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一鳴:祈禱和平 珍惜和平

2022-03-19
郭一鳴
資深傳媒人
 
AAA

 shutterstock_2095910923.jpg

俄烏戰爭爆發前夕,基輔一家電視台發生一宗親俄反俄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事件,一名親俄的反對黨議員參加一個叫做「言論自由」的直播節目,因為拒絕譴責普京,被指為「俄羅斯間諜」,一名在場的烏克蘭記者更怒不可遏衝上去朝他臉上重擊一拳,再使出鎖喉功,用手勾住這名親俄議員的頸部,其他嘉賓急忙上前勸架。幾天之後,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戰事至今已持續二十多天。

當然,這件事與俄烏戰爭沒有任何直接關係。筆者想說的是,其時烏克蘭國內如一個火藥桶,任何與俄羅斯有關的話題都可能成為火花,但當時大多數人不認為戰爭迫在眉睫。在此之前,美國已公開宣稱掌握普京攻烏情報,並且率先從烏克蘭撤走外交人員和僑民,但總統澤連斯基不相信,基輔當局還埋怨西方國家撤僑的做法引起民眾恐慌。顯然,澤連斯基低估了戰爭的威脅,更遑論盡最大努力去避免戰爭發生。當俄羅斯大軍殺到,兵圍基輔,澤連斯基又不斷埋怨美國和北約不肯出兵,不願在烏克蘭設立禁飛區。

烏克蘭原野已變成戰場,白楊樹葉飄落地上。在電視和網絡視頻看到戰火紛飛、生靈塗炭的血腥場面,看到成千上萬烏克蘭人扶老攜幼逃避戰火淪為難民,真是令人心碎。國際社會當務之急是促使雙方立即停火,避免釀成更大規模的人道主義災難。最近中國在聯合國等國際舞台上積極發聲,楊潔篪主任與沙利文會面、王毅國務委員與法、德外長召開視頻會議,中國一再呼籲俄烏停火和談,與此同時,中國紅十字會提供救援物資已運抵烏克蘭,中國的立場體現了負責任大國角色,而美國和盟友對俄羅斯的制裁明顯於事無補。

近日外電報道澤連斯基表示:很明顯,烏克蘭不是北約成員,我們理解這一點,我們是理性的人。多年來,我們被告知所謂「大門敞開」,但現在也聽說我們不能進入,這就是事實,這需要被承認。這只能讓人感嘆一句,烏克蘭人被美國和北約欺騙了太久,明白得太晚,付出的代價太大。

shutterstock_1954309246.jpg

說到理性,對一個小國尤為重要。烏克蘭國土面積是歐洲第二大,人口有四千多萬,但夾在美國為首的北約和俄羅斯之間,就是一個小國。理論上大國小國平等,但國際政治除了理論,更講現實,政治現實的基礎是實力,大國政治縱橫捭闔,弱國小國的生存之道更需要理性和智慧,包括妥協的智慧。當日希臘陷入債務危機向歐元區大國求救,德法等國開出救亡條件包括希臘必須上交部分財政自主權,如果當時希臘政府和民眾堅持原則不願妥協,不僅會被踢出歐元區,甚至國家可能已經破產。

夾在大國中間的小國是否一定要選邊站?其實不然,歐洲有芬蘭為例,正視地緣政治現實,以妥協換取國泰民安,雖然近日民意支持烏克蘭抗俄,但芬蘭政府態度審慎。亞洲有新加坡和韓國,面對中美兩強角力而保持靈活性。中韓建交以來,青瓦台換了多任主人,無論來自哪一個黨派,都是右手擁抱美韓同盟,左手擁抱中韓經貿。烏克蘭如果能夠跳出親俄親美二選一的政治困局,以理性和靈活手法處理與俄羅斯和美國及北約的關係,完全有條件可令國民過上好日子。最新消息指俄烏談判在烏克蘭中立問題上取得進展,希望俄烏早日結束這場沒有贏家的戰爭。

無論這場戰爭何時結束,結局如何,俄烏之戰已對由二戰後和冷戰後形成的國際秩序與世界格局造成極大衝擊。美國及其盟友與俄羅斯的關係已陷入新冷戰。在歐洲,部分前東歐陣營的國家和從前蘇聯獨立的國家更加依賴美國的軍事保護,法德曾經提倡建立歐盟軍隊前景渺茫。二戰戰敗國日本和德國有跡象趁機增加軍費、提升軍力。在經濟上,逆全球化不斷抬頭,G20的角色也面臨挑戰。俄烏戰爭對全球環境造成難以評估的災難性後果,近年世界各國為減排所做的努力隨時付諸東流。至於舉步維艱的中美關係,也因為「台獨」勢力借俄烏戰爭大肆炒作「大陸威脅論」、美國對「一個中國」立場講一套做一套而難有起色。總之,俄烏戰爭已成為新舊國際秩序的分水嶺。

遙望戰火中的烏克蘭,我們普通老百姓又能做什麼?筆者覺得,除了祈禱和平,還要更加珍惜和平,我們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大時代,在這個大時代,享受和平並非理所當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大公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