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岩:如何看待美方聲稱「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

2021-12-06
李岩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AAA

 shutterstock_336739868.jpg

美國總統拜登在同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視頻會晤時表示,美方不尋求改變中國的體制,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等人近期也作出類似表態。這種表態是美國尋求階段性緩和中美關係的重要組成部分,從中美複雜博弈的長期進程看亦值得密切關注。
「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是美國放棄對華「接觸」之後的又一重要政策調整。中美關係正常化以來,美國長期將「通過接觸來改變中國」作為對華戰略設計的一個基本邏輯。直至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戰略界對於「接觸」政策的失敗形成基本共識,並以「競爭」戰略加以取代。拜登政府執政後,不僅總體認同特朗普的上述政策轉變,而且做出了進一步的政策闡釋。例如,沙利文在布魯金斯學會等場合聲稱,「通過美國的政策,中國體制將發生根本轉變」,這並不是拜登政府的目標,美國對華政策的目標是創造一種「使兩個大國能夠在國際體系內工作的環境」。言下之意,拜登政府不僅放棄了「接觸」這一對華戰略手法,也放棄了「改變中國」的戰略目標。這是對過去40餘年美國對華政策設計的一個根本性顛覆。
綜合分析,美國表態「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是兩大因素使然。其一,中國近年來更加積極主動地對美鬥爭,促使美國逐步接受了「無力改變中國」的現實。特朗普政府以來,美國訴諸貿易戰、科技戰、政治戰等各種手法,妄圖迫使中國對美做出讓步,並尋求遏阻中國崛起進程。然而,中國不僅頂住了美國的壓力,既定政策方針穩步推進,國家發展欣欣向榮,更在與美國的激烈博弈中積累了經驗,打出了自信,更加主動作為地塑造中美關係。在拜登執政以來的中美高層對話中,中國以「平視外交」的姿態,對美國提出兩份清單、三條底線,包括「美國不得挑戰、詆毀甚至試圖顛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制度」。在中美實力對比進一步接近的情況下,美國表態「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無疑是對中方上述要求的無奈回應。
其二,美國上述表態在很大程度上是出於階段性緩和中美關係的需要。拜登政府執政後在對華遏制上毫無鬆手,尤其在台灣等問題上不斷挑戰中方底線,使得中美關係持續下滑。對此,中方不懼鬥爭,堅定維護自身國家利益。拜登政府逐步認識到了中美關係持續惡化的危險性,因而意圖在全面對華遏制的同時,防止中美關係「破局」。為此,拜登政府希望通過「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的政策宣示,對華釋放和緩信號,進行戰略危機管理,並以之為兩國最高層會晤及後續恢復各領域磋商創造氛圍。而中美關係的階段性緩和,無疑有助於拜登政府聚焦國內問題,準備2022年中期選舉,尤其在平抑通脹、穩定供應鏈、推行氣候新政等問題上尋求中國合作。可見,「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的背後,顯然帶有極強的國內政治邏輯。
需要警惕的是,「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的表態雖然確有一定積極意義,但這是否代表美國對華態度的長期趨勢,抑或僅是拜登政府的戰術性招數,目前尚難以斷言。尤其是共和黨並不認同拜登政府的對華緩和之舉,主張從根本上顛覆中國制度的聲音依然廣泛存在。更加重要的是,「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的表態是否暗藏美國未來會變幻對華施壓手法,也需要進一步觀察。美國歷來注重一邊「說好話」、一邊同步強化行動壓力。沙利文在布魯金斯學會的表態顯示,美國未來很可能會重點打造「孤立中國」的國際體系,通過「體系的壓力」間接迫使中國做出改變。這或許能從近期美國的一系列重大政策舉動中看出端倪,包括即將於12月召開的「民主峰會」、正在醞釀中的「印太經濟框架」、穩步推進的「重建美好世界」倡議等。而隨着《國家安全戰略》、《國防戰略》等重要文件將於今年底明年初陸續出台,新一波的對華攻勢或許近在眼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