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念:南亞國家政局受衝擊 中國應未雨綢繆

2022-04-05
彭念
中國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員
 
AAA

 R.jpg

近日,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等南亞國家接連反政府遊行示威活動,引發政局動蕩。疫情衝擊、反對黨趁機發難是此次南亞政局大動蕩的主要原因。南亞國家政局不穩也會波及中國在該地區的利益,尤其是“一帶一路”項目的實施。鑒此,中國應未雨綢繆,主動採取措施來保障“一帶一路”倡議的平穩推進,維護中國與南亞國家友好關係大局。

此次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政局出現大動蕩,疫情因素首當其衝。南亞地區本來就是全球疫情大流行的“重災區”之一,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更不例外。其中,巴基斯坦確診病例已經超過150萬,僅次於印度和孟加拉國;斯里蘭卡確診病例雖然位於南亞國家末位,但也超過60萬。

疫情長期持續使得經濟基礎本就脆弱的南亞國家更是雪上加霜。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自不待言,就連南亞“一哥”印度也是被疫情折騰的不輕,國內民眾抗議此起彼伏。由此可見疫情對南亞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衝擊效應。由於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建設滯後、政府行政效率較低,加之西方國家搞“疫苗壟斷”,南亞國家在疫情管控方面表現糟糕。在疫情無法快速有效被管控的嚴峻形勢下,南亞國家經濟就只能長期被疫情拖累。與此同時,在缺乏外部強有力的抗疫援助和大規模經濟支援的情況下,實力較弱的南亞國家出現經濟倒退和社會動蕩是遲早的事。此次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抗議活動的主要矛頭就是政府應對經濟危機不力,導致國內外匯匱乏、物資短缺、物價高漲。而巴基斯坦反對黨也是抓住國家經濟嚴重倒退的機會對現政府發難。

當然,疫情衝擊的並不僅僅是國家經濟,還有社會民生問題。從歷史經驗來看,經濟衰退所引發的社會矛盾素來就是引發政局動蕩的導火索。這在民主選舉制中表現的尤為明顯,特別是巴基斯坦等民主體制尚不健全的國家尤甚。一旦經濟形勢惡化,民眾日常生活亟需的物資就會短缺,物價也會飈升。憤怒的民眾就會被急於上台的反對黨或企圖顛覆現政權的域外勢力所煽動(也會是二者的聯合),從而引發遊行抗議活動,推翻現政權。

此次巴基斯坦國內針對現總理伊姆蘭·汗的不信任動議就是由前總統扎爾達里和前總理納瓦茲·謝里夫領導。並且,二人所領導的反對派陣營還被懷疑受到域外勢力的支持。伊姆蘭·汗在3月28日就公開表示,外國勢力參與了意圖推翻其聯合政府的陰謀,並敦促反對派不要在即將到來的不信任投票中投票反對他。

不得不說,南亞國家政局動蕩還只是疫情衝擊之下的“前奏”,倘若疫情蔓延態勢仍不能得到有效管控,經濟困境得不到有效緩解,則政局連續性動蕩將是常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在南亞的利益勢必會受到削弱,尤其是“一帶一路”合作項目。目前,中巴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旗艦項目,備受外界矚目。西方媒體長期拿走廊說事,恨不得走廊趕緊夭折。所以,在巴基斯坦政局動蕩的嚴峻形勢下,走廊建設如何順利推進將是棘手問題。除此之外,中國在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口項目也是西方媒體的主要“打擊靶子”。因此,中國應高度警惕西方國家趁亂製造輿論,將南亞國家經濟惡化和社會矛盾轉嫁到“一帶一路”項目上,從而阻擾“一帶一路”在南亞地區的順利推進。

鑒此,中國一方面需要密切關注巴基斯坦和斯里蘭卡政局的後續發展,同時提前研判其他南亞國家的可能政局變化;另一方面,中國也要提前做好應急預案,包括項目的安全性和可持續性,應對西方媒體污蔑的公關策略等。總之,只有早做打算,做好預案,才能妥善應對此次南亞國家政局動蕩所帶來的系列風險。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