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彌昌:俄中唇亡齒寒 港再逢大變局

2022-05-23
袁彌昌
香港大學政治及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
 
AAA

 shutterstock_1407562163.jpg

5月14日,芬蘭總統尼尼斯托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電話,解釋芬蘭計劃申請加入北約的決定。據聞鄰國瑞典亦有意跟隨。就在芬蘭宣布後,俄國已停止向芬蘭供電,並在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軍演。

雖然芬蘭申請加入北約,手續上最快也需時一年,但芬蘭這項決定,標誌着芬蘭自二戰後所奉行的「芬蘭化」長年軍事中立化政策的終結,這對於歐洲的戰略平衡、地緣政治格局,以至國際關係而言,皆屬突破性發展。

所謂「芬蘭化」(Finlandization) 指的是自二戰後,芬蘭為了避免鄰近強國蘇聯的併吞,在國際事務上順從蘇聯意見,並以自我審查消弭、壓制國內反蘇聯聲音,以保住芬蘭的主權及領土完整。即使蘇聯解體後,芬蘭加入歐盟,芬蘭仍奉行中立國的外交路線,維持不加入北約,並與美國保持距離,鄰國瑞典也奉行類似的外交政策;直到今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根本上改變了芬蘭的安全環境為止。

世上再無「芬蘭化」
如果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是為了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並且令烏克蘭「芬蘭化」的話,且不說目前俄軍攻勢已頓挫,現在壓制烏克蘭不成,反而冒出了另一個「烏克蘭」(即芬蘭)出來,簡直是完全顛覆普京當初的戰爭目的,可真是當代的「賠了夫人又折兵」。

事實上,自戰爭爆發以來,在俄烏雙方的談判中,烏克蘭「芬蘭化」或以後嚴守中立,一直是談判桌上的一個選項。但現在連「芬蘭化」 本身也不復存在,使烏克蘭不會再以「芬蘭化」為目標──今後只會繼續打下去,直至分出勝負為止。

同樣地,以前有一種說法,指台灣面對大陸也可奉行「芬蘭化」政策,以減少兩岸開戰的可能性,並且讓美國降低台灣在其全球戰略布局中的重要性。但如今世上已無「芬蘭化」,「台灣芬蘭化」也不用再提,這將對今後中美角力、兩岸關係以至台灣政局構成重大影響。

shutterstock_1408705082.jpg

俄國從包圍到陷入反包圍
戰略態勢上,俄羅斯由開戰前從東南北三面包圍烏克蘭, 到後來相繼放棄對首都基輔及第二大城市哈爾科夫的攻勢, 到了現在反而陷入有芬蘭和瑞典加入北約的戰略包圍, 遭到嚴重削弱與孤立——從起初戰役性地區性包圍, 到現在反過來陷入戰略性大陸性反包圍——雖說這仍是你中有我、 我中有你的狀况,但俄羅斯要做到如圍棋般的兩眼活棋, 為自己留一條生路,似乎卻愈來愈渺茫。

香港金管局的回應 折射北京考量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 中國一直只是拒絕加入西方國家譴責俄羅斯,並且盡可能規避被美國制裁的風險。但面對俄羅斯的戰略形勢不斷惡化,普京政權出現存在性危機,北京深知道即使忍一時風平浪靜,唯俄羅斯一旦失敗,下一個就輪到它了,到時候中國勢將孤掌難鳴,所以此刻北京不會不明白唇亡齒寒的道理,當然不想就此坐以待斃。

11.jpg

5月3日,金管局總裁余偉文出席立法會簡報工作重點,罕有回應香港有可能被牽涉入歐美制裁之中,特別是有機會被移出SWIFT(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折射出北京的考量與評估。

事緣英國《金融時報》4月30日報道,中國人民銀行和財政部等監管機構,於4月22日與國內及海外銀行召開緊急內部會議, 商討一旦美國在爆發地區衝突時,向北京實施與對俄制裁力度相當的措施,應如何保護大陸的海外資產,特別是3.2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報道表示,現場沒有人提出好的解決方案,也認為中國的銀行系統並未做好資產被凍結或是被排除在SWIFT系統外的準備。由此看來,余偉文在立法會的回應,照理是國內4月22日會議的產物,據此可窺探出北京的最新研判。

不少評論都認為,這次內部會議是為了準備中國大陸進攻台灣時所面臨的狀况,但筆者認為假如大陸武力攻台,中美兩國勢將開戰,屆時中國和西方經濟將全面脫鈎,資產被凍結或被移出SWIFT,幾乎是肯定的事,現在討論這些實在沒有多大用處。相比之下,中國因支援俄羅斯而受制裁的風險更迫在眉睫,因而監管機構才有召開緊急會議的必要。

北京似乎有出手援俄的打算
當然,中國在俄烏戰爭中出手援俄而受制裁也有幾種可能性: 一就是北京本身沒有協助俄羅斯,卻被美國指控或誣陷它援俄; 二就是北京有協助俄羅斯,或削弱國際對俄羅斯的制裁,被美國發現並認為其力度有礙戰爭發展; 三則是北京改變目前規避被美國制裁的方針,加大力度支援俄羅斯, 而直接受到西方制裁。

本來中國受制裁的可能性離不開一或二,但中方官員召開緊急會議, 加上金管局總裁余偉文前所未有的公開表態,卻令第三種可能性開始浮上枱面。如上文所指, 俄國的戰略形勢不斷惡化,北京意識到唇亡齒寒,不想坐以待斃,在形勢尚可挽回之際,準備加大支援俄羅斯的力度,這種思路上的改變是有可能出現的,但需面對的後果當然是美國制裁,因而中方對此必須有所準備。

這也可解釋為何余偉文要選擇在這時候,冒着引起公眾和投資者恐慌的風險,對外表示香港有機會被資產凍結或被移出SWIFT,這可不是如他所說,「對不同情境做預案」那麼簡單。

shutterstock_1967900386.jpg

香港面臨40年未有之大變局
本地評論界亦意識到事態嚴重,有評論人士指出金管局為香港被逐出SWIFT作評估及分析,實質上是官方首次披露正為不能使用美元結算作預備:該人士認為,不能使用美元也代表推出近40年的聯繫匯率制度會被迫取消,即使港元改掛人民幣或直接使用人民幣,但由於人民幣非自由兌換,若真的掛上,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定位便會改變。

對投資者和市民而言,一旦持有的資產被凍結,或香港被剔出SWIFT,就等同大幅貶值甚至化為烏有,如此一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亦可一夜瓦解。

目前香港人所面臨的,可能就是如此級數和規模的大變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明報》

 

延伸閱讀
  • 在中美兩個大國的競賽中,中國順利完成了新一屆的最高領導層的重組,持續保證政局和社會的穩定,為國家發展創造出良好的內部環境。而美國,拜登這一屆政府的板凳還未坐熱,局勢未穩,又要忙着張羅下一次激烈的內部爭拗,而且周而復始,不斷循環。

    文武  2022-10-31