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義桅:如何看待俄烏衝突?

2022-03-14
王義桅
歐盟讓·莫內講席教授
 
AAA

38.jpg

2022年2月24日,北京冬季奧運會閉幕第四天,俄羅斯總統普京以閃電戰襲擊烏克蘭,意在阻止烏加入北約。普京被俄羅斯人民視為民族英雄,他的行為也引發全世界的爭議。

怎麼看俄烏衝突?
首先是千年維度。11世紀的基輔羅斯已經包括今天烏克蘭和俄羅斯最繁榮的地方,還有白俄羅斯的大片土地,因此烏克蘭和俄羅斯是同源的民族。但內部矛盾使得基輔羅斯開始分裂,12世紀30年代後,統一的羅斯國家已不復存在。1240年蒙古統治基輔羅斯後,這種分裂更加顯著。俄烏戰爭是歐洲分與合邏輯的當代演繹。

其次是百年維度。歐洲仍然是威斯特伐利亞體系的民族國家模式。 俄羅斯族在東烏克蘭兩個州獨立,「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獲俄羅斯承認,這是此次戰爭的導火索。哈佛大學俄羅斯及烏克蘭史教授普洛基在《歐洲之門:烏克蘭2000年史》中指出:「烏克蘭地處歐亞大草原的西緣,許多個世紀以來都是通往歐洲的門戶。在某些時代,戰爭和衝突會導致『門戶』的關閉,此時烏克蘭就是阻擋東來或西來侵略者的一道屏障。」在歐盟和北約東擴前,核心歐洲與莫斯科之間有着廣闊的緩衝地帶,東擴意味着緩衝地帶越來越少,俄羅斯的戰略安全受到了威脅。

第三是冷戰維度。蘇聯解體30年,北約不僅沒有因為對手華約的解體而退出歷史舞台,反而不斷擴大,極限擠壓俄羅斯安全空間,導致俄羅斯以極端方式反彈。西方分析,普京要告別蘇聯,回到俄羅斯帝國,他公開批評列寧的民族自治政策,反對將頓巴斯地區從俄羅斯轉讓給烏克蘭,就是明證。他曾說,「誰不為蘇聯解體感到惋惜,那是沒有良心;誰想恢復蘇聯,那是沒有腦子」。西方一直認定俄羅斯要恢復蘇聯,或俄羅斯帝國,於是先發制人地遏制,導致悲劇連發。西方認為自己贏得冷戰,不尊重冷戰的失敗者俄羅斯,極度推進北約,擴大歐盟,不知適可而止,導致今天的烏克蘭悲劇。

戰事爆發,許多中國人非常憤懣。一是中國在聯合國發起並通過冬奧會和平倡議,在冬奧會休戰;二是中國主張尊重和保障各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且與烏克蘭關係友好;三是蘇聯解體、烏克蘭獨立後,聯合國安理會「五常」給予的烏克蘭安全保障被俄羅斯違背了。當然,中國人也看到烏克蘭受猶太資本和美國力量的扶持,甚至總統、部長都是雙重國籍,理解俄羅斯有權反制,只是不贊同其方式。

俄烏衝突暴發後,國際社會對中國或施壓或指望,還擔心中國效仿俄羅斯,武力拿下台灣。實際上,俄羅斯的思維邏輯是空間的,正如俄羅斯國歌所唱,「從南方海洋到北極邊疆,到處是我們的森林和田野」。而中國的思維邏輯是時間的,是最自豪的5000年連續不斷的文明。

目前看來,俄羅斯的目標是讓烏克蘭東西分裂,成為中立國和與北約間緩衝地帶。但在歐洲看來,回到1975年《赫爾新基文件》「不可分割的安全」原則才是關鍵。事實上,在美國軍工集團推動下的北約東擴破壞了歐洲安全架構與安全思維,烏克蘭悲劇不只是難民危機和歐洲大陸的分裂,最終受傷害的是烏克蘭人民和歐洲人民。中方由此主張歐洲安全最終由歐洲人解決,並同意「歐洲安全不應針對也不能繞開莫斯科」。
令人不安的是,通過策劃烏克蘭戰爭搞垮俄羅斯,是用和平演變和軍備競賽搞垮蘇聯的冷戰延續。英國《金融時報》評論說,俄烏戰爭是一個關鍵的經濟轉折點,將產生許多持久後果。

西方對俄羅斯採用硬脫鈎方式,以搞垮俄羅斯,對中國則採用軟脫鈎方式,以打壓中國。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曾說,對西方而言,最危險的地緣政治格局將是出現「中國、俄羅斯也許還有伊朗參加的大聯盟」。這個聯盟將由北京領導,團結彼此的不是意識形態,而是對西方的不滿。布熱津斯基認為,美國需要同時在歐亞大陸兩端所有地區展示地緣戰略技巧,才能避免這一局面。

總之,對俄烏戰爭要看大是大非、大勢大局,而非就事論事、被輿論背後的資本帶偏。可以預測,俄烏戰爭或將以烏克蘭最終被迫作為中立國家成為北約-俄羅斯的緩衝地帶而結束。這意味着歐亞的互聯互通將形成烏克蘭分界線,俄羅斯無法融入歐洲,轉而重點經營遠東,加大對華經濟倚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