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流亡黃絲無奈做「港豬」

2022-05-03
李伯達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03 at 15.50.19.jpeg

移民潮是香港的熱門話題,當中有的移民者是不滿政治形勢驟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移民,本是個人選擇,旁人也不適合說三道四。移民到另一個國家,要有一番新適應,剛剛開始遇到一些波折也很正常,但一些黃絲如果持流亡心態,憧憬他鄉還可以「搞革命」,或者搞「還鄉團」,那可能要失望了。

「現在每日生活就係起身、返工、放工、買餸、煮飯,跟住就一日,每日係咁重複,原來都幾難受。」某報前記者L君三個月前辭職,持BNO前赴英國,很快找到交通督導員(俗稱:咖啡仔)的工作,他形容目前過的是「港豬」生活,毫無意義。他曾經幻想香港局勢會發生戲劇性變化,「回到過去」,又可以打道回府,但現在知道幾無可能。

L君應該自我定位為流亡人士,擔任「咖啡仔」之餘,還受邀在倫敦國會發言,控訴「香港新聞自由遭受打壓」,自己因此離開香港,並表示「會在適當時候再從事記者工作」。

看着這張年輕的臉,不禁想起「too young too simple」的金句。很多深黃人士對政治都有不切實際的幻想。2019年黑暴一役,他們幻想「支爆」,幻想「獨立」,幻想「完全自治」,幻想美英力挺,對國際形勢不甚了了,對中國國情和中共思維也一無所知,不自量力,結果引發北京震怒,大石砸死蟹,一鋪清袋。國安法之下,香港確實變天,失去了最大的特色——自由,但一個巴掌打不響,他們難道就沒有責任嗎?
希望香港「回到過去」,可以「凱旋歸來」,這又是另一種幻想。一九八九年一些流亡到歐美的民運人士,也曾天天期盼中共垮台,結果他們當中有些人已經客死他鄉,中共則慶祝百年華誕。一些流亡黃絲的心態也和這些民運人士差不多,但註定要失望。經過落實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香港已經徹底「二次回歸」,走上一條不歸路。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即將擔任特首,也意味維護國家安全仍是重中之重,不會搞綏靖政策。
L君期望再從事記者工作,可見他對新聞事業的熱愛,但恕我直言,在可見的將來也不易實現。英國本地媒體不需要這類背景的記者,香港既然如L君所說已無新聞自由,也不會有傳媒機構聘請他。L君當然也可以搞個自媒體,在社交媒體搞個頻道做節目,但如非名嘴,缺乏知名度,也只能自娛自樂,難以持續。

政治是殘酷的。英美當然還會打「香港牌」制衡中國,也會扶持一些流亡的港人組織,但能夠獲得經費、生活無憂只有羅冠聰這類知名度高的領袖,絕大多數流亡者只能當群眾,只能自謀出路,也難免要做「港豬」。既然移民了,還是要告別流亡心態,適應新生活,好好過日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