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中共要成為馬克思主義執政的範式

2021-11-15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444481438.jpg


對中共而言,歷史決議從來不只是關於歷史,更是關於國家未來方向以及其掌舵人的定論。決議將被用做統一黨內思想,並塑造未來數十年的中國國家面貌。

中共百年來的第三份歷史問題決議,在本屆中央全體會議(十九屆六中全會)上通過。這份《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全文尚未公布,但是透過官方發佈的7000多字會議公報,也能大致看出《決議》內容。

不出外界所料,六中全會想必沒有多少着墨於中共史上的爭議和錯誤。公報內容沒有提到文化大革命和1989年的「政治風波」,而將篇幅用於總結成功經驗。當然,此一時彼一時,中共現處的時空與1945年和1981年前兩份歷史決議分別通過的環境已大相徑庭,中共不再處於劇烈爭議中,雖然它或潛或顯仍有諸多危機,但已沒有尖銳的路線之爭待處理。

反之,剛邁過百年門檻的中共要藉着這個歷史節點,歸納其百年成就,謳歌「黨和人民百年奮鬥,書寫了中華民族幾千年歷史上最恢宏的史詩」,並框定未來的發展道路。第三份歷史決議是用來鞏固成就的,它傳達出高層強烈的自信,這不是給自己鼓勁或對國內民眾展示而已,中共真的評定自己成功了。這與疫後中國的「東升西降」感受一致。

往下一步,中共在新的百年要為何而奮鬥?六中全會公報透露出,除了已宣布的目標: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以外,在實現這兩大目標的同時,中共還雄心萬丈地要建設馬克思主義執政的現代範式。

幾天前,台灣政大東亞所所長王信賢在接受國際媒體訪問時就預見,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不只要處理黨內的歷史,甚至還要對外宣示馬克思主義的發展。他認為,中共要作為馬克思主義兩三百年社會主義實踐的真正繼承者。

會議公報就提出,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主要代表的中共黨人創立的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簡稱習思想),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是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的時代精華,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的飛躍」。

公報肯定習近平作為習思想的主要創立者,對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長期執政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思想和戰略。根據公報內容,中共十八大以來「堅持黨的全面領導」「全面從嚴治黨」,在政治上還有一個最近升溫的名詞:積極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

「全過程人民民主」並非最近才出現的新名詞,實際上習近平在兩年前就預告了,只不過當時只是一晃而過。

2019年11月2日、中共四中全會閉幕兩天後,習近平到上海考察並貫徹四中全會精神。他在長寧區一處市民中心考察時,對居民說:「我們(中國)走的是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種全過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決策都是依照程序、經過民主醞釀,通過科學決策、民主決策產生的。希望你們再接再厲,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繼續作貢獻。」

當時該市民中心正進行一場法律草案意見建議徵詢會,在場居民還包括一名高個子外國人。新華網隨後發表微評,法律草案意見建議徵詢會「展示了中國式民主是全過程民主的鮮明特點」。

「中國式民主」的概念馬上在境外社交媒體引起議論。奇怪的是,中國官媒沒有再跟進解讀,甚至是鮮少提到。到了今年10月中,中共首次召開中央人大工作會議,習近平在發言中重點闡述「全過程人民民主」,這個話題才升溫。習近平提出,中國「全過程人民民主」有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參與實踐,他也間接指競選與投票不是衡量是否民主的決定性標準,暗批票選民主也可能是裝飾品。

中共用自己定義的「全過程人民民主」來駁斥西方對其「不民主」的批評,被認為是與西方爭奪民主話語權,以解決長期面臨的「挨罵」的問題。這也反過來顯示,在實現經濟高速增長、科技長足進步,甚至民眾都普遍滿意之後,現代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還是需回到民主的話題,取得自己的立足之地。就外在觀感、甚至就中共的自我感覺而言,這個問題都需要回應。

不可否認,百年中共成就輝煌,所形成的制度也有效地治理與發展了國家。但在精神層面上,「全過程人民民主」或中國特色民主是否已充分解答了人民意志表達與貫徹的問題?「全過程人民民主」中的實際民主含金量能如何檢驗?在中共前進的路上,這個問題恐怕還需要更具體的理論和實踐去充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接下來會怎樣呢?黨中央將發起一場全國學習運動,敦促全國學習這個決議,表達對習近平的絕對忠誠。這些要求不僅適用於9500多萬黨員,也適用於普通民眾。預計這場運動將持續很長時間。

    王向偉  2021-1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