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中央促立法會全面配合「行政主導」 特區政府自己也要爭氣

2022-01-10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33.jpg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日前在深圳會見了香港特區第七屆立法會部分議員,代表中央與相關議員進行任職談話。這是中央官員首次接見新上任的香港立法會議員,既是明確憲制秩序,表明立法會既要向香港市民負責,也要向中央負責,更是向新一屆立法會議員明方向、提要求。


夏寶龍在會上向議員提出了「五點希望」,要求議員們做立場堅定的愛國者、行政主導的體制維護者、真正的民意代言人、高質素的管治者、立法會新風貌的開創者。這些要求和希望與夏寶龍過去提到的「治港者」要求基本是一脈相承,但其中,做好「行政主導的體制維護者」卻顯然是為立法會議員「度身而設」。

B.jpg
基本法確立了香港「行政主導,三權分置,司法獨立,行政長官代表特區對中央負總責」的政治體制。雖然基本法沒有「行政主導」這四個字,原因是「行政主導」是一種政體上的描述,套用在憲制文件內並不適當,但同時,基本法有關行政立法權力的配置,在權力上傾向於行政,對於立法權力限制等,都在在表明香港實行的是「行政主導」。


但毋庸諱言的是,回歸後香港的「行政主導」運行得並不順暢,主要原因是立法會對於行政權力的掣肘以至阻撓。立法監察行政無可厚非,也是立法會議員的責任,但如果將立法會變成打擊政府、阻撓施政,以至用拉布癱瘓作為政治籌碼,這明顯違背了基本法確立的「行政主導」,也是造成立法會亂象,導致特區政府施政困難的主要原因。


對於「行政主導」實行不彰的問題,夏寶龍提到兩點原因:一是選舉制度存在漏洞,為反中亂港分子通過選舉進入立法會,大開方便之門;二是立法會的執行紀律不嚴,出現破窗效應,導致一發不可收拾。中央出台完善選舉制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要維護香港「行政主導」,暢通行政立法合作,提升政府管治效能。所以,在立法會選舉結束後,夏寶龍隨即召見當選議員耳提面命,要求他們「要自覺維護行政主導體制,支持、配合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發展經濟、改善民生;要繼續依法行使監督權,對政府作出善意、誠懇的批評,但不能一味對政府挑刺、找茬兒,以博眼球、刷存在感。」


當中一方面是向立法會議員明確香港的憲制秩序,明確立法會的憲制地位,香港的立法會不是外國的國會,不是用來制衡以至打擊行政機構,而是既監察更重要是配合、支持政府依法施政,這點新立法會必須明確;另一方面要求立法會議員接地氣,不能做「橡皮圖章」,但方法不是打擊政府,挑刺找茬,逢政府必反,而是提出可行建議。考慮到以往立法會由於執行紀律不嚴,出現破窗效應,相信中央對新立法會議員的紀律將會執得更嚴,批評政府施政不是不可以,但如果借攻擊政府博取自身聲望,或者是為駡而駡,恐怕是不容許。


中央這些安排的出發點,當然不只是支持特區政府,更重要是要重振香港的「行政主導」體制,否則行政機構的管治能量和效能得不到有效提升,將難以突破香港各種深層次經濟民生矛盾,也難以應對各種內外政經風險。不論是完善選舉制度以至對議員的好言規勸,目的都是為了解決香港的管治問題。


中央原意是好,但只靠立法會議員的全面配合,恐怕也是不足夠。在政府施政上,立法會的權力和角色本身也是有限,最多是發揮監察之權,但推出哪些政策、如何提升施政效能,特區政府才是第一責任人。雖然在選舉時,參選人都提出各種鴻圖大計,但其實他們根本沒有推動的權力,關鍵是要看政府做不做,立法會最多就是支持和配合。


所以,在重振「行政主導」上,特區政府才是重中之重,需要有所作為,更需要爭氣。不要忘記,在上屆立法會後期,在泛民全體辭職之後,立法會理論上已經失去了所有破壞、阻撓的力量,但特區政府有推出過那些令人眼前一亮的利民政策嗎?在立法會全面掌握在愛國者手上時,特區政府的防疫抗疫工作較以往更加得心應手,更加有力抗擊疫情嗎?沒有了泛民的日子,特區政府的施政有顯著的改善嗎?


說句老實話,市民暫時還看不到。這樣,就是所有立法會議員全力支持政府,不批評不挑刺不找茬,但如果政府仍然不爭氣,仍然在抗疫上處處甩漏,仍然缺乏隊型,仍然沒有解決民生死結的破釜沈舟勇氣超承擔,仍然未能整頓吏治,這又是立法會的責任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夏寶龍指出,希望全體立法會議員支持、監督特區政府依法施政,支持配合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並不是做橡皮圖章,只做表決機器,而是要繼續依法行使監督權,對特區政府作出善意、誠懇的批評,不越位、不缺位、不瀆職

    李伯達  2022-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