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祥:官員陪酒何時休

2022-01-17
陳景祥
資深傳媒人
 
AAA

 %%%.png

一場生日派對,竟然會引起民憤,更觸發了一場政治風波,而且餘波未了。人大代表洪為民的生日聚會,只是私人性質,卻有10多名高官、20名議員出席,由於有兩名疑似染疫嘉賓,多名參加者及其家人都要送到竹篙灣隔離檢疫。

引起民憤,不難理解,因為行政長官才剛宣布會採取「快、狠、準的措施」,再次收緊社交距離措施,包括食肆晚上6時起禁堂食,15類表列處所須關閉,並取消多項大型活動。農曆新年長假在即,食肆等多個行業翹首以盼,希望有一番好景,政府的宣布卻猶如晴天霹靂,令業界大失預算。有原本參加「漁農美食嘉年華」的商戶,在網上發起共購計劃,希望以訂購方式分發已準備的產品。

業界正在以各種方法救亡,突然失去一個消費熱潮,他們陷於水深火熱的窘迫情况可想而知。但偏偏就在這個時候,一群政壇新貴、高官、上層人士卻酒酣耳熱,流傳出街的「攬女(嘉賓)唱K」照片,就更如火上加油。「只許權貴飲宴,不許民間堂食」等批評不絕於耳,民間怨氣藉「生日派對事件」洶湧而至,一發不可收拾。

「洪門宴」重挫政府和議會形象
生日派對是在1月3日晚,行政長官宣布收緊防疫措施是在1月5日,派對並沒有跟政府的措施對着幹。然而,Omicron在本地不斷擴散,社區爆發已迫在眉睫,政府在5日才宣布收緊防疫措施,已有批評指是後知後覺,政治圈中人又豈能掉以輕心,偏偏生日派對就出現了疑似染疫的出席者,結果釀成大錯!

政治觸覺如此之低,事件曝光之後犯眾怒,對政府和議會的形象都是沉重一擊,尤其本屆立法會是「完善選舉制度」後的第一屆,中央寄予厚望,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特別接見一批候任議員,希望他們有所作為;現在卻「出閘脫腳」,立法會首次大會就有議員要「留家工作」而致人腳不齊。開局不利,新貴議員相信要想辦法挽回形象。

出席生日派對的議員,絕大多數都是選委會界別,有說他們是為了謝票才出席──洪為民是全國人大代表、選委會當然成員,但選委會有1448人(至2021年底),難道每個選委搞壽宴都要出席?議員要謝票,但高官呢?高官出席私人的生日派對,又是為了甚麼?香港有36名全國人大代表、數以百計全國政協委員,地區政協數目更以千計,高官能夠出席多少場生日派對?

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本地政治圈逐漸瀰漫着一片飲宴風、酬酢風,近期接連出事的就有去年3月保安局、入境處、海關高層出席私人飯局,違反了限聚令,又爆出飯局中有恒大高層疑牽涉企圖強姦案。到去年12月,又有報道指入境處高層私下收受恒大的中秋果籃。發生這些事,不管當事人如何解釋、政府如何「嚴肅處理」,但民眾看在眼裏,總會留下一種負面印象,覺得政府內正萌生一股不正之風。

權力圈的飲宴飯局,往往超過了傳統的交誼和公關目的,是權勢人物互相串連、打好關係為未來布局做好準備的安排。關於飯局,內地民間總結出各種段子,非常精警(註1):

飯局不是萬能,但沒有飯局是萬萬不能;
飯局的三大悲劇──想請的人沒來,來的人和你無關,結帳時只剩下你一個清醒的(「洪門宴」可以補兩句:派對原來有兩處地方,一處在灣仔,一處在竹篙灣);
一周一個飯局是正常人,一天一個飯局是大紅人,一天3個飯局是交際花,一天很多飯局是服務員。
這些來自內地的段子,表面是俏皮搞笑,內裏其實暗藏機鋒,段子折射的是「京城飯局的精髓」,「中國是個權力主導的社會,經濟與權力緊密聯姻,才會獲得大的發展」(註2)。

如果說社交飲宴是反映經濟和政治的現實,香港逐步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內地以權力主導的模式,是否正是當前權力圈內高官政客要頻頻跟內地企業高管、人大代表等溝通交際的原因?

