新加坡、越南、墨西哥、汶萊、馬來西亞、智利、秘魯11國,覆蓋了全球5億人口,這些國家的生產總額達11萬億美元,約佔全球GDP的13%。
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一旦加入,無論在人口規模、市場規模,還是貿易規模上,都將給CPTPP注入新的活力。屆時,CPTPP可望覆蓋全球近20億人口,GDP總額將逾25萬億美元,佔全球的近三成之多。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一項研究指,CPTPP以目前的形式,每年將為全球增加1470億美元的收入,這是一筆大數目。但如果有了中國的加入,全球每年收入可能會增加6320億美元,超過早期美國加入TPP所帶來的好處。
毫無疑問,中國加入CPTPP將有利於推動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進程,促進全球經濟復甦、貿易發展和投資增長。
北京申請加入CPTPP不到一周,台灣當局也心急慌忙地遞交了加入申請。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地區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堅決反對任何國家與台灣地區進行官方往來,堅決反對台灣地區加入任何官方性質的協議和組織。
今年,日本是CPTPP委員會的輪值主席,也是CPTPP中最具影響力的經濟體之一。迄今為止,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對中國加入CPTPP雖未直接表示反對,但態度曖昧。10月4日,他在就任首相後的首次記者會上說:「考慮到中國的國有土地、國企、知識產權等因素,中國能否達到TPP的高標準尚不明確。」
CPTPP是一個全面、高標準、平衡的區域貿易協定,日本一直起着主導作用。通觀日本高層表態,日本的關切主要反映在中國是否能夠滿足CPTPP在電子商務、知識產權、政府採購等領域的高標準規則之上。
日方一些人認為,以中國目前的情形,應確認北京是否已做好制度改革準備,願意遵守CPTPP苛刻的規則,不能有令人存疑之處。日本的態度可歸納為以下幾點:
一是擔心北京參照WTO談判模式,要求CPTPP成員國給予中國發展中國家特權。
二是擔心日美關係被離間。如果中國順利加入CPTPP,而美國又遲遲不願加入,按照加入CPTPP須經全體成員國同意的規定,中國將擁有對美國加入的否決權,有朝一日美國想回歸CPTPP就多了不確定性。
三是數據自由流通問題。CPTPP制定了大多數自貿協定沒有納入關於確保跨國資訊流通的透明性和公平性原則。按照「CPTPP標準」,不得禁止外企在本國設置伺服器,不得禁止公開相當於軟件設計圖的「原始碼」。
四是勞工權益。CPTPP支持國際勞工組織認可的勞工基本權益,制定了高標準的勞工保護規則,而中國在公民自由結社權、集體談判權、平等就業權,以及爭端解決機制等方面對標CPTPP存在挑戰。
五是國企補貼。CPTPP禁止補貼國企扭曲競爭,但一些國家批評中國政府對國企有隱性優惠政策,要求北京將限制國企補貼寫入國家法律。
相比之下,日本朝野對台灣地區以「台澎金馬單獨關稅區」名義申請加入的申請卻反應積極。台灣提交申請的第二天,蔡英文在推特上用日語發佈了「我們渴望加入TPP,並準備接受它的所有規則。希望日本朋友支持我們的申辦! 」
正在美國訪問的日本外務大臣茂木敏充表示「相當歡迎」,並強調台灣是「與日本有密切經濟關係的極其重要合作夥伴」。前首相安倍晉三也在推特上回應稱:「我們歡迎台灣的申請。台灣與我們有着共同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基本價值觀。」
針對北京以「一個中國」為理由反對台灣加入,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指出,CPTPP協定中規定,新申請加入的對象為國家或獨立關稅區,台灣在協定上是可以加入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9月底自民黨總裁選舉中,4名候選人都表態歡迎並支持台灣申請加入CPTPP。事實上,自民黨提出的選舉共同政見,也明確表示歡迎台灣申請加盟CPTPP。
其實,早在美國主導TPP談判階段,為了擺脫對大陸市場的過度依賴,台灣就表達了加入意願,並有意識地着手調整國內法規。這次為了爭取日本的支持,台灣當局表示,願與日本協商,取消福島核電站事故後持續至今的日產食品進口禁令。 
台灣在美國的印太戰略中地位關鍵,能否以「台澎金馬關稅領域」的身份加入CPTPP需要日本鼎力協助。然而,CPTPP吸納新成員有「共識決」原則,這就給日本帶來了難題。如果中國先行加入,台灣當局的努力將會毫無希望,而趕在北京之前就吸納台灣地區加入必定帶來嚴重後果。
目前,CPTPP成員國對中國的申請態度不一,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汶萊等東南亞國家和南美洲的智利態度積極,新西蘭和秘魯態度曖昧,日本、澳洲、墨西哥和加拿大則持謹慎態度。
有分析指,北京申請加入TPP,其震撼性在外交上相當於美國申請加入「一帶一路」倡議。事實上,日本等CPTPP成員國或許會對中國加入的意圖疑慮重重,除上述擔心外,還有害怕中國後發制人,搶了風頭等因素。這大可不必。毫無疑問,中國提出加入CPTPP彰顯了中國政府繼續堅持改革開放的堅定意志和決心。
需要警惕的是,儘管美國不是CPTPP成員國,也曾表態「申請加入CPTPP是中國自己的事情,我們把這個問題交給成員國來決定」,但在中國加入CPTPP問題上,拜登政府料不會袖手旁觀。
當初美國主導的CPTPP前身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 本來就有戰略上遏制中國的意圖。「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規定,如果任何一個國家與「非市場經濟體」簽署自貿協定,USMCA協議將自動失效。不能排除,美國或會施壓加拿大和墨西哥橫刀阻攔。

shutterstock_1752056606.jpg
CPTPP擁有更高的貿易自由度,除實施零關稅外,在市場准入、環境保護等領域有嚴格的規範。長期以來,美方對中國的貿易行為和經濟政策多有詬病。毋庸諱言,目前中國的經貿規則與CPTPP規則之間仍存在較大的制度性差異,而要符合CPTPP「高標準」規則,勢將逼使中國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以開放促改革,以改革促發展,進一步與國際接軌,這不是發達國家夢寐以求的嗎?
美國和日本都應該意識到,CPTPP被視為全球最高標準的自貿協定,一旦中國按要求逐步成功完成制度性改革,不僅會給日本等所有CPTPP成員國帶來更多的經濟機會,也將緩和中國與包括美國在內的一些國家的貿易緊張關係,不能因為意識形態原因或擔心中國可能藉此取得制度性話語權而忘了「初心」。
現在看來,某些國家很可能拿台灣地區加入CPTPP做文章。10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聲明稱,台灣有意義地參與聯合國體系是務實問題而非政治問題。美國鼓勵聯合國所有成員國同美國一道,支持台灣積極、有意義地參與聯合國體系和國際社會。布林肯雖然只點到了WHO(世界衞生組織)和國際民航組織(ICAO),在CPTPP問題上何嘗不會持相同的邏輯。
作為美國的堅定盟友和CPTPP的領頭羊,為了在當今充滿挑戰和變化的安全環境中保障經濟安全,岸田文雄新內閣會否在游說美國重返CPTPP的同時,推動吸納中國和台灣地區同時加入值得關注。
當然,台灣地區能否加入CPTPP並非由日本一家或幾家說了算。只要有一個成員國反對,蔡英文當局也就無戲可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