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張欣宇何故請港獨分子任議助?

2022-01-18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福山智庫研究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8.jpg

香港完善選舉制度後產生的首屆立法會,已於日前召開首次大會。基於議會自稱為「非建制派」者,只得狄志遠一人,不少表態文章因而宣稱,過去選舉及政治制度的漏洞已被堵塞,並在引入候選人資格審查機制之下,確保了「愛國者治港」成功落實。可是不諱言的說,所謂漏洞真的已被填補了嗎?

舉個可能會得罪人的例子,於新界北選區當選的現屆立法會議員張欣宇,參選時有一名叫楊振謙之人為其助選,並在張欣宇當選之後,此人成了對方的議員助理,負責天水圍的地區事務。然而,根據友人反映和筆者的後續調查發現,此位楊振謙曾在立場傾向本土派的網媒《熱血時報》多次撰文,從文章標題和內容均可看到其鮮明的「反共」立場。(見:圖一)

Screenshot_20220113_233504_com.android.chrome.jpg

圖一:楊振謙在《熱血時報》的專欄

另一方面,這位楊振謙亦在另一個本土派網台「My Radio」的論壇內踴躍發言,並可看出他是本土派政客黃毓民的支持者。如果大家覺得,上述事跡已是6、7年前,我們便不妨看看2019年修例風波爆發之時,這位楊振謙在社交平台上,曾發表寫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帖文。(圖二)

mmexport1642464015983.jpg

圖二:楊振謙在fb發表含有「光時」口號的帖文

雖此帖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前發表,因而在《港區國安法》第39條的不溯及過往原則下免受刑責,但是從這位楊振謙過去在《熱血時報》撰文,到修例風波期間叫出「光時」口號,都能看出此人的「港獨」或至少是「反共」立場,實在是十分清晰。如此一來,便衍生另一個問題:讓這位楊振謙為自己助選,並在事後聘請對方擔任議員助理的張欣宇,對這一切是否知情?

若是毫不知情,這便不禁讓人想起,現屆仍是立法會議員的田北辰,在2009至2012年間曾聘請趙恩來為政治助理,到了最後才發現對方年輕時是支聯會青年組成員,並不時借工作之便,把建制派的內部消息,透露給當時尚未離世的司徒華,又或者為對方代筆時硬塞「私貨」,根本是泛民安插到建制派內部的「無間道」。

如果知情的話,問題性質便完全不同,因為根據《基本法》第104條及其相關解釋規定: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中國香港特區,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如此一來,如有議員明知對方持有「港獨」或「反共」立場而依然而依然將其聘用,此君本身的立場又是什麼?而他/她所作出的誓言真是出自真誠乎?

須注意的是,雖然現屆議員已完成宣誓,但是根據修例後的《立法會條例》第73(2A)條又訂明:議員如違反誓言,或不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中國香港特區的法定要求和條件,律政司司長可對其提呈司法覆核,再由原訟庭決定對方是否因上述問題而喪失議員資格,訴訟期間將被暫停議員職能和職務。

因此,張欣宇議員為自身的政治前途着想,似乎有責任說明,他在聘用這位楊振謙為議員助理之前,究竟是否知悉其政治立場。如真的不知情,而張議員又是真誠地擁護《基本法》和中國香港特區,當發現旗下議員助理是「港獨」分子時,便應考慮一下,是否應該繼續此人為議助矣。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有政界中人因此分析,北京對這次香港立法會補選可能會採取折衷的方法,即允許多於四人參選,但四個議席之中有數個名額會是內定,其餘議席則由其他參選人公平角逐,候選人必須靠個人實力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

    戴慶成  2022-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