官員議員應反思使命操守
內地對於飯局文化其實有不少批評聲音,矛頭都是指向官場不正之風:「鑑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對許多官員來說,飯局確實事關個人政治前途,是一門『政治學』。而對於許多商人來說,融入官場飯局,則事關其『錢途』,飯局就成了『政治經濟學』。通過飯局拿到批文,甚至獲得某種政治待遇,是許多商人特別憧憬的事兒。」(註3)

按規章辦事、盡量防止人事關係滲透入公共決策,是現代社會行政管治的基本守則。經常有批評指公務員只懂按章行事、不懂「轉彎」,從另一角度看其實是好事,是避免走後門、防止徇私的正途。官員的本分是做好份內事,多聽民意、多接觸民眾,毋須花太多時間在應酬飲宴上。

據媒體整理的名單,出席「洪門宴」的政府官員共14 人,分別來自民政局、財庫局、創科局、政制局、發展局、教育局(以及其他部門),這幾個局的工作都跟人大代表有關?更奇怪的是,廉政專員、警務處長、入境處長三大紀律部門的一哥都親身到賀,難道他們的工作又跟人大代表有「密切關係」?

高官和議員事後發的聲明口徑一致,承認敏感度不足、向市民致歉,並會深切反思。在群情洶湧之下,這些聲明只是「指定動作」。政府高層官員(議員亦然)的使命、操守和行事準則,如何能做到情為民所繫、利為民所謀,如何避免經常營營役役經營人際關係,循此入手反思這次事件,才有眞正意義。

「意外」引爆特首選舉前哨戰
「洪門宴」除了涉及多名高官和議員,也「意外地」引爆了一場特首選舉前哨戰。

特首林鄭月娥1月6日回應「洪門宴」事件時,公開說對官員仍出席大型聚會「感到失望,尤其是民政事務局長(徐英偉)」。徐是民建聯成員,特首特別指明對他「尤其失望」,自然引起大家無限聯想。

隨後有媒體刊出署名余君雋文章〈如果徐英偉咁都錯,林鄭你呢?〉,直指「林鄭這一次是借題發揮,轉移坊間一直批評她領導的政府抗疫不力的視線……現在搵到隻代罪羔羊。搵人替罪也沒用,是時候換你了!」

這是直白要求「特首下台」的批評,其他曲線「還擊」的言論,是指政府豁免機組人員檢疫入境,特別寬待國泰航空,結果當前第5波爆發就是源於一名國泰機組人員;現在特首和政府官員不嚴懲國泰、堵塞漏洞,反而在「洪門宴」問題上大做文章……很明顯,這些批評者都有摩拳擦掌、準備在特首選舉取林鄭而代之的陣營的影子。

如果說現在香港的大政方針都由中央包辦,那麼林鄭的抗疫成績在中央評分的表現並不差。國家主席習近平上月22日接見在京述職的林鄭時,說「(香港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成效明顯,經濟逐步復甦」。

至於處理「洪門宴」一役,《大公報》1月9日社評〈支持特首負責任決定 團結一致同心抗疫〉,直指「香港面臨嚴峻的抗疫形勢,但多名高官及部分立法會議員仍然出席大型聚會,造成惡劣影響,嚴重損害了公眾信心。這些官員和議員缺乏大局意識和責任意識,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辜負了市民的期待和重託。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下令有關官員立即暫停履行職務。這是負責任的決定,是為維護良政善治所做的努力,應該得到堅定支持」,態度非常明確。這篇社評,應該是反映了北京對林鄭處理這次事件的清晰立場,很明顯,就是挺特首處理這次事件的手法。

27.jpg

北京態度明確,林鄭可以避過一次政治危機,但這是否表示中央挺她連任?兩者又不能畫上等號。至今為止,北京對下任特首的安排似乎仍舉棋不定,正是因為局勢迷離,要求林鄭下台的聲音才陸續有來。

「完善選舉制度」把泛民逐出了權力建制,但建制派內部的矛盾,很快就會浮上水面,其激烈的程度,可能不下於過去建制和泛民的搏鬥!

註1: 〈媒體揭官場飯局:官員懷揣救心丸痛飲〉,人民網,2014年6月4日
註2: 同註1
註3: 〈讓官場「飯局文化」歇菜〉,人民網,2014年2月12日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明報》

 

延伸閱讀
  • 香港既然要落實新選舉制度,就應該堅定走自己的路,沒有必要一定搞出一場有競爭的選舉,行政長官選舉關係重大,最重要是選出最合適的人選,是否有競爭不應是優先考慮的因素。

    韓成科  2022-0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