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讀書叻的人從來不懂應急變故

2022-03-07
周顯
時事評論員
 
AAA

 W.jpg

上周五講的「戰時動員」,只是在緊急狀況時候,才會使用,皆因太過勞民,社會虛耗太大,如非必要時,並不能夠隨便使用。

查不止是香港政府,在這世上幾乎每個政府,都有類似《緊急法》的法律,就是為了當事態緊急的時候,就難免需要事急馬行田,不能事事依照原有的路徑規矩去進行,甚至連經過立法程序也來不及了,所以才有《緊急法》,以及戒嚴之類的法律。

香港政府做事一板一眼,事事依賴程序,當遇上緊急事態時,便無法採用大氣魄的態度去應對,這固然是「為官避事」,也是因為向來身份低微,而採取緊急事態的權力,是由最高級的領導所掌握,如果抱著「公僕」的心態,就不可能辦到大事。

試想想,決策是「主人」的權力,莫非「僕人」可以作出緊急決定嗎?

「僕人」只能跟著程序走,這樣縱使做錯了,也可以作出免責抵賴。

換言之,「僕人」的對錯不是由結果決定,而是由程序決定,這導致他們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完全不敢作出任何的「超前部署」:

新冠肺炎疫情不是擴散到不能收拾的地步,「公僕」怎敢全民檢測,不怕市民責罵嗎?這正如不是出了漏子,政府膽敢取消「國泰航空」(293)機組服務員的特權嗎,如此這般畏首畏尾之下,政府只能做到跟著疫情走,就無法做到超前部署了。

事實上,管治香港的「AO黨」,招募的全是大學裡的高材生,高材生的讀寫能力固然高強,有的還是辯論隊成員,辯才無礙,表面上好像是未來菁英。

可是,凡是讀書叻的人,幾乎必然有一個缺點,就是這些人從來沒有受到過挫折,生活永遠井井有條,人生規劃完善。就算是出身低下階層,只要循序漸進,未來的成功階梯也有很大程度的確定性。當他們考到了政務官之後,這確定性更加確定了。

正因如此,這些人遇上了不確定的事,便難以應對。皆因在一個讀書叻的人,一生人不會遇上不確定的事。因此,當他們遇上緊急變故,首先是要制定流程,把一切變故的可能性都確定了,儘管這可能耽誤了時間,但時間性從來不是他們的考慮。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AM73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