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對烏克蘭局勢的一些估計

2022-03-21
施永青
中原集團主席兼總裁
 
AAA

 30.jpg

不曾聽到香港的傳媒有派戰地記者到烏克蘭作實地採訪,他們的報道大都源自一些外國通訊社的二手消息。加上在戰爭期間,交戰方多會對外封鎖消息,代之以發布一些對自己方有利的宣傳資料。記者要是膽敢報道一些對某方不利的訊息,分分鐘會被視作敵方派來的間諜。

因此,在香港要了解烏克蘭的局勢並不容易,我們只能根據一些基本現實去作推論,而不能相信那些早有立場的通訊社的偏頗報道。那些說誰擊落了誰多少飛機,誰打毀了誰多少坦克,誰俘獲了誰多少士兵的消息,我是不會輕信的。我認為,以下幾點才是現時可以確知的情況。

一、俄羅斯尚未攻陷基輔,亦未有能力捉拿到澤連斯基。這應該與普京原先的預期不太一樣,所以基本上可斷言,烏克蘭的抵抗力量十分頑強,俄軍在進攻中應遇到不少挫折。

俄方投入的兵力與武器皆遠比烏方多,原先連美國也估計,俄軍只需一兩天就可以攻入基輔,現在戰爭已打了超過半個月,俄軍才來到基輔的市郊,未能進入市中心,奪取一些有標誌性的政府建築物。另一方面,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卻繼續公開露面,號召國民誓死反抗,又不時向傳媒講解戰情,鬥志十分昂揚。俄軍似乎仍拿他沒辦法。

二、俄羅斯是入侵者,他的行為已喚起烏克蘭人民的齊心抵抗,令烏克蘭可以用「人民戰爭」的方式陷俄軍於被動的位置。俄羅斯出師無名,勞師以襲遠,既無法收集準確的當地情報,亦沒法就地獲得補給,變成要依賴後勤的補給,以及上級的指令無法靈活應變,處處顯得被動。

有報道說,烏克蘭之所以成功拖延俄軍的進攻,全靠西方提供的精良武器,令烏克蘭可以利用衛星定位,大數據與人工智能系統,置俄軍於捱打的位置。但我認為這不是烏克蘭不敗的主導原因,「失道寡助」才是俄羅斯的致命傷。

三、俄羅斯願意坐下來談,還放出和談取得進展的消息,顯示俄羅斯已感覺到,純靠軍事途徑已不易解決問題。俄羅斯向烏克蘭動武,原先是以為可以透過戰爭去解決政治上沒法解決的問題。因此,若是俄羅斯在軍事上順利的話,俄羅斯是不會讓烏克蘭有機會借和談而獲得喘氣機會的。現在俄羅斯放聲氣說和談有進展,顯示只要烏克蘭肯作點讓步,讓普京可以留點面子,俄羅斯或許是願意撤兵的。

四、俄羅斯雖然進展緩慢,但烏克蘭亦未能把俄軍趕出烏克蘭,畢竟兩國的實力有一定的距離。如果西方選擇今次要落普京的面,非要把俄軍趕出烏克蘭不可的話,那戰爭還得持續一段較長的時間。但如果西方選擇見好就收,那談判就應該會有進展,而俄國今後會有一段時間難再對西方有威脅能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AM73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