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柏陵: 香港需要平衡

2021-12-21
朱柏陵
執業大律師,民主思路理事
 
AAA

 shutterstock_1241059060.jpg

從來,我深信「一國兩制」要真正成功落實,中央和香港市民的互信是最重要的成功元素。要建立真正的互信,就是要在一國的前提下,在國家安全和兩地融合方面,及香港固有的價值觀和獨特性中,在政治上取得一個平衡。

怎樣能有效取得政治平衡? 前德意志首相俾斯麥曾說:「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 the attainable – the art of the next best」。人們經常把上述名句演繹為「政治是妥協的藝術」。而我個人認為這名句可更好被演繹為雙方在不放棄各自的原則下,願意商談,務實地找出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所以才是可行的(attainable),才會成為另一最好方案( the next best)。所以,政治不是要放棄原則妥協,而是務實地找出可行方案,事情才變得可能(possible)。這種謹守原則,卻又願意務實地找出可行方案,讓社會前進,其實和民主思路提出的「第三路線」,不謀而合。

本人認為,務實政治主張,正是維護政治平衡的重要因素,也是中央和香港能否在「一國兩制」下,重建互信的關鍵。過去數年中,每次香港陷入危機,都是政治失去平衡的時候。例如,在2014年的佔中事件,泛民不願與中央談判雙方均能接受的普選方案,發動「佔領中環」,嘗試威迫中央就範,79天的非法佔領行動不但令香港的普選夢落空,更大大破壞了中央對香港的信任。而2019年的反修例事件更不用多說,儘管政府已撤回所謂的「送中條例」,但部分暴力示威者仍不肯罷休,到處破壞,使香港社會一片混亂,更尋找外國勢力干預,大大威脅國家安全。這些都是其中一方過份自信,漠視政治現實,嚴重破壞了雙方互信。

終於,國家果斷落實港區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香港社會重回平靜,國家安全得保障,社會開始再次取得平衡。本來,治重症便要落重藥,才能使香港政治危機得以解決。然而,亦有人擔心重藥會使香港「矯枉過正」,不再容許香港社會的多元化,使香港漸漸失去獨特性。這個主張正正是要考驗新一批的立法會議員。希望他們落實愛國者治港之餘,也要努力維護香港固有價值觀,在兩者之間,取得一個平衡。在意見發生衝突時,不走極端路線,為國家為香港,務實地找出the next best,使「一國兩制」可以真正的行穩致遠。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