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凌:防疫大過天

2022-01-06
 
AAA

 4.jpg

望月樓新冠病毒群組的出現,突然讓人醒悟,原來香港的飛機師和機組人員從海外歸來是不用強制隔離的。於是無孔不入的Omicron,在大家歡慶2022新年到來之際,進入了香港部分社區。

依然是機組人員惹的事,從高風險地區返港,他們有機會鑽空子不隔離。違反隔離令的空姐空少,直接回到社區與家人同住一套房子,家人又與社會無障礙往來,感染者接二連三。事件已使數千人被送檢,被隔離,被治療;遠在公海上的遊輪「海洋光譜號」,也因有9個密切接觸者登船而被緊急召回。

那個空少和那個空姐,一個先感染爸爸,一個先感染媽媽。又碰巧那個媽媽活躍得不得了,早晨去維園跳舞,白天和朋友逛街,吃飯時進餐廳。她傳給了朋友和進餐者,朋友和進餐者又接觸他人,包括接觸那9個人,9個人又上船,圈子愈繞愈大,需要檢測的人愈來愈多。屯門那個無辜男士,起初源頭不明,袁國勇等專家通過翻查他的八達通記錄,用流行病調查方式,才查到他在某間餐廳用過餐,恰好當時那個空姐媽媽也在那裏吃飯,相距僅僅一米;而望月樓那6個不肯露面的,是通過查找他們在餐廳付款使用的信用卡,再輾轉銀行,才找到其電話號碼。分不同的路段,傳播鏈一條一條地形成。

機組人員為甚麼會觸犯隔離令?因為他們有機會。在機場檢測為陰性後,就居家隔離而不入住隔離酒店,只需在家接受三天的監測,每天還可以外出兩小時購物和做運動,日子簡直舒服得很。

缺口打開了,遲早會決堤。別說兩個小時,哪怕二十分鐘、二分鐘、二十秒,病毒傳播的風險也是大大的有。誰制定這個規則?哪個醫學專家和防疫人員印證了?基於甚麼邏輯?

有人說,貨機機組人員接觸的是貨物不是人。簡直豈有此理!去年冷凍食品帶毒,這麼快就忘了?另外,去年十一月,三名國泰貨機機師從歐洲返港後確診,不算教訓?好像當時政府也一度考慮,讓所有機組人員回港後居家隔離十四天。依然是居家隔離,沒有考慮多少人做得到,也沒有想到嚴格實施的可能性。當Omicron在全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萬的時候,竟然沒人檢討和質疑這個規則。事件讓人憤怒!

提起國泰航空,那是眾多香港人乘飛機旅行的第一選擇,港人養育了它,它當義不容辭地擔當社會責任。老闆管好下屬責無旁貸,該怎樣問責公司的上層?該怎樣處置不守規矩的下層?一年多了,防疫依然不思進步,那兩個空姐空少,他們的行為與去年帶手環的人逛街和上餐廳吃飯,同出一轍!

因個案急增和隱形傳播鏈存在,大型活動驟停,主題樂園關閉,餐廳減少進餐客人,不同設施有限度開放。這麼大的損失,誰來埋單?除了納稅人還是納稅人,這次,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庫房裏的錢用得冤枉了,也讓守規矩的人感到莫名其妙!

竟然要在事情發生之後才為我們所警覺,本港專家袁國勇提過那麼多次建議,不知道是不是白說了;內地專家鍾南山傳授了那麼多經驗,不知道接納了多少。「安心出行」幹甚麼去了?有多少人掃碼?上次的漏洞為甚麼沒有補?犯過的錯為甚麼重犯?雞毛蒜皮的事來幾次回合不要緊,而面對大瘟大疫,有的傻一次重犯也嫌多。

光說「非常不滿」,一點用都沒有。抗疫追求百密不能一疏,事情都搞得如此大了,才亡羊補牢,這麼多人發牢騷,也怨不得誰。漏洞大,管理鬆懈,到底是誰不得力?對違規者的起訴和追討賠償,能到哪個程度?能起到多大的警示和教育作用?當社會上的自我約束機制失效,政府必須採取另類行動。另外,新疫苗氣泡是在Omicron到來之前制定的,要到二月二十四日才開始實行,是不是也該提前啟動了?

第五波疫情了,全民檢測已勢在必行,該再次找中央幫忙了。要主動求助,像內地那樣,一輪二輪三輪地檢測,直到清零。上一次中央鐵下心來幫香港,結果普檢只有170多萬人參加。現在不同了,形勢更嚴峻,世界各國採取了多項強制防疫措施,香港也行。至於民間傳言擔心被竊取甚麼DNA,完全是胡扯。

新春將至,人人都想過一個快樂年,希望疫情能管控住,讓各方皆大歡喜。封堵感染地,追蹤感染者,查實密切接觸者,找到密切接觸者的密切接觸者,如此這般,疫情才能壓下去。否則想通關,把人家嚇壞了,如果是你,恐怕也不願意。

願政府這次痛定思痛,大刀闊斧地行動,務求萬無一疏。關於漏洞,一而再之後,千萬不要再而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政府如要安排復課,大前提是需要推出相應的有力措施,並應該盡快更新去年11月底的學校防疫指引版本,同時分兩個階段推出上述提出的全方位措施,沒有這些措施配合,相信難令教師、家長和學童放心。

    劉勇飛  2022-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