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投票率「新常態」中央預料之內 「攬炒派」破壞選舉枉作小人

2021-11-29
 
AAA

 G.jpg


「攬炒派」針對新選制下首次立法會選舉的主要策略,就是煽動抵制杯葛,令選情冷卻,投票率跌至新低,從而全面否定新選制。為此,「攬炒派」進行了全方位的部署和破壞,許智峯等潛逃外國的「攬炒派」分子,最先拋出所謂「如水計劃」,鼓動市民投白票,其他攬炒分子也提出所謂聯署抵制,鼓動非建制派支持者不要投票,以白票對抗新選制。
在輿論及民情上,有選舉民調故意提出「白票」選項,製造很多人投「白票」的氣氛,有所謂「選舉觀察計劃」,日日出來對新選制潑污;民主黨更要求尋求他們支持的非建制派「同路人」,回答其「踩界」問卷,既是強人所難,也是借此拒絕提供支持,出發點就是配合杯葛選舉的總策略。至於外國勢力也在製造輿論,美國國會「湊巧」在立選前夕發表抹黑香港的報告,西方政客也紛紛對新選制說三道四。風起於青萍之末,這一連串的行動都不是偶然而來,不是幾名攬炒分子忽發其想而來,背後是有勢力在組織、部署、推行,目的就是要破壞選舉。
然而,「攬炒派」的圖謀會成功嗎?他們以為令立選投票率大跌,就可以大肆抹黑新選制,動搖新選制,這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今次立法會選舉是一場全新的選舉,不論從選舉產生方式、選民構成,以及政治生態上,都有了巨大的轉變。這樣的大手術,肯定會令到不少選民對新選制存在不適應,肯定令到非建制派支持者感到不滿,也肯定會令到投票率大幅下跌,這一點香港各界預料得到,自然也是中央意料之內。
中央出台完善選舉制度,着眼的是香港長治久安,要從制度上、根本上改變香港的政治和選舉生態,一個明顯特點就是泛政治化、政治對抗、社會撕裂將會大大遏止,選舉失去了兩陣對抗的熾熱氣氛,投票率怎可能會高?其實,不用「攬炒派」杯葛,各界都知道今屆立選投票率很可能跌至新低,甚至低於回歸前1995年立法局選舉的35.8%,但這又如何?在對新選制動手術之時,相信有關情況早已在當局預料之內,這種立選的「新常態」在之後的選舉也很可能會維持下去,中央對此肯定有充分的認識和準備。不要忘記,近年中央推動內地經濟更健康、更可持續的發展,明確提出「經濟增長速度逐漸放緩和質量效益提高」的「新常態」。既然經濟的「新常態」可以接受,香港立選的「新生態」又有何不可?
「攬炒派」以及外國反華勢力,以為打擊立選投票率,將可擊中中央的「軟肋」,從而動搖整個新選制,又或是令中央難堪。這種思維已經跟不上時代,對於立法會選舉應該辯證地看,既要看到更多市民參與其中,確實有助提升認受性,但也要看到投票率也不是愈高愈好,2019年「黑暴」期間的區議會選舉投票率高達70%,也不見得更具認受性,更符合香港利益。
對於投票率要辯證的看、客觀的看,更要看到立選的「新常態」,未來選舉的投票率也不會很高。如果一味要令到投票率更高,其實也不難,中門大開,任由「攬炒」分子、反中分子「入閘」參選,投票率自然會高,但這樣又何必對選制動大手術?
選舉改革,難免有陣痛,這個陣痛就是一些人新選制有不適應、不認同,以至抗拒,因而不去投票,再加上「攬炒派」煽動,立選投票率肯定不會高,但這不會影響到新選制的實施。新選制的價值,在於推動立法會重回正軌,回歸發展民生之路,開啟香港良政善治,並非是為了投票率而來。投票率較高固然好,低也不是甚麼大不了事,關鍵是選出來的人能做事、做到事,立法會有新氣象新風格。
所以,「攬炒派」破壞選舉從來都是捉錯用神,枉作小人,徒勞無功之餘,反而將大批「同路人」送上違法之路。更重要的是,政治講的是實力,非建制派的實力從何而來,不是從民調而來,而是從選舉時的選票而來。非建制派支持者不出來投票,「六四黃金比」全面崩盤,非建制派成了「無兵司令」,將來還有甚麼籌碼可言?這不是自殘又是甚麼?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