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關註:白宮「印太沙皇」談四方與澳克斯

2021-11-22
 
AAA

 9f75bff4-526e-4746-ad6b-de9ea4be591d.jpg

坎貝爾不諱言「澳克斯」就是對中國軍力增長的回應之一 USIP視頻

10.jpg

坎貝爾與哈德利對談美國印太戰略 USIP視頻

白宮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坎貝爾(Kurt Campbell)討論美國印太戰略戰略時,詳細闡釋了近期備受矚目的「四方」(Quad)和「澳克斯」(AUKUS),以及美國與印度和越南的關係。雖然他很少提到中國,但針對中國之意卻溢於言表。
有「印太沙皇」之稱的坎貝爾19日到美國國際和平研究所(USIP),與小布殊時期的國安顧問哈德利(Stephen Hadley)對談美國的印太戰略。在談論剛舉行的美中峰會和美中關係之後,哈德利將話題轉向印太戰略中的「四方」和「澳克斯」。
對於「四方」的焦點與作用,坎貝爾稱,「四方」在促進疫苗、基礎設施、公共健康、教育等共同利益,而不是針對任何特定問題。他說:「這不是一個正式的聯盟,這是一個非正式的聚會。這四個國家都認識到在這個關鍵時刻很重要。···我們都認識到我們必須緩慢地,有目的地,小心地前進,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做的。」
至於東盟對「四方」的作用感到擔憂,坎貝爾安撫道,「四方」承認並支持「以東盟為中心」的概念,這兩個機構具有相輔相承的目標和雄心。比如最近「四方」推動的疫苗供應,東南亞地區就是重點。他承認要讓東盟理解「四方」不會挑戰東盟的作用,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坎貝爾表示,四國現階段的共識是,將「四方」視為非正式會議是合適的。他說:「我不認為我們將在短期內採取措施使之機制化,這並不意味着不會有更深入的合作。」他透露,四國正在就一系列問題進行深入合作,包括疫苗、基礎設施、教育、技術等領域,甚至在網絡、太空、海洋感知等方面有進一步的合作。
「四方」之中唯一的非美國盟友就是印度,但坎貝爾表示,非常看好美印關係的未來。他稱,四方中至關重要的成員是印度,它在所有國際會議中都具有深刻的意義。「我們尊重這一點」。美方決心在雙邊框架內儘力建立關係,在外交、國防、商業等領域有更多合作。
坎貝爾表示,需要創造性地、戰略性地思考美印關係可能存在的可能性。他稱,對印太未來有決定性影響的亞洲重要國家,印度可能是最重要的,也許還有越南。美國不管誰當選,都會重視與他們發展關係。
談到美越關係,坎貝爾認為越南是東盟中最關鍵的國家。許多公司正將技術產業鏈轉移到越南,越南在東盟中發揮更加活躍作用。美越之間有強勁的雙邊關係,日本、澳大利亞、印度與越南的接觸也在增加。
坎貝爾稱,越南在戰略上、經濟上、技術上是「關鍵的搖擺國家」,雖然兩國有不同的政府和不同的總體價值觀,但與越南更密切的合作,對美國在印太地區的未來有決定性影響。
要進一步發展美越關係,坎貝爾認為,兩國領導人要更加熟悉,要有共同戰略目標;越南因為其鄰居(指中國)而在戰略上比較謹慎,但越南要更深地參與機制化的聚會;美越應建立更強勁的國防關係,有更多的合作訓練和艦隻訪問;美越之間還要有更加密切的經濟貿易接觸。
哈德利問起「澳克斯」除了幫助澳大利亞建造核動力潛艇,還有別的什麼戰略意涵?坎貝爾不諱言:美國、英國、澳大利亞這三個最親密的盟友組成這一集團背後的「戰略理由是不容置疑的」。他說,這些國家都有充分的理由在太平洋進行聯繫和合作,這個集團試圖用許多複雜的方式來做到這一點。
拜登的國安顧問沙利文剛宣布,將組成一個團隊來領導進行為期18個月的研究,為三國在未來幾年更廣泛的合作提供路線圖架構。坎貝爾介紹,領導這個團隊的將是奧巴馬時期的副防長詹姆斯·米勒,這個團隊的目標有三:
第一,設計架構,關於三國如何在國防和外交上更有效地工作,如何在日常工作的基礎上,國防、外交和其他官員定期會晤,分享對印太的立場觀點。
坎貝爾認為,這個架構主要就是要加強英國對於印太的參與,作為就亞洲問題與歐洲國家有更密切接觸的第一步。
第二,坎貝爾稱,三國在創新方面各有長處,要相互學習,從中收穫更有效的安全和威懾方法。要建立開放的架構,長遠看歡迎亞洲和歐洲的其它國家加入。
第三,儘可能為澳大利亞皇家海軍提供選擇,儘可能快地建造核動力潛艇,雖然這個過程這會面臨不少挑戰。
坎貝爾強調,通過「澳克斯」,英國海軍艦隻將更多地與美國和澳大利亞海軍艦隻並肩航行,以建立更深層次的相互聯繫,許多行動幾乎已經融合,為了共同的目標而工作,這是5年或10年前不敢夢想的。這將是印太有效戰略的最基本特徵,即盟友和夥伴的更深層次合作。
除了「四方」和「澳克斯」,坎貝爾透露,美國已開始着手與「理念相近國家和有效夥伴」探討圍繞21世紀的關鍵問題,像數字貿易、脫碳、工人權利、以及與技術、投資、供應鏈等,建立新的印太經濟框架。此前沙利文透露,這將是新的框架,而不是美國重返CPTPP。
在闡述美國印太戰略的過程中,坎貝爾很少提到中國,但針對中國的意向昭然若揭。其中有一次,坎貝爾不諱言:「澳克斯」就是對中國軍力快速增長的反應之一。
據透露,在中美峰會上,中方對美國在「四方」、「澳克斯」等多邊機制的一些作為表達擔憂,並稱之為冷戰思維。中國駐美大使秦剛18日對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批評,美國拼湊針對第三國的小集團,是開歷史倒車。
秦剛說,世界不應再被「新柏林牆」阻斷。搞所謂「民主峰會」,給各國貼意識形態標籤,排斥異己,拒不尊重和承認別國人民自我選擇的發展道路,這本身就是最大的不民主。濫用泛化國家安全概念,搞清潔網絡、「民主科技聯盟」,無端打壓別國企業,是逆全球化潮流而動。世界不應再被「脫鉤」、「斷供」所割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