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俄羅斯的憤怒仇恨說從頭

2022-04-11
 
AAA

shutterstock_2083145602.jpg

現在戰爭過去一個月,西方社會的情緒開始冷靜下來。西方傳媒有評論開始探討:烏克蘭今日生靈塗炭,西方有沒有責任?

普京口口聲聲指責,以美國為首、英國歐盟追隨,北約和歐盟不斷東擴,是對俄羅斯民族的欺凌行為。30年來俄羅斯不斷抗議,但西方置諸不理。

普京以此為捍衛國家基本底線和利益的理據,多次選舉,贏得連任。

北約東擴,俄羅斯反彈
蘇聯當初解體,美國國內有人確實認為:北約的成立目的,既然是為防止蘇聯和華沙公約國的威脅,那北約也可以解散了;至少在蘇聯解體、俄羅斯也走上議會民主之路後,北約沒有擴張的必要。

這就是老布殊做總統的時候,國務卿貝克會見戈爾巴喬夫時的講話因由。後來西方一些輿論推說:這只是口頭提議,戈爾巴喬夫沒有反應,不算是協議。這種辯解很薄弱,外交無小事,美國的法律有口頭協議之說,不必簽署真正的合約,也會有效。戈爾巴喬夫當年確實沒有反應,這是他自己的錯失。但今日普京抓住這一點,告訴俄羅斯民眾:這是美國人當初答應過的,後來他們食言,普京也沒有說錯。

到了 1993 年,克林頓上台。形勢出現某種變化。早已脫離蘇聯的東歐國家波蘭、捷克、羅馬尼亞,向西方投訴:他們不相信俄國人,在歷史上俄羅斯有侵略波蘭等東歐領土的紀錄。俄羅斯雖然不再由共產黨極權統治,但是這些東歐國家仍然沒有安全感,記得以前沙皇窮兇極惡的擴張歷史。

此對於戰後出生的克林頓,其實是很複雜的問題,但克林頓這一代躊躇滿志,自負而自信。一想到與其任由核彈數目擴充,不如不但保留北約,甚至吸納新會員,至少一切可以由北約總部控制,於是 1998 年,一口氣批准波蘭、捷克、匈牙利先加入北約,5年後,羅馬尼亞再加入。 

普京的大俄羅斯民族夢
俄羅斯向東侵略的野心有多強?視乎後來出一個什麼樣的領袖,也視乎俄羅斯的議會民主中一般的選民,一旦在標榜民族主義擴張的強人煽惑之下,有幾多理性過濾,認為這樣的強人領袖不是為了「愛國」,而是將俄羅斯置於侵略戰爭的險境。

若戈爾巴喬夫繼續當政 20 年,以戈爾巴喬夫的性格,俄羅斯不會像沙皇那樣的侵略。但若換成一個普京,一心想恢復大俄羅斯的民族夢,自己也被獨裁沖昏了頭腦,追逐歷史的虛無主義,而且堅信自己一樣正確,在為俄羅斯民族國家做着正確的事,頑固地堅信自己站在歷史的所謂正確一邊,一切都不一樣。

時鐘不能回撥,不能夠再問當時如果西方政客在歷史的深度中更深思熟慮一些,可不可以避免今日的慘局?

只能夠說:人性都有弱點,「精英」的弱點一旦暴露,以其自信與驕傲,以為讀書時成績年年考第一,自己必然正確,而且永遠正確。遠東就出了這樣的所謂首長,結果蠢人統治,萬劫不復,更為危險。而西方國家與俄羅斯的政客和領袖,不比其他人特別聰明。

是東歐國家當年早有先見之明,還是北約先挑釁、普京才「自衛」、而他相信「進攻就是最好的防禦」?加上拜登上台,阿富汗撤軍,自己暴露弱點,於是壯大了普京的野心或民族尊嚴。到底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俄羅斯說:北約多年以來在欺凌。但是前東歐衛星國說,俄羅斯一直在欺凌我們。

而且許多邊界接壤處,確實有俄羅斯少數族裔。問題更為複雜。

現在雙方各執一詞。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沒有國際法庭可以裁決,只有在戰場上包括動用核武見真章。

人類始終在本質上,是愚蠢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CUP》
 

 

延伸閱讀
  • 土耳其是不會主動退出北約,而且北約開除土耳其也並不容易,土耳其退出北約又壓根沒必要,為甚麼要退出呢。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和北約為啥要把土耳其推到對立面,推向中國和俄羅斯這一邊呢

    宋忠平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